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章 暴怒與決心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宗雲說:“姚俊才去拜訪之前,白毛將軍已經取消了護路軍的一切休假,並命令護路軍加強了執勤、警戒的力量。在姚俊才拜訪過他之後,白毛將軍就再沒有新的動作。”

說到這裡,宗雲似乎想到了什麼,他連忙補充了一句:“對了,白毛將軍今天本來是打算出門的。但是姚俊才拜訪他之後,他不僅一天都沒有出門,反倒對各國領事發出了邀請,邀請他們明天去他那裡參加晚宴。”

陳啟民問道:“各國領事館有什麼動靜嗎?”

宗雲搖搖頭:“各國領事在今天的電話往來很多,而且都跟他們本國通了電報。在今天下午,各國領事館對外聯絡都漸漸少了。”

陳啟民說:“看來,各大列強已經達成共識了啊。”

高建民這時沉不住氣了:“孟恩遠這是開出了什麼條件啊?他怎麼能這麼快,就說動各大列強保持沉默?”

安娜冷哼一聲:“還能有什麼條件?自然是把他們最想要的東西給他們嘍。”

高建民臉色驟變,不僅僅是他,在座各位的臉上都露出了壓抑不住得憤怒。

自從俄國十月革命爆發之後,列強就對新生的蘇俄展現出了極大的恐懼。

正是因為這種恐懼,才讓各大列強在歐戰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開始乾涉俄國的內戰,為的就是將蘇俄扼殺在繈褓之中。

隻可惜,俄國國內的戰事對白俄越來越不利,白俄的敗相已經展露了出來。在這時,哈爾濱的重要性同樣凸顯了出來。

俄國內戰爆發之後,作為沙俄殘餘勢力的代表,霍爾瓦特在哈爾濱建立了全俄臨時政府,他自任最高執政,是最堅定的反蘇俄分子之一。

不僅如此,他還組建了中東鐵路護路軍。在我們的土地上,給沙俄留下了一支軍隊!

隻要霍爾瓦特的護路軍還在。即便蘇俄真的贏得了最後的勝利,列強就還能有一個出兵俄國的借口!

這是列強和霍爾瓦特的共同利益!

但是!

陳啟民是個人所共知的強硬分子!

他一直主張趁著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收回哈爾濱,甚至是沙俄侵占的外興安嶺地區。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使用武力。

孟恩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急,所以相比起陳啟民來說,他的態度就要溫和許多。

隻要孟恩遠願意確保護路軍的合法地位,而且承認霍爾瓦特繼承沙俄在北滿地區權益的合法性,甚至在打敗陳啟民之後,確保哈爾濱周邊不再有中國的武裝力量,那麼列強和霍爾瓦特絕對會站在他那邊。

至少,在孟恩遠要做些什麼的時候,列強絕對願意給他時間,並且在這期間裝聾作啞。畢竟,列強們實際上什麼都沒有做,也什麼都沒有付出,那他們何樂而不為呢?

可是!

這可是實實在在的賣國行徑!

雖然保安旅名義上還是民團,但是在座的各位甚至包括宗雲,都已經打從心底裡認可自己是個軍人了!

保護國家的領土和主權完整,是軍人應儘的義務,他們怎能容忍這等賣國行徑,就這麼明目張膽的發生在自己眼前?

“旅長......”高建民急了,他剛想說些什麼就被陳啟民抬手製止。

陳啟民緩緩得站起身來,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大家都想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陳啟民到底會作何選擇?

“在座的各位都是跟了我五六年的老兄弟了。”

“從我組建廠保安隊開始,各位就是我手下的兵,相交這麼多年,我陳啟民是什麼人各位都很清楚。”

說到這裡,陳啟民突然暴喝出聲:“我陳啟民最恨什麼人?你們也都清楚!”

“麵對這種人,我就隻有一個字——打!”

“堅決得打!”

“狠狠得打!”

“不僅要打!而且還得打贏!”

“誰要是打輸了,彆怪我陳啟民要他的腦袋!”

“不僅是你們,就是我陳某人自己打輸了,不用你們動手,我自己就會要了我自己的腦袋!”

“都聽清楚了嗎?”

眾人立刻站起身大喝:“聽清楚了!”

陳啟民點點頭:“聽清楚了就好,那咱們這次的會就要改一改了,從現在開始,咱們這就是作戰會議。宗雲!”

聽陳啟民點到自己的名字,宗雲立刻大喝:“到!”

陳啟民指著背後的作戰地圖說:“你給我在地圖上,把孟恩遠部隊的位置標誌出來。”

宗雲來到作戰地圖前說:“孟恩遠手下的兵力,原本隻有一個第二十三師,二十三師下麵共有兩個混成旅、一個炮兵團、一個工兵團和一個輜重營。”

“今年年初的時候,為了對付我們和張作霖,他以二十三師混成第二旅為基礎,組建了暫編第一師。然後又招募了四個步兵團的兵力,分彆補充到二十三師和暫一師之中。”

“二十三師現在駐紮在哈爾濱,由他孟恩遠親自統領。暫一師現在在牡丹江,由孟恩遠的外甥高士儐擔任師長。這兩座城市都是中東路沿線城市,如果他們要對我們動手的話,隻要他們乘上火車,不用一天的時間就能趕到哈爾濱。”

“無論是二十三師還是暫一師,其主力都是原二十三師的那兩個混成旅。這兩個混成旅下麵分彆有兩個步兵團、一個騎兵營、一個工兵營、一個輜重營還有一個炮兵營。總兵力足有四千多人!”"

“在孟恩遠的部隊中,對我們威脅最大的自然就是他們的炮兵部隊,他們裝備的都是正宗的德國克虜伯山炮。”

“據我所知,他們的炮兵部隊編製雖然齊全,但是火炮數量卻略有不足,而且彈藥儲備也不夠。這一點倒是對我們非常有利。”

陳啟民問道:“用彆人的炮,買彆人的炮彈,能把他的部隊完全武裝起來就怪了。他以為自己是袁世凱啊?”

陳啟民又想了想說:“有一點你說的沒錯,他們的炮兵對我們確實是個威脅,咱們自己的炮兵呢?他們了解我們的炮兵實力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