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1章 驚恐的高士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湯棟接過電報,當看到第一旅用不足三百人的傷亡,乾掉了二十三師一萬多人的時候,湯棟的心中還是很高興的。

他甚至忍不住叫了好幾聲“好”!

第一旅的官兵都非常清楚,他們的部隊非常強大,但是這畢竟是第一旅組建之後,第一次跟正規軍交戰。

所以,第一旅究竟能打到什麼程度?所有人心中都沒有底。

在戰前製定作戰計劃的時候,眾人的意見都非常統一。即便是獅子搏兔,也要儘全力打出個漂亮仗來。

隻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第一旅的戰果會這樣強悍。

不可否認的是,能打出這樣的成績,除了第一旅實力強大之外,還有很多客觀因素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比如以逸待勞啊、山地伏擊啊,還有二十三師炮兵的迅速覆滅等等。

但,無論怎麼說?這樣的戰績也絕對堪稱經典!

當湯棟看到後麵的內容之後,他的心中就有些沉重了。

陳啟民這個人,多多少少的、有那麼點做甩手掌櫃的潛質。陳氏商行,陳啟民完全交給了宗雲來打理。部隊的建設工作,陳啟民幾乎都交給了湯棟。

第一旅是陳啟民的心血結晶,這沒有錯,但也更是湯棟的心血!

湯棟並不覺得炮彈不夠,他的第一旅就會敗下陣來,但是想到這一戰可能帶來的巨大傷亡,湯棟心中著實有些急了。

見湯棟的神情有些緊張,宗雲笑著說:“你也彆緊張。好部隊嘛,都是打出來的。沒有打過硬仗的部隊,稱不上是一支強大的軍隊。”

“咱們這第一仗打得太順了,我是真怕部隊產生驕狂的情緒啊,要知道,驕兵必敗!”

“讓第一旅打一場硬仗,也未嘗不是好事兒嘛?”

湯棟搖了搖頭:“硬仗來得太早了,部隊還沒有適應戰場。現在最重要的是樹立部隊的信心,在這個時候,實在是不宜讓他們打硬仗啊。”

宗雲不以為意:“知道第一旅是你老湯的心頭肉。這不?收到消息後,我這不就馬上來跟你商量了嗎?老湯,你想想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幫幫司令?”

湯棟在原地踱了幾步,還點起了一根煙!

突然,他福至心靈。

“有辦法了!”湯棟大叫一聲:“通訊員!”

“到!”一聲清脆的應答過後,一名背著軍用電台的戰士跑了過來。

見這名戰士過來,宗雲忍不住嘲笑湯棟:“我還真以為你修成佛了呢?感情你這是假鎮定啊!”

湯棟可沒時間理會宗雲的嘲笑,他一邊命令戰士假設電台,一邊說:“咱們司令鑽了牛角尖,我得給司令提個醒!”

就在湯棟發電報的時候,暫一師和二十三師的餘部,已經能看到第一旅最前沿的陣地了。

趕到戰場之後,高士儐的第一句話,就是問身邊的參謀:“炮營跟上來了嗎?”

參謀回答:“還沒有,山路不太好走,加上為了防止被敵人的炮兵偷襲,炮營行軍的時候非常謹慎。所以,他們跟我師主力之間一直有段距離。”

高士儐點點頭,然後轉過身去對孟恩遠說:“舅舅,咱們這一仗要怎麼打?”

孟恩遠擺擺手說:“敗軍之將,豈可言勇?我這一套是打不過陳啟民的第一旅的。再說了,讓我這個剛打了敗仗的人來指揮,實在是不吉利。這一仗還是你來指揮吧。”

高士儐說:“舅舅,我可沒跟陳啟民的部隊照過麵。對他們的戰法,我實在是兩眼一抹黑啊!聽您剛才跟我說的,他們的戰鬥力非常強大。讓我這麼兩眼一抹黑得跟他們打,那不是讓咱們的弟兄去送死嗎?”

孟恩遠搖了搖頭:“我也就是被陳啟民狠揍了一頓,哪有什麼成功的經驗可用啊?第一旅的作戰特點我剛剛都跟你說了。”

“這樣,我再補充幾點,這一仗還是要由你來指揮。”

高士儐還想再說些什麼,孟恩遠立刻製止他。

“就這麼定了!”

見孟恩遠態度堅決,高士儐便不再反對。

孟恩遠說:“剛剛我跟你說了,陳啟民的部隊火力非常強大。如果是正常情況下,硬碰硬得打,我們恐怕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是彆忘了,陳啟民的第一旅是趁著夜色偷偷離開哈爾濱的。想必,當初他們離開的時候,為了儘可能的隱蔽,他們必然是輕裝簡從。部隊攜帶的彈藥絕不會太多。”

“剛剛跟我的第二十三師打了一仗,他們雖然獲得了大勝。但是部隊的消耗必然不小,我想他們現在手中的彈藥應該不會太多了。”

“尤其是他們的炮兵!跟我的二十三師交戰的時候,他們足足連續炮擊了我們將近一個小時,這樣的炮彈消耗量絕對是驚人的。我相信,他們現在手中的炮彈應該已經所剩無幾了!”

高士儐點點頭:“這倒是個好消息,如果他們的炮兵發揮不出威力。那火炮的優勢就是在我們這一邊,再加上我們的兵力優勢,這一仗我們會好打很多。”

孟恩遠一指高士儐說:“還有一點我得提醒你。切忌用人海戰術硬衝陳啟民的陣地,他們的自動火力太多了。”

“16式輕機槍就不說了,據我觀察,陳啟民的輕機槍已經普及到了每一個步兵班。”

“還有他們的12式自動步槍!如果硬衝他們的陣地,等到我們衝進了12式的射程範圍內,我們的部隊將會付出巨大的傷亡。”

“跟他們交戰的時候,我的二十三師組織了幾次衝鋒,都是在150-200米之間的距離被他們打退。另外就是,他們的12式似乎比原版的溫徹斯特射程要遠一些,步兵衝到三百米左右的時候就得小心了。”

高士儐說:“那我就把炮火準備做足,然後把重機槍都拉到前麵掩護部隊衝鋒。”

孟恩遠點點頭,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便補充道:“還有就是,有一點很奇怪。二十三師曾經有一名士兵,衝到過距離對方陣地不足一百米的地方。”

“他跟我說,保安旅的大炮似乎是可以被扛起來發射的。他看到第一旅的一名士兵,扛著一個類似炮管的東西在開炮。”

高士儐大驚:“這個消息可靠嗎?”

孟恩遠有些奇怪,他不明白高士儐的反應為什麼這麼大?

孟恩遠說:“不好說,當時戰場情況混亂,而且那名士兵被人家打得也有些迷糊,他也不確定他看到的到底是什麼?”

高士儐頭上的冷汗下來了:“如果這條消息是真的,那我們可就有大麻煩了!我們恐怕要重蹈二十三師的覆轍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