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16章 挑戰賽(日+243+244)兆木馳……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除置辦衣服,白柳難得來商店一次,還有很多東西要買,逛完經快下午四點。

但幾個男人力都相當不錯,到現在精神頭都很足,包小包地拿,一點不覺得累地逛完全程,然後這些東西木柯叫車送白柳家裡。

“還有什麼要買的嗎?”木柯側頭看向白柳,“機,日用品,衣服,鞋子都買,表配飾之類的需要嗎?”

“不用。”白柳平靜拒絕,“表我有,配飾妨礙行和工作。”

木柯看一眼黑桃:“那他呢?需要給他做一下美容護理之類的嗎?”

唐二打一聽到美容護理就後頸麻,不聲『色』地向後退兩步,木柯眼疾快地現,冷酷地拉住想要逃跑的唐二打:“你也,等下也要做的。”

唐二打和黑桃這兩個常年在遊戲裡『摸』爬滾打的人在木柯眼裡都很糙的,不擅長打理自己,需要外界強製來打理的。

黑桃都還好,這人生理謝很詭異,身上冷得像冰塊,雖然從來沒有打理過自己,但莫名就很乾淨,就像身有種奇特的自潔功能。

但唐二打就不太行,這人雖然現在精神麵貌經不邋遢,可以把自己打理得很整潔,但這種整潔有種板正感,距離木柯要求的【可以為隊伍吸引流量的外貌】還有一定差距的。

“白柳和牧四誠也沒有做過。”唐二打在抗拒之下口不擇言地拉其他隊員下水,他神『色』凝肅地指出,“他們也應該試試!”

木柯的視線掃過牧四誠和白柳,迅速地下判斷:“他們不用。”

唐二打愕然:“為什麼?!”

“因為他們經把自己打理得很好。”木柯簡單地答。

白柳雖然常年西裝褲白襯衫,但這人的麵貌從來沒有出過錯的,出現在小電視上麵都會隨時注自己的儀表形態,連根頭絲的位置都恰到好處的。

牧四誠不用說,這人極端臭美,衣櫃裡的衣服說不定比他的還多,每次出來玩就沒有穿過複的衣服和鞋子,身上運沐浴『露』的味道一聞就很高級。

倒從來沒經曆過人類花花世界的黑桃疑『惑』地詢問:“美容護理什麼?”

白柳簡明扼要地答:“一種人類打理自己外貌,讓自己變得對異『性』或者同『性』有吸引力的段,有時候也為愉悅自己,我個人覺得以你現在的外貌和身,沒必要……”

理解之後的黑桃的眼神飛快地凝直:“我要。”

“……”白柳,“那就吧。”

時隔三月,他們又來到這個地方。

唐二打幾乎牧四誠和木柯兩個人聯綁進,摁在沙上做好的,他一坐下,理師剪頭的布一抖一蓋,就像封印一般,表情和後背都僵住,一不地坐在位置上,任人魚肉。

於此形成對比的,黑桃就沒有這麼實,理師一不注他就會扯開蓋在自己身上的“鬥篷”,還轉頭問白柳:“這什麼?”

理師給他乾洗,在頭上倒洗水,洗出泡沫,他也要問:“這什麼?”

理師拿吹風機出來,吹黑桃的頭,他也要欠地捏一下出風口:“它在攻擊我嗎?”

理師麵目呆滯地看黑桃用兩指輕輕捏一下,就癟的不鏽鋼吹風機筒口:“……”

旁邊的木柯迅速上前,他拉住這個理師,滿臉抱歉地指指自己的頭:“……不好思,他力氣比較,這裡,你知道的,有點問題,我們第一次帶他出來。”

“他造成的所有的賠償都算我頭上就ok,請繼續給他打理吧。”

理師恍恍惚惚地點頭,轉頭換一個質量好的吹風機,離開的路上還踉蹌一下,一看就嚇得不輕。

等到理師做好心理建設再來,他給黑桃吹頭的都有點抖,眼看黑桃還要繼續搞事,一直坐在旁邊低頭隨翻閱報紙的白柳終於,他右還在翻報紙,頭也不抬地將左探入黑桃的鬥篷下麵,握住黑桃的背用拇指摩挲一下。

“快點剪完我們家。”白柳語氣平靜地說。

黑桃在一瞬之間就停止所有作,他嗯一聲,不再,木柯抬很自然地給白柳倒一杯水,放到白柳的身邊小玻璃桌旁,白柳輕聲說句謝謝。

站在後麵的理師楞一下,他小心地看這個一直低頭在旁邊安靜看報紙的青年,有種見到這群人真正導者的感覺。

他之前一直以為這群人裡麵打頭的木家那位少爺,或許因為這個年輕人太低調,進門之後隻簡單禮貌地點頭和他打個招呼,就坐在旁邊看報紙,也不吩咐,也不囑咐誰。

但這人一開口,那種上位者的感覺就很強烈地出來,他會不自覺地帶一種下命令的控製語氣。

木少那麼自然地給白柳倒水,這完全一種晚輩對長輩的恭敬態度。

木少長輩那個級的人物……乾他們這行的,最要緊的就知道誰的來頭,誰的人脈,要有這麼一號年輕的人物,他在這裡乾這麼久,不可能從來沒聽過也沒見過啊。

這人到底誰?

白柳態度自若地拿起木柯給他倒的水,準備喝,他的視線和在偷偷觀察他的理師對一下,然後笑一下:“怎麼嗎?”

“沒有沒有!”理師瘋狂搖頭,他一邊給黑桃吹頭,一邊越謹慎地和白柳搭話,“您第一次過來?之前沒見過您。”

察覺到白柳的態度比較平易近人,理師有繼續搭訕的勇氣。

“之前來過一次。”白柳說,他微笑點一下坐在另一邊的唐二打,“給那邊的同事打理。”

理師順白柳的點看過,看到唐二打,頓時驚一下:“您就上次帶他過來的那位?”

