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5章 安靜的奉天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安娜說:“如果我們真的把他打急了呢?”

陳啟民說:“所以,這就要看我們的智慧了,這個度隻要把握好,就不會有問題!”

“就算真有那個萬一,日本人真的插手了,我也有應對的辦法!”

陳啟民和段祺瑞這邊商量的很好,但是他們千算萬算,卻依然算錯了一個人——張作霖。

吉林的這場大戰,在全國並沒有掀起多大的風浪。隻有《申報》在第一版報道了這場大戰。

但是,這個時代的國人已經習慣了軍閥們之間殺來殺去。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時代,沒有人願意為此投入太大的關注,過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正事兒。

倒是這個時代的進步人士,他們對此稍稍有所關注,可是他們關注的重點,卻不在陳啟民和孟恩遠的身上。

這時大家關注的重點,還在馮國璋的總統府,和段祺瑞的國務院之間爆發的府院之爭。

有很多目光敏銳的人已經發現了,吉林的易主,很有可能會加劇京城的府院之爭。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人願意在他們兩人身上投注過多的精力了。

其中最最讓人意外的,還得是奉天和黑龍江,此時這兩省居然顯得非常非常的安靜。

宗雲的探子們四處打探,他們就快要把望遠鏡懟到奉軍士兵的臉上了,但他們依然沒能發現奉軍有一絲一毫的異動。

這一點就連陳啟民都感到很奇怪,他不明白張作霖為什麼不趁著這個機會進攻自己?

奉天,張作霖的辦公室中。

沒有人知道,張作霖這麼做也是下了非常大的決心的。而且,在這一次的決策中,張作霖確確實實的展露出了他非凡的政治智慧。

可惜,他的“不作為”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馬上就要登場了!

“咚咚咚!”

“大帥!”

張作霖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響了,張作霖暗歎一聲,他知道,自己的決策如果不能得到這個人的支持,那將很難被貫徹下去。

雖然這個人一向非常支持自己。但,有的時候就是這樣,越是支持你的人,有時候越是會給你出難題。

“是六哥吧?快進來!”

門被人推開了,一個劍眉倒豎、體格健壯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這人正是奉軍的骨乾,現任二十七師師長——孫烈臣!

孫烈臣可以說是張作霖最倚重的人之一,他不僅戰功赫赫,而且對張作霖極其忠誠。每次張作霖危難的時候,孫烈臣都堅定不移得站在了張作霖的一邊,幫他度過了無數次的難關。

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就是第一次直奉戰爭時期,奉係戰敗。眼看直係就要揮師入關,孫烈臣孤軍出關,硬生生擋住了直係的大軍。

而且在戰後,他還作為張作霖的全權代表,同直係達成了停戰協議。

同樣是在戰後,孫烈臣更是幫張作霖重組部隊、籌建空軍、舉辦軍校。甚至,他還幫張作霖將奉天軍械廠改組成了東北地區最大的兵工廠——奉天兵工廠。

從以上的事跡就能看出,這個人對張作霖有多麼的重要?

甚至張作霖在出關征戰的時候,他把大本營都交給了孫烈臣,可見張作霖對他的信任和倚重。

但,就是因為這個人對張作霖太重要、太忠誠了,所以他更是很難理解,張作霖為什麼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天賜良機”。錯過了這次機會,一旦讓陳啟民在吉林站穩了腳跟,那張作霖再想拿下吉林可就難了。

“哈哈哈!”見孫烈臣進來,張作霖開懷大笑:“六哥,快,坐坐坐坐坐!”

孫烈臣的屁股剛沾上椅子,他的上身便立刻直了起來,整個人呈現出一種看似要坐起來的姿態。

“大帥!我......”

張作霖還沒坐下呢,見孫烈臣這副著急的樣子,他隻能一揮手製止了孫烈臣。

張作霖乾脆也不坐了,他走到孫烈臣的身邊說:“六哥啊,你不用說了,你心裡想什麼我都知道。”

張作霖語重心長得跟孫烈臣說:“六哥啊,我知道這個決定可能讓兄弟們都很不理解。但,越是這樣的時刻,你就越得支持我啊!”

“咱們是兄弟啊!你是我六哥,這時候你不支持你兄弟,那......那......”

孫烈臣立刻站起來說:“大帥!不!老七!你想做什麼,六哥從來都是支持你的!但是吧,這事兒,六哥著實想不通啊!你總得告訴我是為什麼吧?”

張作霖將孫烈臣按在椅子上說:“六哥,你想想,孟恩遠好對付嗎?”

孫烈臣一臉的不屑,他說:“老七,就他孟恩遠那兩下子?要不是當初他拍慈禧的馬屁拍得好,他能有今天?”

“不是我看不起他!我就這麼跟你說吧,打孟恩遠都不用你出馬,你把二哥叫上,咱們兩個就能把吉林給你拿下!”

孫烈臣說的二哥,就是現任的二十九師師長,駐紮在齊齊哈爾的吳俊升。

張作霖猛地一拍手掌說:“對呀!”

“你想想,你這麼看不起孟恩遠,你都說了,拿下吉林你得用兩個師。”

“你有沒有想過,陳啟民拿下吉林用了多少人馬?”

孫烈臣沉默了,張作霖大叫:“就一個旅!”

孫烈臣默然,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的脊背又立了起來。

“不對!不對啊老七!”

“我承認,孟恩遠那家夥本事是不咋地,但他的部隊裝備好啊!”

“人家可是老北洋出身,從小站練兵開始,人家就是袁大總統的部下,跟段祺瑞、馮國璋那都是老交情了!”

“袁大總統在的時候,為了拉攏孟恩遠,袁世凱可是給了孟恩遠不少好東西!”

“咱們奉軍的裝備比不上人家,所以打他的時候,咱確實得儘可能的動用更多的兵馬。”

“可是陳啟民也不是一次就對上了人家兩個師啊!孟恩遠那老小子把兩個師的兵力分開來,一波一波的送上去給陳啟民打!這才讓陳啟民撿了漏子。”

“而且我還聽說,陳啟民打孟恩遠的時候,那可是打了孟恩遠一個埋伏啊!”

“就連後來的高士儐,好像也吃了地利的虧!這仗要是我來打,搞不好我也能打贏!你完全沒有必要因為這個忌憚陳啟民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