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2章 來自奉天的威脅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宗雲笑著說:“放心吧,咱們自己的底子,我捂得可嚴實著呢。”

“之前,我故意給他們透露過消息,說咱們自己行研製的炮鋼,進展非常不順利!到現在我們都生產不出合格的特種炮鋼。”

“所以,無論是孟恩遠還是列強,恐怕都以為我們隻裝備了迫擊炮。”

“還有,之前也有人發現了,我們炮兵訓練時的那個聲勢,看起來不像是迫擊炮弄出來的。我就跟他們解釋說,我們裝備了大口徑的迫擊炮。”

“因為我們確實造不出合格的炮鋼,再加上我們也沒從外界購買過大炮,所以恐怕所有人都以為,我們隻裝備了迫擊炮。”

陳啟民點點頭:“那就好啊!”

說著,陳啟民看著眾人說:“到時候,就讓我們的炮兵,給孟恩遠一個驚喜吧!”

眾人都是會心一笑,自家炮兵的實力,他們自然是最清楚的,雖然孟恩遠的兵力雄厚,但是眾人都有信心,等真正開戰之後,自己絕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

見眾人戰意高昂,為免眾人輕敵,安娜開口提醒道:“旅長,孟恩遠雖然不清楚咱們的真實實力,但是咱們不好惹這一點,我想他應該是很清楚的。”

“他雖然下定了決心要同我們打,但是他不可能沒有顧慮,我擔心,他會不會請外援?”

聽安娜這麼一說,眾人也都冷靜了下來,雖然保安旅的實力強大,但是如果同時跟兩家開戰,他們也不能不擔心自己會失敗。

陳啟民沉思了一會兒說:“孟恩遠能請的外援隻有兩家,第一家自然就是霍爾瓦特的護路軍。”

“我們民國畢竟是協約國的正式成員國,霍爾瓦特要想繼承沙俄的合法性,他就必須站在協約國的陣營中,他絕不敢跟我們動手。”

“但是,我們也不能不防啊!”

說到這裡,陳啟民再次沉思了一會兒才對安娜說:“這樣!把咱們帶回來的那三個保安團,還有哈爾濱的工農糾察隊混編,組成六個新兵營,營長就由保安旅各副營長代理。這支部隊就叫保安第二旅吧,旅長由湯棟代理!”

“這些人都是我們的預備力量,而且也都訓練很久了,裝備也都是現成的,他們的戰鬥力我不擔心。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我信得過的兄弟。一旦開戰,哈爾濱的安全完全可以交給他們來負責。”

“相信有第二旅在,霍爾瓦特絕對能明白,他沒有漏子可撿,自然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湯棟問道:“旅長這是要在城外跟孟恩遠打嗎?”

陳啟民點點頭:“咱們的家底都在哈爾濱,能不在哈爾濱打自然是最好的。”

“不僅是我們,各國領事館都在哈爾濱,一旦打起來,誰也不能保證戰火會不會燒到他們那裡去。所以我想,孟恩遠也不敢在哈爾濱跟我們打。”

湯棟點點頭:“剛剛旅長說,孟恩遠能請到的外援有兩家。我想,旅長說的另一家外援,應該指的是奉天的雨帥吧?”

陳啟民微笑:“自然是他!張雨亭已經眼饞我們吉林很久了。現在,黑龍江和遼寧都是他的地盤了,整個東北就隻剩下我們吉林還不歸他管。他自然不可能放過我們吉林。”

“張勳複辟之後,張雨亭便一直以孟恩遠支持張勳為借口,試圖吞並我們吉林。不過因為我跟孟恩遠的關係,他一直沒有成功。”

“我相信孟恩遠也不傻,引狼入室的事兒他乾不出來。但是也不排除在戰事不利的情況下,他會狗急跳牆。”

湯棟問道:“那旅長準備怎麼防範張作霖?”

陳啟民說:“這還不簡單?速戰速決!”

“隻要我們能找到決戰的機會,用最短的時間擊潰孟恩遠,將他所有的本錢都打掉。他孟恩遠就是想請張作霖來,對我們也沒有什麼影響了。”

“到時候,就是我們跟張作霖之間的戰鬥了!他孟恩遠就隻能在一邊看熱鬨!”

眾人哈哈大笑,待笑過之後,陳啟民說對安娜說:“會議結束之後,以我的名義給張作霖發報。”

安娜問道:“內容呢?”

陳啟民說:“很簡單,就八個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安娜笑著說:“你這是在提醒張作霖嗎?提醒他,隻有在我們跟孟恩遠打起來之後,他再來摘桃子,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選擇。”

陳啟民說:“我不提醒他,他自己也能想明白,我這麼做就是為了表明一個態度!”

“我陳啟民不僅有信心戰勝孟恩遠,而且在戰勝孟恩遠之後,我陳啟民就在哈爾濱等著他!”

“所以這一次作戰,我們保安旅的戰鬥任務要分成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我們保安旅的主力,要尋機同孟恩遠打一場殲滅戰,爭取一戰將孟恩遠的部隊打光!”

“這一階段的戰鬥,如果進行的順利,而且結束得夠快,張作霖必然心有忌憚。”

“但是,在國府的命令下來之前,我畢竟沒法名正言順得拿下吉林。”

“張作霖雖然也沒有這個資格,但是如果孟恩遠倒台了,他畢竟就是我們東北級彆最高的長官了。他怎麼說都比我這個民團出身的人,更適合統禦吉林。”

“更不用說,他張作霖最近一直在運作,希望國府能任命他做東北三省巡閱使。一旦讓他借著這個機會成功了,到時候他拿下吉林就更是名正言順了。”

“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想張作霖不會輕易放棄。”

“所以,我們在戰前就要做好打第二階段戰役的準備。我們第二階段的戰鬥目標,就是將奉軍趕出吉林!”

“張作霖的奉軍現在主要有三股力量,對我們的威脅最大。分彆是他的二十八師,孫烈臣的二十七師,還有駐紮在齊齊哈爾的吳俊升的第二十九師。”

“如果到時候,張作霖命令吳俊升南下,再出動二十八師或者二十七師中的任何一部北上,那對我們就是兩麵夾攻的態勢了!”

“這才是我們這一次真正要打的惡仗。”

在原曆史中,張作霖逼迫孟恩遠下野,就是讓孫烈臣和吳俊升南北夾攻吉林。這才讓孟恩遠不得不就範!

所以陳啟民認為,如果這一次張作霖真的準備坐收漁翁之利,那麼他恐怕還會用這個戰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