上次唐二打過來的時候在他們這個店裡造成一陣小轟的,要唐二打的外貌和氣質太出『色』,就算在他們這種專門對接明星工作室的店裡都少見的優異,當天給他修眉的那個小基佬興奮地和他們雞叫好多天,說等這人一進娛樂圈,他就迅速地跑過打call。

但等三月,他都沒有等到唐二打進娛樂圈,整個小基佬都打焉,給明星做型都沒有精神頭。

理師一邊給黑桃吹頭,一邊心不在焉地打量白柳帶過來的所有人。

木柯,少爺,外貌在圈裡也出名的好,但這人不可能進娛樂圈的,但除此之外的三個男人,都很有進娛樂圈的潛質啊。

旁邊那位深藍『色』眼睛的型男就不說,他乾這行這麼久,少有見到身材和外貌都這麼有感覺的男人,像槍一樣有種很正的煞氣,他一個直男看都覺得帥得他腿軟。

那邊那個戴耳機,年輕的一點的男生,應該個學生吧?一看就運款的,穿和打扮都很有味道,身高樣貌就不說,五官很出『色』,一點硬傷沒有,氣質特獨特,笑起來有點痞帥又有點邪氣,有種很奇怪的,和他外表不符合的危險感,完全18到32歲這個年齡段的女『性』的取向狙擊。

再說他正在吹頭這個……

這個好像就沒啥可說的。

理師看一眼鏡子裡的黑桃,不由覺得有點遺憾——身材看相當一流,但品味不太行,這頭像幾個月沒理,全蓋下來把頭遮住,估計臉應該不太行,不然不會搞這麼一個型擋臉。

不過其他條件都很頂級,肩寬腰腹尺寸上下身比例都難出其二,甚至比旁邊那位深藍眼的帥哥還好,臉不行應該也能推出。

想到這一步,理師經初步判斷白柳應該一個非常低調的娛樂圈佬——頂級的美女和帥哥在全世界都稀缺資源,除娛樂圈,他很難想到其他行業能隨便搞到這麼一批頂尖的帥哥。

而且不說木家準備進軍娛樂圈試水嗎?說不定白柳這個佬就他們的合作對象。

理師態度越恭敬地詢問:“您旗下的藝人可真好看,等推出我們一定支持。”

白柳答:“我不傳媒公司的。”

理師一頓:“那我冒昧地能問一句,您做什麼的呢?”

白柳微笑:“隻一個下崗職工罷。”

“???”理師滿頭問號。

這什麼佬最新開玩笑的方式嗎?!

“那……這幾位和您什麼係?”理師知道自己問這個問題越線,但剛剛白柳那個問題把他的好奇心吊到最高,他沒忍住快嘴問出來,“這位和您又什麼係?”

白柳看一眼黑桃,他托下頜,笑:“其他人我朋友,他我男朋友。”

理師:“……”

那您挑這位做男朋友,屬實有點沒有眼光。

正想,理師一剪刀下,剪黑桃額前的碎,他用刷子清掃黑桃掉在黑桃眼前的碎,然後看清黑桃掩飾在頭下的麵容。

理師倒抽一口冷氣,他有一瞬間腦子空白的,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

——那就撤剛剛那個想法。

什麼級的樣貌能讓人倒抽一口冷氣——娛樂圈對人的顏值有一套稱呼標準,小美女,小帥哥,美女,帥哥,十年難得一遇,百年難得一遇,千年難得一遇等等。

無論這些明星的顏值粉絲吹得多天花『亂』墜,到造型師這裡,也就分四類——一般,普通好看有硬傷,特好看有少數硬傷,沒有硬傷無敵好看。

什麼千年難得一遇,上天垂憐,神仙下凡的美貌,工作室都聽聽就行,不會當真的。

這理師活這麼一輩子,第二次有種看到超越這四類標準,頂級臉的感覺——第一個現在全國最紅的男星,兆木弛,譽為萬年難得一遇的臉。

他真的像看到神垂憐之下,傾儘全部心血所捏造的一個完美雕塑。

理師忍住自己內心想要瘋狂喊自己同事過來圍觀的欲望,儘職儘責地用刷子清掃黑桃眼皮上的碎,都不敢用太力,生怕破壞這張臉的美感。

但很快,隨理師不斷地修剪,整個工作室的人漸漸停止運轉,都圍在黑桃旁邊,在詢問白柳不允許拍攝黑桃之後,所有人就像看一眼少一眼般,眼巴巴地看黑桃在鏡中慢慢顯『露』出來的臉,在一旁小聲討論:

“……媽呀,居然真有這種臉。”

“我上次看到真人衝擊傻還兆木弛,他在鏡頭裡那麼好看,居然個不上鏡的。”

“你覺得他和兆木弛比起來,誰好看?”

“……不好說,不一個類型的,兆木弛那種我看之後會瘋狂尖叫想要和他來點什麼的臉,欲氣很,但這人的臉……說實話我多看兩眼都覺得不太好思。”

“兆木弛不今天要過來做造型?哇靠,兩神顏就要相遇!”

“……你剛剛不『摸』魚?板說,兆木弛工作室那邊打電話說下午臨時有事,取消,不過來。”

“請進請進!”遠遠的,一道殷勤的聲音就傳過來,“沒有沒有!我們今天下午很空閒!您來我們完全可以接待!”

討論的聲音頓時一停,然後聚集過來看黑桃的人迅速散開。

“板的聲音,快快快!不要『摸』魚看到!”

“誰來啊?板這麼狗腿?”

木柯皺眉看向旁邊的負責人:“我下午聯係你們包場,說隻負責我們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