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章 陳啟民的過去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陳啟民很是奇怪得問道:“你笑什麼?”

安娜說:“我在笑我自己。”

“你自己?”陳啟民有些奇怪,他又看了眼地圖。現在他手中掌握得信息太少了,即便他再怎麼努力測算,也很難得出準確的結果。

陳啟民就乾脆把手中的鉛筆扔下,然後對安娜說:“你自己有什麼可笑的?”

安娜的臉上露出一抹懷念的神色:“我想起了咱們剛回國的時候。”

“那是六年前了吧?那時候的你可是華爾街的一大傳奇啊!”

“那年,因為美國的金融巨頭想操縱銅礦股票,引起了一場巨大的金融危機。可你卻偏偏逆勢而上,趁著金融危機撈走了巨額的財富。我記得,當時就連摩根家族,都不得不請你跟他們一起救市。”

“就當所有人都以為,你會借著那次的勝利,在華爾街繼續開疆拓土的時候。你卻突然從美國消失了,當時,有誰能想到你是回國了呢?”

陳啟民說:“是呀,那時候還真多虧了你啊!當時我急於在哈爾濱建立自己的工廠,可是因為美國對華人的歧視和警惕,我無論是想收購美國的工廠、設備,還是招募美國的技術人才,那都是困難重重啊!”

“也幸虧你願意幫我,要不是仗著你還有些人脈,我還真不能這麼順利的把工廠建起來!”

安娜苦笑:“我哪有什麼人脈啊?也就是我父親當年在商界還認識幾個人。再說了,當初要不是你救了我、還認了我當妹妹,我可能早就跟我父親一起橫屍街頭了。我幫你不是應該的嗎?”

“對對對,怪我,一家人說了兩家話。”陳啟民笑著告罪。

安娜說:“我記得咱們回國的時候,你就跟我說過你的理想。當時我還特彆不理解你,我覺得你就是在走彎路。有我在,直接從美國買槍、買炮不是更好嗎?何苦非要苦哈哈得在哈爾濱建廠?”

說到這裡,安娜突然笑了:“我記得我當時還跟你算過一筆賬。從運輸機器設備的投入,再到支付美國技術人才的安家費和工資,還有新裝備的研發經費等等等等。我怎麼算,投資建廠都不如直接買合算啊!”

“哈哈哈。”陳啟民大笑:“我記得當時我還說你呢,說你妄為銀行家的女兒,以錢生錢的道理都不懂!那時候氣得我還跟你放了狠話,說五年後,我一定讓你知道我的路才是正確的!”

安娜說:“現在看來,當初那場爭論是你贏了。當初你說,要用五金器械廠的名義打造兵工廠,用化肥廠的名義打造化工廠,再配上拖拉機廠、發電廠和煉鋼廠,你就能在哈爾濱建立起一個麻雀雖小、但卻五臟俱全的工業體係。”

“你還給這個計劃起了個名字,叫什麼‘工業五小’?當時我還笑你癡人說夢來著。現在想想,要不是你堅持自己的計劃,我們哪來的這源源不斷的武器彈藥?”

陳啟民微笑:“這還得感謝海因茨和利弗莫爾啊!要不是當初他們兩個利欲熏心,把美股給搞崩盤了、我哪來的那麼多資金?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工廠瀕臨倒閉?哪來那麼多的技術人才失業?”

“所以說,我得感謝他們兩個,要不是他們兩個,我拿什麼起家?”

“你也彆謙虛了。”安娜說:“我跟那些美國工程師們交流過,他們說了,所有的武器都是你設計的。他們的工作就是把你的武器,從圖紙上搬到現實中來而已,最大的功臣還是你!”

陳啟民剛想說些什麼,一名戰士突然跑過來報告:“報告旅長,暫一師主力的位置找到了!”

陳啟民一震,他連忙說:“快,在地圖上把位置給我標出來!”

戰士迅速得將位置標誌出來,陳啟民看過之後,眉頭一緊:“居然這麼近!”

安娜此時正在陳啟民的身邊:“快!命令偵察兵嚴密監控暫一師的行蹤,隨時跟我們報告他們的位置!”

“是!”戰士領命離去。

安娜的臉色也有些凝重:“這麼看來,暫一師會比我們的輜重隊先到這裡。”

陳啟民用鉛筆在地圖上比量了兩下,然後有些氣惱得將鉛筆扔下:“就算按照最樂觀的情況來估計,輜重隊跟暫一師主力,也就是前後腳趕到。部隊分發彈藥也需要時間,這麼下去,來不及了!”

安娜說:“要不?給輜重隊發報?讓他們將迫擊炮彈和75無彈藥也扔下,優先將57無的彈藥送過來,這樣速度還能再快一些!”

陳啟民點點頭:“隻能如此了!”

哈爾濱保安第二旅駐地,宗雲正一臉興奮得快步疾行。他的手中還拿著一份電報,他已經迫不及待得想要將好消息告訴湯棟了。

此時的湯棟,正在視察部隊各級學習班的建設工作。

同舊軍隊不一樣,陳啟民一向重視士兵的文化素質教育。戰士們每天除了軍事訓練外,還有豐富的文體活動,並且還要參與文化學習。

除此之外,陳啟民吸收了早期蘇聯紅軍和我軍的經驗,在部隊之中建立了各級軍官、士官的軍事學習班、軍官速成班。

正是因為有了這一級級分工不同的學習班,才能讓陳啟民的部隊這麼快就形成戰鬥力。

湯棟也是跟了陳啟民很多年的老人了,在接手第二旅之後,他除了迅速完成部隊的建設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狠抓各級學習班的建設工作。

宗雲找到湯棟的時候,他正在一個軍官速成班之中,給新上任的連長們上步炮協同課程。

聽說宗雲來找自己,湯棟立刻就知道,是前線的戰報傳來了。

見到湯棟,宗雲立刻大笑著說:“我說老湯啊,你是真坐得住啊!這麼重要的時候,你不在指揮所裡坐鎮,怎麼跑到學習班裡來了?”

湯棟也笑著說:“有什麼可坐不住的?司令臨走前給我下達的命令就是守住哈爾濱,無論他那裡打成什麼樣?都不用我管!”

說著,湯棟拍了拍宗雲的胸口:“說白了,我們就是給司令看家的。怎麼樣才能看好家?嚴防死守是不行的,外鬆內緊、一團和氣,這才是正道!”

宗雲笑著將電報遞給湯棟:“這是前線傳來的最新消息,你看看,能不能想點辦法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