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10章 挑戰賽(日+240)25歲生日與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在和其他成員簡單交接之後,白柳平靜地登出了遊戲。

流浪馬戲團的其他成員都對這次結果表示理解,沒有人責怪白柳。

說實話他們的確也沒有權利責怪,要真輪來,他們這幾個基本開篇被陸驛站清出去的隊員責任還更,全靠白柳一個人撐到了後。

“不要有那麼的壓。”唐二打神『色』凝重地拍了拍白柳的肩膀,“好好休息,我們後麵還有硬仗要打。”

白柳嗯了一聲,他登出了遊戲,躺在自出租屋的床上,神『色』平淡地望天花板,呼吸聲很輕。

他這次沒有把傷帶出來,他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

包括後收手那。

“玲玲——”

他的手機突然響了,白柳看也不看手機屏幕的接起,接起之後對麵沒有聲音,隻有一個不穩的呼吸聲,所以白柳也沒有說話。

隔了很久,對麵才傳來一聲苦笑:“我們聊聊?”

“在哪兒聊?”白柳語氣平穩,“我這裡還是你那裡?”

“你過來吧。”陸驛站『摸』了一把臉,“我做菜等你過來,有什麼想吃的嗎?”

白柳頓了一:“隨便吧。”

“行,那我去買菜等你了,你剛出遊戲,過來的時候彆騎車了,打的吧,我你報銷。”陸驛站說。

然後白柳打了貴的快車出租。

等到白柳叫陸驛站來他付錢的時候,穿圍裙的陸驛站一邊擦手,一邊震驚地掏出手機付錢:“怎麼打過來一百多?!”

出租車司機如實地回答:“這小哥說要去個喬木私立高中那邊的商業街,我繞了點遠路,他去買了點什麼,再過來要這個價錢了。”

察覺到自被白柳故意繞遠路報複的陸驛站:“……”

陸驛站轉頭看向白柳:“你繞遠路去買了什麼?”

“放後備箱了。”白柳車,推開後備箱,拿出了一個巨的黑『色』塑料袋子,拖上了樓,“你找個地我放這個。”

這袋子看起來正,但裡麵的東西隱約是個人形,被白柳扛,腦袋那個地還不自覺地一點一點,看簡直像個裹屍袋。

跟在後麵的陸驛站越發震驚:“你到底買了什麼?”

白柳斜他一眼:“屍體,你要現在報案嗎?”

“……不了。”陸驛站弱弱地收回了探索的目光,他低頭,在圍裙上使勁地擦了擦手,突然說了句,“對不起。”

白柳的背影頓了一,他沒有說話,繼續向前走了。

走到樓陸驛站的前,白柳停,他剛想抬起手來敲,陸驛站低聲提醒:“你有鑰匙。”

“上次你來,點你了。”

白柳剛抬起要敲的手停在半空中,他靜了一,然後找出鑰匙,『插』進了鑰匙孔,動作有些疏地轉動了一。

沒開。

陸驛站又小聲提醒:“你轉反了。”

白柳:“……”

白柳餘光淡淡掃陸驛站一眼:“不如你來開?”

“不不不!”陸驛站小地賠笑,“你久了沒來,正常的,多來幾次不會了。”

白柳將視線移了回去,他的目光在鎖和鑰匙上停留了片刻,然後又反向又轉了兩次。

終於開了。

撲麵而來的濕潤湯鍋『潮』氣,滾燙地衝到麵上,明亮的屋子上剛貼的壁紙已經有兩個水筆的印子了,一看知道是粗意的女主人不小畫上去的,客廳裡的電視正在放一些聒噪的娛樂節目,廚房裡不停冒出咕嚕咕嚕泡的聲音,客廳的一旁上的飯桌上已經擺了四盤菜了,熱氣騰騰地往上飄白煙。

是個非常熱鬨,非常又煙火氣的房子,熱鬨得像是在過節一樣。

白柳一步走了進去。

“砰——”

是煙花筒砰然炸開的聲音,點從一旁的鞋櫃後麵跳了出來,笑容燦爛地蹦到了白柳麵前,她一隻手舉煙花筒,一隻手舉一個蛋糕,聲地喊道:

“祝白柳二十五歲日快樂!”

