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7章 殊死一搏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剛剛炮戰的時候,偵察兵報告說,對方的每個炮組都有六輛摩托。他們就是利用摩托車的速度完成快速機動的。”

高士儐強自穩定了下心神說:“如果我是陳啟民,在我自己有一家拖拉機廠可以穩定生產摩托車,而且部隊火力強大、彈藥消耗量大的情況下。”

“我絕對會給我的輜重隊配上足夠多的摩托。”

“換句話說,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搞不好,現在陳啟民就已經跟自己的輜重隊彙合了。”

孟恩遠更急了,他臉上的冷汗就快要連成片了:“那怎麼辦呀?”

高士儐想了想說:“打亂戰!”

“快速貼近對方已經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利用山林掩護,儘可能的讓對方的重武器無法直接攻擊我們!”

“把部隊徹底打散,以營連甚至是班排為單位,分散進山。大家都各自為戰!”

孟恩遠不同意:“不行不行,彆忘了,陳啟民在輕武器上的優勢更大。打亂戰的話,我們更吃虧啊!”

高士儐眼神深邃得看了孟恩遠一眼說:“誰說......我這麼做是為了打贏的?”

孟恩遠一驚,他不由自主得倒退兩步:“你......你是什麼意思?”

高士儐苦笑:“這一仗打到這個地步,我們勝利的希望已經非常渺茫了。”

“打亂戰除了拚武器裝備、士兵的戰術素養,最主要的就是拚雙方的戰鬥意誌!”

“我不敢保證我的士兵比敵人更敢死戰,所以我不能保證咱們這一仗能打贏。”

“但是,打亂戰能拖延對手殲滅我們的速度!”

“舅舅,你帶著二十三師的殘餘部隊,還有我暫一師的炮營先走吧。”

“回長春去,這樣你手中還能留下一個旅的兵力,給二十三師留點火種吧。”

孟恩遠無言,過了良久他才說到:“真的到了這個地步嗎?”

高士儐點點頭:“回去之後,聯係奉天的張雨亭吧。咱們肯定不是陳啟民的對手了,隻有投靠張雨亭,你才能給兄弟們報仇!”

孟恩遠問道:“那你呢?”

高士儐說:“我留下來繼續指揮戰鬥,如果能打贏是最好。如果打不贏,我身邊還有警衛連在。有他們保著我,我應該能殺回長春!”

孟恩遠剛想勸阻,高士儐便揮揮手說:“舅舅,你就聽我的吧。你手裡要是沒有一個炮營在,張雨亭絕對會把你吃的渣都不剩。”

“可是炮營的機動性實在太差了,沒有我在這裡擋著,炮營根本就沒有時間撤退。”

孟恩遠不再言語,他看著自己的外甥,眼睛已經完全濕潤了。

高士儐說:“舅舅,外甥隻求你最後一件事。炮營裡都是外甥的老兄弟了,無論以後的形勢多麼艱苦,給他們找一條活路吧。”

孟恩遠最後還是走了,高士儐兌現了自己的承諾,他義無反顧得留了下來,為自己的舅舅,也是為自己的老兄弟們,他必須拖住陳啟民!

在戰場的另一邊,陳啟民已經開始分發彈藥了。

他對安娜說:“高士儐雖然是個勁敵。但是打到現在,他應該很清楚,他已經輸定了。”

“現在,他唯一能考慮的,就是自己的生路。我想,他有非常大的概率,會把部隊打散,跟我們來一場亂戰。”

安娜想了想說:“要是打亂戰,他們被我們徹底消滅就隻是時間問題。他要是這麼做,頂多就是能為自己多爭取一點逃跑的時間而已。”

陳啟民一指安娜:“高士儐可以跑,憑他自己,在吉林根本掀不起什麼風浪。”

“重要的是孟恩遠!咱們決不能讓他跑了,他畢竟還是吉林督軍,咱們這一戰開打之前,也沒給國府和老百姓任何說得過去的理由。”

“如果咱們能抓住孟恩遠還好,孰是孰非就由我們說了算了。隻要他還活著,咱們想占據大義的名分就很難了。”

安娜說:“把輜重隊的摩托都給我,我帶一個連的人去追擊他!”

陳啟民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孟恩遠絕對會帶著他二十三師的潰兵以及炮兵營的人走。”

“這兩支部隊,近身作戰的能力都不強。但是畢竟人數眾多。”

“這樣,我再給你一個炮兵連,他們自己就有摩托。機動性完全沒有問題,有他們給你們做火力支援,我相信,孟恩遠絕對組織不起有力的反抗。”

“還有,我會給吳興言打電話,他原本的任務是阻敵突圍。一旦打起亂戰來,他們的任務就沒有意義了,我會讓他配合你的。”

安娜笑著說:“放心吧,孟恩遠的子彈還殺不了我,用不著這麼大的陣仗。”

陳啟民擺擺手說:“小心駛得萬年船!”

“記住了,爭取抓活的!”

安娜點點頭轉身離去!

戰鬥很快就陷入了膠著狀態,暫一師和第一旅陷入了刺刀見紅的近身戰之中。

山林中響起了連綿不絕的槍聲。

高士儐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帶著警衛連的人突圍。

有一句話,高士儐剛剛沒有明說。他們這一仗勝利的希望確實已經非常的渺茫了。

唯一的勝機,恐怕就隻有活捉陳啟民了!

擊斃陳啟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戰鬥一旦陷入亂戰之中,指揮係統能發揮的作用就很低。

隻有抓住了陳啟民,用陳啟民做人質,再逼迫他親自下令士兵放下武器,他們暫一師才有一點勝利的可能!

至少,這是高士儐唯一能想到的勝機。

所以,高士儐一開始的計劃,就是帶著警衛連的人突襲陳啟民的指揮部!

高士儐這麼做並不完全是膽大包天,他有一點資本做這樣的幻想。

他的警衛連其實是一支手槍隊。

高士儐早就知道第一旅裝備的12式步槍火力非常強大,他也早就知道他跟陳啟民必有一戰。

當時他認為,自己的部隊***會跟陳啟民打巷戰。他以為,沒有重火力的陳啟民,是無論如何不會跟自己打野戰的。

為了能跟陳啟民對抗,他采購了大量的駁殼槍裝備部隊,他自己的警衛連更是一支實實在在的手槍隊。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兒,衝鋒槍和半自動步槍太貴了、機槍又太重,他隻能用駁殼槍來彌補自己部隊火力的不足。

隻是高士儐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他當初無可奈何的舉動,居然會成為他唯一可能的勝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