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4章 設伏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孟恩遠剛上火車,就收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陳啟民消失了!

不僅是陳啟民,整個第一旅都消失了!

在孟恩遠上車的前一天晚上,陳啟民帶著第一旅,借著夜色的掩護離開了駐地。

現在,陳啟民留在哈爾濱的部隊,就隻剩下了新組建的第二旅,整個哈爾濱城隻有宗雲和湯棟鎮守。

更讓孟恩遠忌憚的是,陳啟民部最驍勇的兩員猛將,陳啟民和安娜都離開了哈爾濱。

在陳啟民的部隊中,大部分的軍官都隻參加過剿匪作戰。真正指揮過一個營以上的兵力,同正規軍交戰過的指揮官,就隻有陳啟民和安娜兩人。

陳啟民是以商行和民團起家的,但是真正讓陳啟民成名的。是當初討袁的時候,他帶著自己的隊伍給前線運送過物資。

那時,陳啟民將部隊化整為零,假扮成普通的商隊,秘密將物資送到了前線,然後在前線重新集結,立刻投入戰鬥!

陳啟民的老底子就是在那個時候打出來的,他的聲望和少將軍銜也是在那個時候打出來的。

同樣也是在那一戰,讓人們知道了哈爾濱還有陳啟民這員猛將!安娜也正是在那時正式加入民國,成了民國的公民和軍官。

孟恩遠的部隊雖然是正規軍,但是大都沒有實戰經驗,這樣的部隊,戰鬥力其實是很成問題的。

麵對第一旅這樣一支打過硬仗的部隊,還有兩名驍勇善戰的猛將,孟恩遠不得不擔心啊!

“這一手真是陰險啊!”

火車上,孟恩遠一麵看著地圖,一麵呢喃著,陳啟民這一手實在是讓他非常難受。

本來,孟恩遠以為自己打得應該是攻堅戰。但是現在,陳啟民主動離開哈爾濱,攻堅戰打不成了,接下來要怎麼打?他孟恩遠說了就不算了。

陳啟民在暗,孟恩遠在明,這一仗孟恩遠是真的難打了!

更讓孟恩遠難受的是,陳啟民這一跳出來,他完全猜不透陳啟民的目標會是誰?是自己的二十三師?還是高士儐的暫一師?

權衡了許久,孟恩遠還是覺得,自己這邊的危險性最大!

“時間差啊!”孟恩遠呢喃著:“二十三師會先到達指定位置,這一點我知道,陳啟民也知道,恐怕,他就是要拿這一點做文章啊!”

孟恩遠立刻命令自己手下的報務員,給雙城火車站的人發報!讓他們嚴密探查四周,看看到底有沒有陳啟民的部隊在附近埋伏?

查了許久,也沒有查出第一旅的動靜,孟恩遠心中的忐忑更甚了。在戰場上,最可怕的就是這種看不見的敵人!

“這可是不祥之兆啊!”

終於,孟恩遠還是下定了決心:“不管了!以不變應萬變!”

“我就不信!你陳啟民敢在雙城和阿城之間伏擊我?”

孟恩遠永遠無法想象陳啟民的膽子有多大?也想象不到陳啟民對自己的部隊有多大的信心?

在阿城和雙城之間的山路上,陳啟民正帶著第一旅的官兵嚴陣以待!

“孟恩遠絕對想象不到,我敢在這裡伏擊他!”

陳啟民略帶得意得對安娜說:“這裡距離阿城和雙城都太近了,如果我們在這裡伏擊孟恩遠,我們就必須在短時間內將他徹底消滅。”

“否則,一旦讓孟恩遠的部隊站穩了腳跟,高士儐的暫一師就會立刻來援。到時候,我們就會從伏擊作戰,變成兩麵受敵!”

“孟恩遠的二十三師好歹也有一萬多人呢,他絕對想不到,我敢用這六千人伏擊他的一個師!”

1918年6月24日上午十時許,經過了一天一夜的等待,孟恩遠的部隊終於進入了陳啟民的伏擊圈!

拿著望遠鏡,陳啟民的嘴都樂開了花:“終於來了,可等死我了!”

安娜也很是高興:“孟恩遠這老小子是真謹慎啊!居然愣是讓部隊在雙城休整了半天加一個晚上,他不知道兵貴神速嗎?”

陳啟民說:“估計咱們這一個旅的人消失,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吧?”

安娜拿著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兒說:“現在進來的,都是孟恩遠的步兵。山路有些崎嶇,我看不到後麵的情況,如果我沒猜錯。孟恩遠應該是用步兵開路,輜重兵、工兵和炮兵居中,騎兵斷後。”

陳啟民抓起指揮所中的電話。孟恩遠用了一晚上的時間休整,陳啟民則用了一天的時間構築陣地。

現在,第一旅的野戰陣地已經布置得非常完善,甚至連指揮所同各營之間的電話線路,也都鋪設好了。

“喂!高建元嗎?你那裡情況怎麼樣?能看到二十三師炮兵團的位置嘛?”

“啊?能看見啊!就在你眼前?”

“那你能看到對方的拖後部隊嗎?”

“好,好,我知道了!給我記住了,一旦我們這邊炮聲一響,你的任務就是立刻發起進攻,給我把敵人的騎兵營牢牢的拖住!也給我把他們的退路封死了!明白嗎?”

掛斷電話,陳啟民迅速得撥通了吳興言的電話:“喂,吳興言,我這邊一開打,你那邊立刻就得給我把口袋紮緊嘍,明白嗎?”

再次掛斷電話,陳啟民對安娜說:“你判斷得沒錯,孟恩遠的炮兵果然在隊伍的正中間!”

安娜說:“孟恩遠的炮兵團實力還算雄厚,有足足三十六門75毫米克虜伯野戰炮。能不能在戰鬥打響的第一時間,將對方的火炮打掉?是我們這一次伏擊戰成敗的關鍵!”

陳啟民點點頭:“相信咱們的戰士吧,要知道,就是單論炮兵實力,也是咱們更勝一籌!”

“命令部隊準備戰鬥!”

陳啟民的命令很快被傳達了下去,陳啟民的伏擊圈分三個部分組成。

高建元的一營和吳興言的二營,分彆被陳啟民布置在首尾兩端。剩下的四個營,都被陳啟民布置在了中心伏擊圈。

隨著陳啟民的命令下達,各營分彆開始做戰鬥準備。

陳啟民的最後底牌終於要亮出來了!

就像陳啟民說的那樣,這一仗的關鍵在於炮兵,而第一旅的炮兵實力更是遠勝對手!

當戰鬥命令下達完畢後,決定著戰鬥勝負的第一旅炮兵,露出了它的真麵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