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暗殺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那群蒙麵人的行為有兩種可能性!”

不久之後,在陳啟民的車上,安娜說道:“其一,他們確實有大宗的軍火要運。所以卸貨的時候,他們必須保證司機發現不了他們的秘密。”

“其二,這就是個**陣!他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m1907。他們這麼做,就是為了讓我們誤以為,已經有大批軍火流入了哈爾濱。”

陳啟民說:“我覺得,第一種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如果真有人要在這麼敏感的時期走私軍火,他們絕對會保證走私的每一個環節,都由他們自己人掌控著。他們絕不可能找信不過的司機來運貨。”

“而且,即便他們手中沒有信得過的司機,他們也絕不可能遺落了那麼多的軍火。”

安娜看向陳啟民:“孟恩遠乾的?”

陳啟民搖搖頭:“***吧。隻是有一點我沒想明白,這個局實在是太糙了,隻有槍這一塊兒他做得堪稱天衣無縫。其他的部分簡直漏洞百出,即便真有人信了這個局,他也不能用這個局動我。”

安娜說:“他不會有外援吧?”

陳啟民點點頭:“有這個可能。彆忘了,在哈爾濱還有一支俄國人的部隊呢。”

“如果是這樣,孟恩遠就必定會想辦法硬拉俄國人入局。俄國人是不可能信任孟恩遠的,他們跟孟恩遠的利益衝突更大!而且俄國人現在的處境萬分艱難,他們不會輕易下場。”

說到這裡陳啟民又想到一個問題:“你也就比我晚到十來分鐘的樣子,你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說服孟恩遠的?”

安娜微微一笑:“沒什麼難的。我咬死了,這起案子暫時沒有任何直接證據指向你,有的隻是一個看似有力的旁證。所以,這起案子有非常大的可能是要陷害你。再加上我態度強硬,我們保安旅又不容小覷,所以孟恩遠隻能退半步。”

陳啟民伸出大拇指:“真是厲害,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發現破綻,你還真是了不起!”

安娜白了陳啟民一眼:“哥,你這是誇我還是誇你?我這麼厲害還得給你當副官,你這是誇你自己呢吧?”

“那沒辦法。”陳啟民哈哈一笑:“誰讓你是我妹子呢?”

笑過之後,安娜問陳啟民:“說正經的,你想好怎麼反擊了嗎?”

陳啟民一挑眉毛:“那是自然!孟恩遠想動我,就必須得借用俄國人的力量,那我就先想個辦法,試探下俄國人唄。”

可是,還沒等陳啟民行動,事情就又發生了變化。

陳啟民本來是打算去保安廳指揮破案的。可是他剛到保安廳,參謀就告訴陳啟民,剛剛姚局長來電話,說發現了一名嫌疑人,他們正要去抓捕。

陳啟民一驚,他沒想到孟恩遠的動作居然這麼快,他連忙詢問參謀,姚俊才要去哪抓人?然後他便馬上讓司機帶著自己和安娜趕過去。臨走前,他還不忘讓參謀替自己向保安旅傳達命令。

等到了地方,陳啟民發現姚俊才已經帶著足足兩隊警察,將一棟小樓封鎖了起來。周健民也帶著兩名警官在一邊觀戰。

陳啟民走到周健民的身邊問道:“這裡是怎麼回事兒?怎麼這麼快就鎖定了嫌疑人?”

周健民諂笑著說:“陳長官,這您就有所不知了。這走私案的貨物總歸也是有主的,案件發生之後,姚局長立刻下令追查這些走私貨的主家。結果您猜怎麼著?這主家居然是臨時警察局的總務科長遲誌義!”

說著,周健民指了指那棟被包圍起來的二層小樓說:“您看看,遲誌義區區一個科長,居然住著這麼豪華的洋樓!您說,他得走私了多少好東西啊?”

周健民的話讓陳啟民的心中冷笑,他果然猜對了!孟恩遠果然是要拉俄國人進場了!

正好,他也想試探下俄國人的態度,既然如此,那他陳啟民索性就來個將計就計。

不理會周健民的絮叨,陳啟民快步走到姚俊才身邊說:“姚局長,這事兒有蹊蹺啊!”

姚俊才點點頭說:“我知道,這麼大一起案子,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我鎖定嫌疑人?”

姚俊才指了指那棟洋樓:“而且你看,外麵這麼大的動靜,裡麵居然連一盞燈都沒有打開。這說明,裡麵要麼沒有人,要麼就是有埋伏。”

“你到警局的那會兒,遲誌義剛離開,我已經調查過了,他離開警局後直接回了家,而且一直就沒離開。如果那小子真的參與了軍火走私案,那他的手裡絕對有不少真家夥,這棟樓恐怕沒那麼好進啊!”

陳啟民看了姚俊才一眼,淡淡得說:“我來之前,已經讓參謀給保安旅那邊下了命令。保安旅一個排的支援很快就會到,要不,等我的人到了之後再進行抓捕吧?”

姚俊才果斷得搖頭:“不行!你的保安旅駐紮在城邊,遠水解不了近渴。而且這裡畢竟是俄治區!”

說完,姚俊才心中有些發沉,他知道,陳啟民已經看穿了孟恩遠的意圖。陳啟民調動保安旅,恐怕就是為了試探俄國人。

想歸想,姚俊才還是不忘解釋:“我之前跟俄國人打過招呼,他們不會乾涉我們抓遲誌義。但我想,他們絕不會讓保安旅進來!未免遲則生變,我已經決定要速戰速決了!”

姚俊才剛想下令,陳啟民立刻就拉住了他,他要為自己的保安旅爭取時間:“那你剛才為什麼要等我來?”

姚俊才說:“督帥的電報你也看了,他老人家的意思你我都清楚!這麼重要的抓捕行動,而且抓的還是我的部下。你的人要是不在場,萬一抓捕的時候出了茬子,我就是有一萬張嘴也說不清楚啊!”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就在你下車的時候,我的人剛告訴我,他們觀察到樓內有星星點點的火光,恐怕是那小子在裡麵焚燒證據,我等不了了!”

就在這時,一個保安旅的通訊兵來報告,說他們在俄治區的外圍,被俄國警察攔住了去路,他們來向陳啟民請示下一步的命令。

見此,陳啟民知道自己不用再等了,而姚俊才則是知道他不能再等了。陳啟民剛想再勸,他猛然發現小樓上的一扇窗戶,被悄然間打開了一道小縫。

借著朦朧的月光,陳啟民在那扇窗戶的後麵發現了一點不同尋常的預兆。

雖然因為光線太差,就連他自己都說不清他到底看到了什麼?但是就那一眼!就那麼一掃而過的一眼!就讓陳啟民渾身上下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千錘百煉出來的戰場嗅覺,讓他在第一時間就意識到了危險!

“不好!”陳啟民大喊一聲,他迅速得將姚俊才撲倒在地!

“嗒嗒嗒!”一陣猛烈得槍聲從樓內傳出,一連串子彈如雨點一般打在陳啟民和姚俊才剛剛站立的地方。

陳啟民抱著姚俊才在地上滾了幾圈,那子彈就一直追著他們兩個打,直到他們躲到了一輛汽車的後麵!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姚俊才手下的普通警察都嚇傻了。隻有安娜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掏槍射擊的動作,打響了反擊的第一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