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章 全麵碾壓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此時,二營長吳興言正站在陳啟民的身邊,他說:“那我去命令三連的人先發動一次進攻試試。攻擊的時候,我讓輕機槍手給他們提供火力支援,你看怎麼樣?”

陳啟民點點頭:“就這麼辦吧。”

很快,三連的機槍手就將機槍架設好了。可是還沒等陳啟民下令攻擊,情況就再次發生了變化。

一名土匪舉著白旗從山上走了下來。

安娜笑著說:“看來,護山風還是挺明智的嘛。知道打不過,這是要投降了嗎?”

陳啟民說:“我看未必,要我說,那位使者恐怕是來跟我們談判的吧?”

安娜問道:“那這個使者,你到底是見還是不見?”

陳啟民說:“有什麼可見的?找個弟兄跟他說,我隻給護山風兩條路。要麼,他下山投降。要麼,我上山去讓他投降。記住,我隻給護山風十分鐘的時間!”

安娜微笑著去傳達命令了。

很快,陳啟民就看到那名使者被弟兄們趕回了山上。

陳啟民等了十分鐘,見山上還是沒有什麼反應。他便果斷對吳興言下令:“進攻吧!記著,這回咱們帶出來的可是真家夥。裝備的秘密可不能讓外人知道了,所以,咱們這回就不要俘虜了。”

“是!”吳興言領命離去。

“嗒嗒嗒!”

輕機槍率先拉開了戰鬥的序幕,在輕機槍強大火力的支援下。山上的土匪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反擊,他們隻能低著頭躲避子彈。

偶爾有兩個悍勇的,還敢露頭還擊,但是這種個人的武勇,對戰局的變化沒有任何影響。

很快,更加讓人絕望的一幕發生了!

哈爾濱保安旅完全是陳啟民個人籌資組建的。部隊裡的裝備、訓練、夥食、軍餉在國內絕對都是頂尖一流的。陳啟民參照的樣板,就是那支縱橫朝鮮戰場的英雄部隊。

既然如此,那支部隊的經典戰術,陳啟民又怎麼會放過?

經典的三三製戰術一經展開,土匪們就感受到了鋪天蓋地的壓力!此時雙方投入到戰鬥中的兵力都是兩百人左右,土匪的人數甚至還略勝一籌。

但是在土匪們的眼中,眼前漫山遍野得仿佛都是三連的戰士,就好像對手的人數是自己的好幾倍一樣!

見到這一幕,很多土匪甚至直接被嚇傻了!

“還擊啊!”

“開火啊!”

“你們在等什麼?”

眼看著自家弟兄被人壓得抬不起頭來,護山風氣急敗壞得對土匪們大吼著。

護山風是個三十多歲的漢子,他的身材非常高大,人也很胖。他滿臉的胡茬,看起來是一副標準的悍匪樣子。

但是此時,護山風的臉上卻帶著一絲慌亂!

“大當家的!不行啊!”

在護山風的身邊,他的忠實狗腿子兼二當家的焦急得說:“對麵的火力實在是太猛了、人也實在太多了!兄弟們實在是抬不起頭來啊!”

護山風吼道:“咱們不是有衝鋒槍嗎?讓衝鋒槍手把對麵的機槍壓下去啊!”

“不行啊!”二當家的大喊:“咱們的衝鋒槍夠不著他們的機槍啊!”

護山風繼續吼:“那就跟弟兄們說!”

“讓他們都給我藏好了,等保安團的人衝上來,咱們再用衝鋒槍把他們打下去!”

二當家說:“這也不行啊!兄弟們哪見過這陣仗啊?大家都被嚇傻了!”

護山風狠狠得將頭上的狗皮帽子扔掉:“媽了個巴子的!我就不信了,都是人身肉長的,咱們還就怕了他們不成?”

說著,護山風抄起一杆衝鋒槍,快步來到了最前沿的陣地。

他想用身先士卒的方式激勵土匪們的士氣!以他對保安團的了解,隻要他打退對麵幾次進攻,讓他們受到了損失,也有了跟上麵交代的借口。對麵的保安團絕對會撤離。

這,就是他拒絕投降的底氣。

可惜,他遇上的是陳啟民!

等到保安旅的戰士衝到三百米左右的時候,他們手中的m1907開火了!

經過改裝而來的準突擊步槍,終於在這個世界上亮相了!

三連有兩百名戰士,這可是兩百把自動火器啊!在三三製戰術的加成下,土匪們感覺自己的陣地上下起了雨,奪命的彈雨!

就連護山風都被壓得隻能抱著頭蹲在一邊!

“怎麼回事兒?”護山風心中驚懼:“這是什麼武器?是衝鋒槍嗎?可是衝鋒槍怎麼能打得這麼遠?總不能是機槍吧?”

但是,陳啟民並沒有打算就這麼放過護山風,他陳啟民的三板斧還沒掄完呢!

這是一次不錯的實戰機會。

陳啟民知道,他可能很快就要跟孟恩遠在戰場上見麵了。

孟恩遠的部隊,采用的絕對是歐戰戰場上盛行的塹壕戰。陳啟民的山寨三三製加準突擊步槍的戰術,到底能不能破塹壕戰?這是最後的實踐機會,陳啟民怎能輕易放過?

所以在戰鬥開始前,陳啟民就跟吳興言和二營全體指戰員交代過,這一次的戰鬥,絕對要將土匪當成是正規軍來打!

正好土匪們用的也是塹壕戰的打法,二營的戰士們也想試試看,塹壕到底能不能擋住他的部隊?

透過望遠鏡,吳興言清楚得看到自己的部下,馬上就快要進入對方衝鋒槍的射程了。

正在前線指揮戰鬥的三連長立刻下令:“火力班!火力班!給我打一個基數的炮彈出去,掩護前麵的弟兄衝鋒!”

命令很快就被傳到了火力班那裡。在陳啟民的保安旅之中,每個連下麵都有一個火力班,每個火力班之中,都裝備有迫擊炮。

“轟轟轟!”

炮擊炮彈精準得落到了土匪們的陣地上。

這下彆說是土匪們了,就連護山風都被打傻了。

“媽了個巴子的,這哪裡是什麼保安團啊?怎麼連迫擊炮都有!這他娘的就是支軍隊啊!”

二當家的這時也來到了大當家的身邊,他焦急得對護山風說:“大當家的,你忘了嗎?剛剛去送信的兄弟說了。對麵根本不是什麼保安團,而是哈爾濱保安旅的人!是陳啟民的嫡係!”

護山風急得都要跳腳了:“我哪知道他們這麼厲害啊?我要是早知道,我也不敢跟他們硬乾啊!”

這時,保安旅的戰士已經借著迫擊炮的掩護衝了上來,雙方很快就要陷入肉搏戰之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