白柳走進去的右腳那樣停在原地。

他的視線緩慢地從那桌菜,客廳裡熱鬨過頭的氛圍,轉移到帶日帽,舉蠟燭的點臉上,後慢慢地落到了那個『插』【25】歲蠟燭的日蛋糕上。

哦,原來今天是他日。

這麼久沒過,他都忘了。

白柳從高中到現在,基本所有的日都是點和陸驛站幫他慶祝的。

但在白柳22歲那個日,點出了事,從那以後,白柳再也不來點家裡過日,甚至說,他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論陸驛站和點怎麼特意邀請,白柳都會冷淡拒絕,後也漸漸地變成了日當天的一條短信祝賀和一個日蛋糕外賣,白柳對於【日】這件事的儀式感也到此為止了,他會像是吃早餐的牛肉麵一樣將蛋糕當做食物吃完,然後掃一眼短信,他的日那樣尋常地過去了。

現在他突然回想起來——哦,原來今天是我日。

也對,年前他日點出事的時候,正好也是狂熱羔羊的輸掉了對獵鹿人挑戰賽,而今年他的日,是在輸掉對殺手序列的挑戰賽之後。

這樣說來,他和那個狂熱羔羊的戰術師還有一點微妙的共通之處——都是輸了陸驛站。

“快進來快進來!”點白柳沒反應,很自然地抓住白柳的肩膀將他聳了進來,然後嗬氣跺了兩腳,頗有些驚奇地望白柳,“你穿件白襯衫過來啊,你不冷嗎?”

“都九十月份了,天氣都轉涼了,今天又雨!”點頗為不讚同地望穿得很單薄的白柳搖頭,“你穿這點?你這小身板扛得住嗎?”

“我去你拿衣服!”

點把蛋糕一放,進了裡屋,開始翻箱倒櫃地找衣服。

白柳和陸驛站兩個人相對言地坐在沙發上,看對麵的電視機上播放的動畫片。

陸驛站深吸一口氣,他攥圍裙,開了口:“……你有什麼想的?”

“你和白六的遊戲內容,除了狼人殺還有什麼?”白柳語氣淺淡,但的卻很一針血,“你一步計劃是什麼?”

陸驛站苦笑一:“我準備把預言家身份你。”

白柳也頓了一,他轉頭看向陸驛站,眼睛眯了眯:“你要把靈魂賣我,你不會死嗎?”

“本來是會的。”陸驛站歎氣,他伸出手,“你找紙幣和我靈魂交易吧,交易完之後你知道怎麼回事了。”

白柳麵表情地頓了一,然後從錢包的角落裡翻出來了一個一『毛』錢硬幣,舉起來正對表情愕然陸驛站的臉:“一『毛』錢買你的靈魂。”

陸驛站整個人都裂開了:“好歹一塊吧!一『毛』也太過分了!”

“不賣算了。”白柳冷靜地收回硬幣,“陸驛站,你搞清楚,現在是買市場,是你非要賣我你的靈魂,我並不想要。”

陸驛站:“……”

陸驛站深吸一口氣,忍辱負重地伸出手,眼睛裡麵閃淚光:“好歹五『毛』吧!一『毛』實在太少了!”

“我可以以五『毛』的明價買。”白柳雙手抱胸,語氣冷淡,“但等你要轉我四『毛』,實價還是一『毛』,算我幫你的靈魂刷單抬價造假了。”

陸驛站:“……”

我隻有一張靈魂紙幣,不準備開店批發,並不需要刷單抬價造假,謝謝。

“一『毛』一『毛』吧。”陸驛站簡直哭笑不得,“我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