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13章 挑戰賽黑桃,我男朋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曆了極其混『亂』的一晚上之後,白柳的鬨鐘還是在早上七準把他叫醒了。

他渾上下都有一種難言喻的酸澀感,像是每個關節都被掰開使用過度了一樣,腰部下甚至有種重傷般的麻木感,現在還在一漲一漲地跳動發熱,有種很奇怪的脹痛感。

……其實本不至於如此的。

昨天晚上前期的候,本來是白柳一個指令黑桃一個動作的,一切展都在他掌控之中,但當黑桃脫了上半的衣服,將衣服掛在腰間,被黑桃抱起來的白柳喘息著,冷靜地下令讓他入的候……

後半截完全失控了。

最後白柳完全沒有力氣,踩在黑桃的腰上想將他蹬出去的候,黑桃抱著他抵在浴室光滑的鏡麵上,還在往裡,嘶啞地在他耳邊低語:

“我喜歡你,白柳。”

然後白柳腦子一片空白,徹底斷片了。

等白柳再次蘇醒,掀開起皺的眼皮,想要伸出手摁掉他放在床頭櫃上手機的鬨鐘的候,一隻手壓在他的赤/『裸』的背上,比他先一步伸出去拍掉了鬨鐘,然後將白柳團吧團吧,塞了自己的懷裡。

黑桃還閉著眼,說話一聽沒醒,『迷』『迷』糊糊的:“……再睡。”

被黑桃完全抱懷裡的白柳的視線從床頭櫃上被黑桃一巴掌拍得徹底碎了屏的手機上平靜掃過。

這下好了,這碎得不再碎的手機必須要換了。

白柳嘗試著兩次想起,但他上壓了一隻85公斤重的大蜥蜴,再加上他手腳無力,不要說起來了,動一下手指都困難。

在用手撐了兩次都沒將自己撐出黑桃懷裡的白柳不得不啞聲開口:“鬆手,我要起來了。”

黑桃的眼皮動了一下,但是沒睜開,繼續裝睡,還用雙腿將白柳給夾得更緊了,夾緊了之後,黑桃白柳都同頓了一下,黑桃的呼吸變快了。

察覺到有什麼不妙的東西正迅速支棱起來頂著自己的白柳:“……”

白柳迅速冷靜地拒絕:“不可。”

再做他真的死的。

黑桃終於睜開了眼睛,他漆黑眼眸半垂著,有些散漫,不再像是之前一樣直勾勾的,而是有種罕見的介於人類怪物之間的緒質感。

從白柳的角度看過去,黑桃的輪廓甚至眼神甚至是有些柔的,眼睛的邊緣在從窗戶『射』來的日光折『射』下,泛出一層很奇特的銀藍『色』光暈。

黑桃垂下眼簾,很自然地伸長掌心『摸』到了白柳的脊背將他攏過來,然後湊過去白柳接了個柔軟的吻,吐息有些溫熱。

“為什麼不可?”黑桃的聲音是啞的,但白柳那種因為使用過度的暗啞不同,而是一種低沉的啞,“我好喜歡你。”

——這表動作,簡直像是在一夜之間從一隻什麼都不懂的蜥蜴變成了一個有侵略的成年男人。

眼看黑桃的手要向下伸到危險的區域,白柳眼皮一跳,及地掐住對方『亂』『摸』的大手:“我說不可不可。”

“那不去。”黑桃現在已可清晰地分清去不去之間的界限區彆了,他翻起來壓在白柳的上,用手白柳眼前被濕漉漉的頭發蓋住的眼睛,低下頭用額頭抵住白柳的額頭,目光直直地望著白柳的眼睛,“我可親你嗎?”

白柳的胸膛起伏了一瞬,他呼吸有些不穩,但表看著還是冷靜的:“親可。”

於是黑桃俯下,將白柳抱了起來,抵在牆麵上很深地親吻。

在被黑桃分開雙腿,抵在牆麵上貼得很緊的親吻的候,白柳本地覺得不妙,他想喊停,但黑桃一邊混『亂』地親吻他,用雙手卡住他想向下滑走的腰,一邊在將頭埋白柳的肩膀,白柳的耳邊用一種喘息很急促聲音說:“我不去。”

“再親一兒。”

“我好喜歡你白柳。”

……

最後還是了遊戲。

等到再從遊戲裡出來,已快十了。

白柳一從遊戲裡出來直接踹開了還黏在自己上的蜥蜴,他現在基本已恢複了——用小女巫的解『藥』恢複的,遊戲的候係統告訴他,他的生命值隻有六十七了。

這個消耗了白柳三十三生命值的蜥蜴黏在白柳的後跟著了洗手間,白柳轉頭一看,頓住了。

洗手間的鏡子碎了。

黑桃順著白柳的視線看過去,似乎從白柳的眼神當中看出了疑問,他很自然地解答:“昨晚在這裡『插』/你的候,有下頂得太用力,你後背把鏡子頂碎……”

“好了。”白柳冷靜地打斷黑桃的解釋,“閉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