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章 再起波瀾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安娜到底還是沒聽陳啟民的話,她怎麼可能聽陳啟民的話?

陳啟民也沒有回家,他在保安廳廳長辦公室呆了一晚上。孟恩遠和陳啟民已經明爭暗鬥了許久了,當初孟恩遠請陳啟民出山。是希望陳啟民能幫他對付張作霖和俄國人。

陳啟民則借著孟恩遠的邀請給自己經營出了一片天,等陳啟民發展起來,孟恩遠又想著要吞下陳啟民的發展成果。順便除掉陳啟民,這個在他臥榻之側安睡的家夥。

他們兩個早晚要分出個勝負,這一點陳啟民早就知道了,隻是決戰的時間,比陳啟民預想得要早很多。他在想,他要不要在孟恩遠陣營內部搞點事?

“看起來,我得試探下姚俊才的態度了。”陳啟民呢喃著。

這天晚上,安娜在陳啟民辦公室旁的副官室將就著睡下了。

她知道,接下來的幾天,陳啟民絕對有一場惡仗要打。既然陳啟民很難休息好,那她就得好好休息。他們兩個人中,至少得有一人的腦袋是清醒的。

“安娜!安娜!快起來!”睡夢中,安娜聽到了陳啟民的聲音。

“騰”地一下,安娜猛地坐起身來,她差點就給陳啟民的臉上來了一記頭槌。

“有進展了?”安娜連忙問道。

陳啟民說:“算是吧!有新情況,我已經命令二營長吳興言帶著他的二營出動了,我們也得趕緊走。”

安娜一邊套外套一邊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兒?”

陳啟民說:“遲誌義的名下有一間小貨運公司。在他當上臨時警察局的總務科長之後,他家的車隊曾三次遇到過土匪打劫。”

“哈爾濱的商人都認為,遲誌義得罪過綠林道上的英雄,所以被人家給盯上了。這讓他家的生意受到了不小的影響。有意思的是,三次搶劫他的是同一股綹子,你知道是哪一股嗎?”

安娜說:“自從咱們建立保安廳後,吉林省內的綹子,就幾乎被我們剿滅得差不多了吧?”

陳啟民笑著說:“是護山風!”

安娜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咱們之前也派附近鄉縣的保安隊剿滅過護山風。結果每次在被他們逃掉了,我記得你曾經說過,護山風的背後有孟恩遠的影子,他們恐怕就是孟恩遠用來試探咱們部隊戰鬥力的!”

陳啟民說:“剛剛周健民打來電話。根據那三個卡車司機的口供,他們大概找到了貨車在途中卸貨的地點,那裡不遠就是一夥著名胡匪的勢力範圍。你知道是哪家嗎?”

安娜聽出點意思:“不用說,肯定是護山風了。”

陳啟民一指安娜:“還有更有意思的呢。你知道遲誌義被打劫的那三車貨物都是什麼嗎?”

安娜想了想說:“如果護山風真的是孟恩遠用來試探我們的人,那一般的財貨他們肯定看不上。他們最需要的應該就是糧食、被服、藥品和子彈了。”

陳啟民哈哈一笑:“我妹妹就是聰明,遲誌義損失的那三車貨物就是糧食、被服和藥品。不過這還不算完。”

“你彆忘了,遲誌義可是臨時警察局的總務處長。他實際上就是警察局的大管家,他經手過的財貨可太多了。他出事之後,我立刻就以聯合調查組組長的名義,命令我們的人去警察局清查遲誌義留下的賬目。”

“隻一個晚上的時間,我就查出警察局有一批彈藥被遲誌義在帳上隱去了。”

安娜點頭:“糧食、被服、藥品和子彈都齊了。看來這護山風真是孟恩遠的人啊!”

陳啟民說:“不管他到底是不是?這一次,我都決心要打掉他了!護山風的實力不容小覷,這個綹子共有兩百三十多號人。”

“昨晚,我連夜調集了附近三個保安團去壓縮他們的活動空間。現在,護山風已經快要被逼迫到我選定的戰場了。”

安娜這時已經穿好了衣服,她也不廢話了,立刻就跟陳啟民向預設戰場趕去。

經過三個小時的急行軍,陳啟民帶著二營的弟兄趕到了預設戰場。

安娜看了下周圍的環境,她暗中點頭,不得不說,陳啟民戰場選的是真不錯。

現在,護山風已經被逼到了一個小山坡上,他們在山上固守。但是這小山坡實在算不上什麼天險,反倒是一處絕地。

因為山坡並不陡峭,即便陳啟民帶著人仰攻,難度也並不算大。

更要命的是,在山後就是一大片山地平原。陳啟民選擇了圍三缺一的打法,二營和三個保安團的戰士,將山坡三麵合圍,隻留下山後一條路給護山風走。

可是如果護山風從山後下山,到了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護山風絕對無路可逃!

二營趕到的時候,那三個保安團正在有一搭沒一搭得跟護山風交著火。

他們來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保安團的中隊長,正指揮著下麵的兄弟,對山上發動佯攻。安娜和陳啟民立刻掏出望遠鏡觀戰!

開始的時候,那個中隊進攻得還算非常順利。護山風根本沒有在山下布置抵抗,而是集中力量在山上挖戰壕防禦。

可是等隊員們衝到半山腰,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嗒嗒嗒!”

一陣突如其來的猛烈彈雨襲來,隊員們瞬間就被打得抬不起頭來。

好在,隊員們對護山風這一手似乎早有防備,見情況不妙,他們迅速伏低身子,這陣猛烈的彈雨並沒有給他們造成什麼傷亡。

見到這一幕,陳啟民不由得感歎:“好家夥!這還是土匪嗎?怎麼連衝鋒槍都有?”

安娜冷哼了一聲:“咱們那位孟督帥,出手可真是大方啊!”

兩人正說話間,那名中隊長已經指揮著弟兄們撤回來了。陳啟民觀察了一下,看起來,那名中隊長帶兵的水平還不錯。

那名中隊長的任務,是佯攻牽製,在二營趕到之前,決不能讓土匪閒著,更不能讓他們跑了!

這個任務,他完成得相當不錯。他看似慢慢悠悠的進攻,實際上給了土匪非常大的壓力,而且也直接拉長了戰鬥時間,可以持續對對手施加壓力。

在對手突然發動猛烈反撲之後,這名中隊長又能及時帶部隊脫離戰鬥,來去自如,既沒有讓對手閒著,也沒讓自己的部隊,在撤退的時候演變成潰逃。不得不說,這是個人才。

放下望遠鏡,陳啟民悄悄記下了那名中隊長,然後說:“看來護山風的本事也就這樣了。他們手中的王牌應該就是衝鋒槍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