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12章 挑戰賽浴室失控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白柳隔著窗戶黑桃視了一會兒,他剛準備轉身下去接黑桃,就看到黑桃兩三下快速地爬上了路燈柱子,路燈上腰部發力,一個跳躍,穩穩地抓住了白柳窗戶的防盜欄,單腳踩著牆,湊到了白柳麵,直勾勾地盯著他。

白柳:“……”

他用餘光掃了一眼黑桃一個跳躍,蹬到燈柱彎曲的路燈,視線微妙地停頓了一下。

……按理來說,所有玩家登入現實的候,遊戲的麵板身體素質是不會跟過來的,也就是會削成正常人類範疇,但是黑桃這家夥的力量還是這麼……

不合理。

這不會已經是削過之後的效果了吧?

白柳罕地在黑桃那種直勾勾的侵略『性』目光下產生了一種危機感,他張了張口,他剛想說你下去,我下樓接你,他就看到黑桃輕而易舉地掰了木柯下午剛裝好的防護欄,兩個鐵杆中間鑽了進來,推了上了鎖的窗戶(是的,這又拉壞了一個鎖),然後黑桃一隻腳剛踏進白柳的家,上半身就迫不及待地探了進來,緊緊地擁抱住了白柳。

白柳黑桃這力度撲得向後退了好幾步,最後倒在了兩個人一起倒在了沙發上。

他晚上本來就喝了點酒,黑桃這麼紮紮實實地一撲一壓,腦子都暈眩了一下,有種喘不上來氣的感覺。

“你先起來。”白柳試圖冷靜地退頭埋進自己脖頸始蹭的黑桃,推到一半他眼皮一跳,冷聲道,“不準親!”

黑桃的動作頓了一下,他慢慢地向下蹭

白柳陽『穴』狂跳,他深吸一口氣:“也不準咬。”

“我很想你。”黑桃抱得很緊,他雙腿壓在白柳身上,讓白柳動彈不得,“我以來找你了,為什麼不能親你?”

白柳:“……”

到底是誰教的黑桃人類的社交禮儀是以去方家就以親方了?

“你先給我起來。”白柳語氣冷淡地下令,發現這招不怎麼管用,黑桃依舊壓著他之後,白柳頓了頓,換了個說法,“你起來我獎勵你一下。”

黑桃迅速地坐了起來,他直勾勾地盯著白柳。

白柳:“……”

白柳垂下眼簾,跪起來很淺地在黑桃的眼皮上親了一下。

“好了。”白柳坐回沙發上,他摁住還想湊過來的黑桃,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很淺地笑了一下,輕聲問,“為什麼想親我?”

“我合格了。”黑桃望著他,“我以親你了。”

——上次白柳說他合格的候,就親了他,於是在黑桃這,邏輯就演變成了,隻要他合格了,就以一直親白柳。

“不是你合格了,所以以親我。”白柳慢慢地鬆了摁住黑桃的手,他雙腳縮在了沙發上,雙手環抱住,頭靠在膝蓋上,一雙有些醉意水光的黑『色』眼睛含著很多黑桃看不懂的情緒,說出來的話很輕,卻帶著笑意:

“是為我喜歡你,所以我允許你親我。”

黑桃頓住了,他反問:“喜歡,是什麼?”

“喜歡大概是一種沒有『性』價比的感情。”白柳垂下眼,他語氣很平靜地向黑桃解釋,“通常來說發生在人與人之間,伴隨著多巴胺荷爾蒙的分泌,讓人短暫喪失理智,失去控製,忘記權衡利益得失。”

“總的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黑桃迅速地說:“那你不許喜歡我。”

隔了一會兒,他又麵無表情地補充:“也不許喜歡人。”

白柳靜了一會兒:“我不會做我沒有利益的事情,所以我喜歡你是有利圖的。”

黑桃問:“那你要我做什麼?”

白柳慢慢地,慢慢地抬起眼來,他望著黑桃,忽然微笑:“我希望你能幫我吃掉快過期的愛多。”

黑桃緩緩:“?”

白柳起身拿起那支愛多,遞給他:“就是這個。”

應該是木柯的管家在幫白柳填冰箱的候有些倉促,附近貴的冰激淩都買完之後,手忙腳『亂』之下丟進去的一支愛多,但不幸的是,這支愛多要過期了。

白柳一向運氣如此,買支愛多都是臨期的,所以他看到隻有一天就要過期的候,並不驚訝。

黑桃接過白柳手的愛多,他望著白柳,認真地問:“隻要我每次都幫你吃掉要過期的愛多,你就以一直喜歡我,是嗎?”

白柳也望著黑桃,他靜了很久很久,然後說:“每次,是的。”

黑桃眼一厲,張嘴就要往下咬,白柳眼疾手快地伸手卡住黑桃的牙齒,他冷靜地說:“你還沒撕包裝紙。”

最終黑桃在白柳的幫助下,兩三口,迅捷又凶狠地,以一種要殺死愛多的氣勢,吃掉了快要過期的愛多。

然後弄到了自己白柳的身上。

白柳在去洗澡之,先給黑桃科普了一下基本電器安全常識,比如不要去碰『插』座,不要吃口感較硬的東西,比如茶幾——雖然看起來這家夥的皮實程度,應該也不會出事,但以防萬一。

他隻有這麼一隻以幫忙消滅愛多的蜥蜴。

珍惜蜥蜴,白柳有責。

然後白柳準備給陸驛站去個電話,問一下黑桃在現實的情況——這條蜥蜴實在是過於皮實了,白柳基本一個晃眼,回頭的候黑桃已經好奇地茶幾啃了四個角了。

說,還啃得挺方正挺有藝術感的。

在白柳冷酷地黑桃的嘴巴茶幾的四個角給摳出來之後,白柳覺得自己一定要洗個澡了。

“陸驛站。”在電話接通的一瞬間,白柳直接點,“黑桃在我手。”

陸驛站『迷』茫又震驚:“……?!我要交多少積分贖金你才肯放他回來?”

白柳:“……”

陸驛站迅速地打起了哈哈:“個玩笑,我知道黑桃在你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