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章 突變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叮鈴鈴!”一陣電話鈴聲將陳啟民從睡夢中驚醒!

陳啟民“騰”地一下坐起身來,迅速抓過床頭的電話:“我是陳啟民……我知道了……好……我馬上到!”

放下電話,陳啟民迅速得爬起來。他抓過衣架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待穿戴得差不多了,陳啟民對著鏡子整理了下儀表。

鏡中倒映出的陳啟民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他的長相非常硬朗、英俊!尤其配上他那身民國高級警官製服,更是讓他顯得英武不凡。

陳啟民是個穿越者,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快六年了。這六年間他也算是積累下了不小的家業,但他一直缺乏一個登上舞台中心的機會,剛剛的那通電話,給他一種強烈的預感,他的機會似乎要來了!

整理完畢之後,陳啟民飛速得衝下樓!

樓下,一個藍眼睛、高鼻梁的年輕白人女孩兒正在等著他!這個女孩兒叫安娜,是陳啟民在美國留學時救下的。安娜美國人的身份,在陳啟民事業發展的初期,給他提供了不小的掩護作用。

見陳啟民下來,安娜連忙迎上來:“哥,出什麼事兒了?”

安娜的漢語非常正宗,甚至還帶點關外口音。如果不看臉、光聽她說話,恐怕所以人都會以為,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東北大小姐!

陳啟民說:“哈爾濱發生了大宗的軍火走私案。我得去臨時警察局一趟!”

陳啟民剛走兩步,就聽安娜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我跟你一起去!”

陳啟民轉過頭去,看見安娜漂亮的臉蛋上滿是堅定的神色。

他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還是不要了,姚俊才那家夥不可信。他們臨時警察局得到消息比我早,保不齊他就會利用這個優勢做點什麼。”

安娜問道:“那你想我怎麼做?”

陳啟民說:“給省府打電話,接下來該怎麼做你知道。”

走出門外,陳啟民迅速得竄上汽車,司機見陳啟民上車,立刻發動車子疾馳而去。

陳啟民透過窗外看到,街邊的老百姓似乎也感受到了這緊張的氛圍,他們紛紛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然後又迅速得將門窗關緊。

不僅如此,陳啟民還看到一隊隊穿著黑衣的警察在街邊巡視著,他們大部分是荷槍實彈、跑步前進。

陳啟民的麵色凝重,姚俊才那家夥雖然心思極重,但他同樣也是個老成持重的人。如果哈爾濱不是真的發生大事了,他絕不敢輕易下這種,會讓老百姓陷入恐慌之中的命令。

陳啟民不由有些擔憂:“看來,情況可能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一些啊......”

等陳啟民趕到哈爾濱臨時警察局局長辦公室的門口,就聽裡麵有人說:“姚長官,咱們為什麼要等那個賣洋釘的?這事兒跟他們保安廳有什麼關係?他陳啟民就是個廢物!”

陳啟民微微皺了皺眉頭,他慢下了腳步,說話的人應該是濱江市巡警局的周建民。

這時,另一個沉穩的中年男聲開口說話了。聽聲音,應該是哈爾濱臨時警察局局長姚俊才。

隻聽他說:“如果哈爾濱真的發生了這麼大宗的軍火走私案。要是沒有哈爾濱保安旅的武力支持,光憑你我兩家的力量怕是力有未逮啊。”

周健民似乎還是很不服氣的樣子,他繼續咆哮道:“他陳啟民的官是怎麼來的?您又不是不知道。您看看,國內這麼多省,哪個省的省府設了保安廳?就算有,他陳啟民一個賣洋釘的,怎麼就能突然當上這廳長?他要是沒給國府使銀子,我跟他陳啟民的姓!”

姚俊才的語氣依然平靜:“不管他使沒使銀子,他畢竟是美國萊克星頓高級軍校的高材生。我相信,他絕不是個庸才。”

周建民的聲音微微放低,陳啟民要很仔細得才能聽清他的話:“姚長官,陳啟民的野心你是知道的,這裡麵有鬼啊!”

“能有什麼鬼?”

“當然是內鬼!說不定這次的事兒,就是他陳啟民……”

“閉嘴!都特麼什麼時候了?你還敢在這裡搞窩裡鬥!”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