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章 戰果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最終,孟恩遠還是沒能舉槍自儘。

就在他開槍前的一瞬間,他敏銳得捕捉到了戰場上的變化。

他發現堵在自己前路上的部隊,似乎開始有意識的後撤了。

孟恩遠不知道,正在後撤的是吳興言的二營。

就在剛剛,第一旅的偵察兵發現,有一支一千多人的部隊,正在快速的向這邊靠近。

收到這條消息,陳啟民也很是驚訝,他自然能猜到這是高士儐的援兵到了。他是真的沒想到,高士儐的動作居然這麼快!

雖然不知道高士儐是怎麼做到的?

但陳啟民知道,如果他再不做好準備,他的二營就要陷入到前後夾攻的危機之中了。

於是,陳啟民果斷下令,讓二營向山路南麵撤離,這樣雖然會將第二十三師的一部分部隊放出去。

但,陳啟民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保存實力,來應付接下來的惡戰。

孟恩遠敏銳得發現了戰場上的變化,他大喝一聲帶著部隊向二營讓出的路衝去。

剛開始,隻有他周圍的人響應了他的號召。再後來,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生機,他們奮力得向包圍圈外奔逃。

隻是,這逃亡的路也並不好走,在這條生死通道的兩邊,第一旅二營和六營的戰士們,在他們的兩翼不斷得攻擊他們,給他們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戰場上就是這麼充滿偶然性。

戰後,當陳啟民得知事情的真相的時候,他恨不能抽自己兩耳光。

他的命令下得太倉促了,他如果知道暫一師來的隻是一個輕裝前進的新兵團,他根本不可能讓二營讓路。

高士儐自己都覺得多餘的舉動,還有陳啟民倉促之下的決定,讓孟恩遠在絕境之下獲得了一條逃生的通道。

孟恩遠的運氣不錯,二十三師逃亡的路上有很多戰士倒下了,但他居然愣是連皮都沒碰破!

這一次伏擊戰過後,原本一萬兩千餘人的第二十三師,隻有不到兩千來人衝出了包圍圈。

其餘的人不是被消滅,就是在戰場上潰散逃跑了。至此,二十三師不僅僅是元氣大傷,這個師的番號甚至都可以撤銷了。

損失了所有的重裝備,除了步兵,其餘兵種幾乎消耗殆儘,各級軍官和基層老兵傷亡慘重,這個師已經元氣大傷,幾乎完全失去了重建的價值。

好在,孟恩遠活了下來。既然活下來了,那就還有希望。

孟恩遠決定儘快跟高士儐彙合,爭取重新再打一場決戰,挽回敗局。

很快,高士儐的另一個團也找到了孟恩遠,這樣,他手中就有了將近五千的兵力。

但是,孟恩遠依然不敢在戰場附近停留,他帶著部隊迅速向高士儐靠攏。再多的想法,也得等先集合完了部隊再說。

另一邊,陳啟民正帶著部隊休整,順便快速打掃戰場。

“哥!”安娜激動得跑到陳啟民的身邊,對他行了一個軍禮:“哥,戰果初步統計出來了。”

“這次,我們至少消滅了一萬敵軍!自身的損失不足三百!戰損比例超過1比30!這可是場大勝啊!”

陳啟民正在地圖邊忙碌著,聽安娜彙報戰果,他也嚇了一跳:“這麼誇張?”

安娜笑著說:“可不是嗎?哥,你打造出了一支怪物軍隊啊!”

陳啟民這時也冷靜了下來,他說:“咱們也就是在遠東還能威風一下,憑咱們部隊現在的實力,頂多可以向輕步兵巔峰努努力。跟外國那些裝備了大量重裝備的部隊想比,咱們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已經不錯了!”安娜還是很開心:“隻用了六年的時間,就打造出一支這麼強的部隊,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陳啟民的目光依然盯在地圖上:“彈藥補給消耗得怎麼樣?”

聽到陳啟民說到軍事問題,安娜的表情鄭重了許多:“子彈還好說,二十三師被咱們的火炮打傻了,根本沒有多少抵抗意誌,所以子彈消耗並不算多嚴重,至於炮彈......”

陳啟民心中一驚,連忙問道:“炮彈怎麼了?”

安娜說:“為了徹底瓦解敵人的抵抗意誌,我們消耗了大量的炮彈,60迫和75無還好說,各連隊手中的57無,彈藥幾乎都已經消耗殆儘。”

陳啟民連忙撲在地圖上說:“高士儐的動作比我們事先預計的要快得多。按照我們之前的預計,在消滅二十三師之後,我們應該還有足夠的時間休整、補充彈藥,現在都沒有了。”

“怪我呀,隻想到了防備高士儐的偵察兵。沒有想到他會在敵情完全不明的情況下派步兵出來。”

安娜說:“哥,彆擔心,即便暫一師現在就來,我們也不怕他們。咱們在輕武器和士兵戰術素養上,都遠勝過暫一師,而且我們還有堅固的野戰工事在。即便暫一師來了,咱們也能戰而勝之!”

陳啟民搖搖頭:“我擔心的不是能不能打的贏的問題!我是擔心咱們的部隊消耗過大,我心疼啊!”

“這可是我們未來的班底和希望啊!這裡的每一個士兵,在未來都必定會擔任班排長、連長、甚至更高級的軍官。我是真不忍心讓他們白白消耗在這裡啊!”

安娜說:“我已經給宗雲的輜重隊發過報了,他們已經開始加快行軍速度。而且我也派出了大量的偵察兵,密切偵查高士儐的動向。爭取能讓輜重隊在戰鬥開始前,將彈藥都給我送上來!”

陳啟民一指安娜說:“跟輜重隊長說,可以先將子彈丟棄,優先將炮彈送上來!隻要炮彈充足,我就有信心再打一場大勝仗!”

安娜微笑著說:“放心吧,這個我早就想到了,命令也早就傳達下去了。”

陳啟民一愣,他轉頭看向安娜,旋即便開懷大笑:“好你個安娜啊!你故意的是吧?”

安娜說:“你太緊張了,當年討袁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麼緊張啊。大戰在即,你的心情要是平複不下來,那可是要出大事的。我要是再不逗逗你,你哪能笑得出來?”

陳啟民非常不滿得轉過頭去:“你哥我有你說的那麼廢嗎?”

陳啟民在地圖上不斷得測算著輜重隊和暫一師的行軍速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跟暫一師、跟時間賽跑。

漸漸的,陳啟民感覺有些不對勁,他轉過頭去,正看見安娜在一邊笑得非常燦爛的樣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