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3章 段祺瑞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清晨,吉林陳孟大戰的消息便傳遍了全國。

段祺瑞自然比普通老百姓更早收到消息,他此時的心情非常煩躁。

“孟恩遠這個廢物!”段祺瑞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咆哮著:“兩個師連人家一個旅都打不過!”

“枉我還那麼看好他!簡直是爛泥扶不上牆!”

段祺瑞自然有理由憤怒,孟恩遠的失敗,導致他所有的布置都成了白費。

段祺瑞現在是民國實際上的最高領袖,雖然在他的頭上還有馮國璋這個大總統在。但是自從袁世凱死後,《中華民國約法》就被廢止,民國恢複了責任內閣製,從那時起,總統便成了沒什麼權力的擺設了。

但,段祺瑞這個總理過得也不是很舒心。因為現在的民國,就是個表麵統一的國家。

現在,民國內部大體可以分為五大集團。

其中最強的兩家自然就是段祺瑞的皖係和馮國璋的直係。

皖係控製著京津、山東、陝西、安徽、浙江還有福建。山西的閻錫山現在也在皖係的麾下,不過閻老西那人......懂得都懂。

直係控製著直隸、江蘇、江西還有湖北。

除此之外就是第二梯隊的奉係,占據著奉天和黑龍江兩省。

滇係控製著雲南和貴州兩省,桂係則控製著兩廣。

除了以上那些省份,湖南和四川兩省是南北軍閥爭奪的焦點地區,其餘省份則是誰是中央他們就聽誰的。

從地圖上看,可以很明顯的看出,皖係目前的地盤最大、實力最強,但是其核心的京津地區,卻被直係控製的直隸包圍。

段祺瑞一直致力於通過武力,來使國家真正實現統一。為了實現這個目的,他甚至借著歐戰的名義組織了一支參戰軍。

實際上,他是在利用列強的援助,來擴充自己的實力。

隻可惜,即便如此,他依然沒有拿下整個國家的能力。

現在,對他來說最大的問題便是,奉天的張作霖和直係已經有聯合在一起的趨勢。如果直皖戰爭爆發,張作霖有非常大的可能性站在直係那一邊。

到了那個時候,他段祺瑞就真的危險了。

所以,在陳孟大戰之前,段祺瑞才會支持孟恩遠。他這麼做,就是為了在張作霖的背後捅刀子!

1918年東北的行政區劃和後世有所不同。

1918年的吉林並不是身處遼寧和黑龍江兩省之間,這個時代的遼寧還叫奉天,而且奉天和黑龍江直接接壤,兩省組成了一個包圍圈,將吉林牢牢的包圍在裡麵。

這也就是為什麼?孟恩遠從前那麼怕張作霖的原因。因為他實力不如張作霖,還被人家團團包圍著。

所以,孟恩遠才會不惜跟曾經的政敵陳啟民合作,甚至還給了陳啟民統領吉林保安武裝的權力。要知道,所有的保安武裝,都是由民間自主籌措軍費的。

孟恩遠這麼做,他根本不用花一分錢,就能憑空多出一支軍隊。隻要等到時機成熟了,他就可以將成熟的桃子摘下來了。

隻是他萬萬沒想到,到頭來,他不僅沒能摘到桃子,反倒是把他自己搭了進去。

孟恩遠當初為了請陳啟民出山,可是許下了高官厚祿的,而他一省督軍能許下的東西畢竟有限。於是,他便找了段祺瑞,來給陳啟民更高的權位。

段祺瑞也正是在那個時候,看中了孟恩遠的價值。

吉林確實是被奉天和黑龍江兩省包圍著沒錯。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吉林也是一把插在張作霖心口的尖刀。

隻要孟恩遠還能掌控吉林,張作霖就絕不敢輕舉妄動。

段祺瑞就可以騰出手來,專心對付直係。

現在馮國璋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眼看著,馮國璋可能也剩下一兩年的壽數了。

真到了馮國璋離去的那一天,直係必然會出現短暫的、群龍無首的局麵。到時候,隻要張作霖被人牽製住了,那這就是他段祺瑞對直係出手的最佳時機。

可是段祺瑞怎麼都沒想到,他的投資居然失敗了!

這就意味著他所有的布局都失敗了,他跟陳啟民沒有任何私交,他也不能保證陳啟民能代替孟恩遠的位置。

就在段祺瑞煩躁得思考,下一步到底應該怎麼做的時候,他辦公室的電話響了。

段祺瑞接過電話:“我是段祺瑞,你是哪位?”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清朗的男聲:“我是陳啟民!”

段祺瑞心中一驚,他沒想到陳啟民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

但是段祺瑞很快就鎮定了下來。甚至,他還感到有那麼一點欣喜,陳啟民找上門來,那就說明陳啟民應該是有事需要他幫忙!

那他不就可以開條件了嗎?

想到這裡,段祺瑞的嘴角不自覺得露出一抹微笑,他語氣略顯輕快得說道:“原來是陳司令啊,我是不是應該跟你說一聲恭喜啊?”

陳啟民似乎很開心,隻聽他說道:“段總理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在這個時候來找你,你應該知道我想乾什麼吧?”

段祺瑞想到了今天早上孟恩遠發的那封通電,於是便說道:“如果你說的是孟恩遠的那封通電,那我還是勸你彆枉費力氣了。明人不說暗話,天下人都知道你跟孟恩遠是怎麼回事兒?我不可能讓你這麼容易就得到吉林。”

陳啟民說:“如果我能打退張作霖呢?”

段祺瑞心中一動,他需要孟恩遠是為什麼?不就是為了牽製張作霖嗎?

如果孟恩遠的工作,陳啟民也能做,那他是不是就不需要孟恩遠了?

之前他不知道陳啟民的態度,所以,陳啟民的要求,他自然是不能滿足的。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剛剛陳啟民的話,其實就是一種表態,段祺瑞自然是心知肚明。

可是......

這個要價還是太高了。

直到現在,段祺瑞依然不清楚陳啟民的實力究竟如何?尤其陳啟民才剛剛殲滅了孟恩遠的兩個師。

段祺瑞認為陳啟民這一戰的損失必然也非常大,現在的陳啟民還能擋住張作霖嗎?

其實段祺瑞今天的心情之所以這麼煩躁,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認為此時的吉林,已經沒有能力阻擋張作霖的腳步了。

就在段祺瑞心中思量的時候,陳啟民的聲音又傳來了:“其實,我知道段總理的顧慮。所以,我想到了一個對你我都有利的解決方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