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章 局勢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聽陳啟民提到白毛將軍,安娜立刻明白了,明天絕對有一場惡仗在等著他們。

哈爾濱現在實際上是兩個市,同時存在著兩個市政府。中東鐵路沿線部分是俄治哈爾濱自治市,由俄國人建立的自治公議會管理。

除去俄國人占領的部分,則是吉林省府建立的濱江市,由濱江市政廳管轄。周健民所統領的濱江市巡警局,就歸濱江市政府管理。

姚俊才所帶領的哈爾濱臨時警察局,是國人在俄治哈爾濱地區,建立的唯一的主權機構,歸孟恩遠的中東路警備司令部管轄。

至於陳啟民的吉林省保安廳,自然是歸吉林省政府管轄。

陳啟民的哈爾濱保安旅,算是一支準軍事化的警察部隊。也就是說,光是哈爾濱一地,就有三支警務力量,分屬三個不同的部門管轄。建製之混亂簡直令人發指。

這還隻是國人的部分,哈爾濱還有一個俄國人的哈爾濱警察局。算上他們,哈爾濱就有四股互不統屬的警務力量在。

遲誌義家住在俄治哈爾濱地界。也就是說,陳啟民他們今天算是在俄國人的勢力範圍內動了槍。

雖然今天晚上姚俊才已經跟俄國警察溝通好了,讓他們沒有乾預姚俊才的抓捕活動。

但是,一場抓捕活動造成了十幾個人的傷亡,甚至還動用了衝鋒槍這種極具殺傷力的武器,霍爾瓦特將軍是不可能不聞不問的。

更不用說,陳啟民還差一點把哈爾濱保安旅,開進了霍爾瓦特將軍的勢力範圍。他要是能置之不理,那才叫怪事呢!

在這種情況下,霍爾瓦特將軍不得不展示強硬,而陳啟民又是一個慣常強硬的人。他們兩個如果對上了,搞不好還會演變成外交事件。即便按照樂觀情況估計,陳啟民恐怕也逃脫不了蓄意製造摩擦的指控。

“砰!”

安娜狠狠得捶了車門一下:“這個感覺真的是糟透了!我們這完全是被人牽著鼻子走嘛!真是窩囊透頂。”

陳啟民看安娜發脾氣,居然不禁笑了出來:“怕什麼?他的三板斧掄完了,接下來就該我們出招了。”

安娜眼睛一亮:“你已經有應對的辦法了?”

陳啟民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不管他做了什麼,也不管他還打算做什麼。根本原因就是他忌憚我的保安旅,也眼饞我的保安旅。隻要我們牢牢掌握住保安旅,他就沒戲可唱。他還敢跟我打一仗不成?”

安娜一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兒。

也不知陳啟民想到了什麼,他突然笑著對安娜說:“我聽說,咱們哈爾濱的大小官員,背地裡都喜歡叫我賣洋釘的?”

安娜皺眉,對這個稱呼她非常不滿。陳啟民和安娜相互支持,這幾乎就是一種本能,她自然見不得彆人詆毀陳啟民。

“他們確實沒說錯,你哥我確實是賣洋釘起家的。”

安娜不由有些氣急:“賣洋釘怎麼了?全國一共才有幾家五金廠,一隻手就數得過來吧?這些五金廠中,除了咱們,還有誰能把自家生產的洋釘出口西歐?”

“再說了,咱們陳記現在又不止一家五金機械廠。發電廠、化肥廠、煉鋼廠、水泥廠咱們不都有嗎?雖然規模都很小,但是滿足咱們哈爾濱自己的需要還是沒問題的。你怎麼就成賣洋釘的了?”

“我就不明白了,彆人這麼說你,你怎麼就不生氣呢?”

陳啟民連忙伸手拍了拍安娜的頭,他連語氣都變得柔和了許多,甚至還帶上了絲討好:“你看你急什麼?彆人怎麼看咱不重要,咱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就行了。”

說到這裡,陳啟民的臉色不由得變得有那麼一絲鄭重,又有那麼一絲意味深長:“而且,要是真有人以為我陳啟民就是一個賣洋釘的,那他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安娜盯著陳啟民的眼睛,她明白了,以陳啟民今時今日的實力。今天這一場戲雖然麻煩,但是還不至於動搖陳啟民的根本。陳啟民這是在提醒,也是在安慰安娜。

想到這裡,安娜不由得露出一個略顯輕鬆的微笑。

就在這時,陳啟民突然來了一句:“剛才的事兒,你彆以為我忘了!回去給我站三個小時軍姿!”

“三個小時!”安娜急了:“哥哥啊,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站三個小時,你還讓我睡覺嗎?”

陳啟民哼了一聲:“你以為我就有得睡?讓你站三個小時軍姿,那是給你機會偷懶呢!”

“彆!”安娜毫不上當:“你說吧,你要查什麼?我幫你查,這個懶你來偷!”

陳啟民也毫不客氣:“滾蛋!想得美!”

濱江市巡警局局長辦公室,周健民裹著一張毯子躺在了沙發上。他已經把自己的隊伍都派出去了,他要找出這批軍火運入哈爾濱的準確路線。

不過,他現在的心思根本沒法放在案子上。今天的情況他已經看明白了,明天哈爾濱絕對會掀起一陣驚濤駭浪,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就是姚俊才和陳啟民兩人。

如果白毛將軍夠狠、夠絕,偽造出個俄國公民、甚至是軍警傷亡來,那今天的交火事件就會發展成為外交衝突。

今天交火事件的責任人,是絕不可能落到他周健民的身上的。他還不夠資格!甚至就連安娜都比他有資格。

周健民看出來了,無論凶犯是誰,他的最終目的就是挑動政府和俄國人的矛盾。無論陳啟民是否死在洋樓中,都不會改變這個結果。

周健民承認,對手絕對下了一步好棋。想到這裡,周健民的脊背不禁有些發涼。

今天晚上對手可以說一步三算,招招致命!這麼可怕的對手,他周健民生平還是第一次遇上!

周健民可以肯定,最後無論是國府還是省府,都得給俄國人一個交代。這個交代,最終絕對會落到陳啟民和姚俊才中的一個頭上。

這兩人都是簡任**的高級文官,而且兩人在陸軍部都掛著一個少將軍銜。他們兩個是哈爾濱級彆最高的長官。這兩人要是放在軍中,那最少也得是個少將旅長,就是中將師長也不是沒有可能。

在周健民看來,孟恩遠手中也不過隻有一個師的兵力。他能拿出兩名少將級彆的軍官坐鎮哈爾濱,這已經是極限了。無論如何,他是不會讓兩人傷筋動骨的。

但是!因為對手的局,哈爾濱已經呈現出了龍爭虎鬥的局麵。一番爭鬥下來,姚俊才和陳啟民兩人中,一定會有一人暫時處於下風。

接下來注定是兩人各憑手段的時候。在接下來的爭鬥中,他周健民甚至連站隊的資格都沒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緊其中一個人的大腿。

可問題是,這兩根大腿,到底哪一根更粗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