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6章 段祺瑞的算計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張作霖幽幽得說:“彆忘了,陳啟民的保安第一旅可是連打了兩仗!這兩仗中間,他幾乎沒有休整的時間,甚至連補充彈藥的時間都沒有。”

“可即便是這樣,人家陳啟民依然是連戰連捷!這可是硬仗啊!咱們奉軍,能打得了這種硬仗嗎?”

“就算能打得了。你都沒把握的仗,人家陳啟民就有把握打!人家手裡明明有兩個旅,但卻偏偏隻上了一個旅!”

“這說明什麼?說明陳啟民壓根就沒把這當成是硬仗!人家是打著玩兒呢!”

“咱有這個底氣嗎?”

孫烈臣說:“這......”

孫烈臣斟酌了好一會兒才說:“即便如此,咱們奉軍也未必就打不過陳啟民吧?這可是個天賜良機啊!現在的吉林實際上就是個無主之物,錯過了這個機會,咱們再想拿下吉林可就難了。”

“拿下吉林?”張作霖苦笑:“六哥啊,你以為這是什麼好機會呢?這一仗咱們要是打了,彆說吉林了,搞不好連奉天都得丟掉!”

孫烈臣“騰”地一下站起來,他驚訝得說道:“怎麼可能?他陳啟民還能有這麼大的胃口不成?就算他有,他有這個牙口嗎?”

張作霖哼了一聲說:“陳啟民當然是沒有這個牙口的。但是有人有啊!六哥,我問你,這天下誰最厲害?”

孫烈臣說:“那當然是段祺瑞,袁大總統死了之後,就屬他最厲害了。就連馮國璋都不是他的對手!”

張作霖又問:“那如果段祺瑞跟馮國璋打起來了,段祺瑞能贏嗎?”

“那肯定不能!”孫烈臣說:“要是皖係和直係一對一,那***是段祺瑞的皖係贏。可這不還有咱們呢嘛?唇亡齒寒的道理咱們還是懂的。直係要是完了,下一個可就是咱們了!”

“段祺瑞要是真敢對馮國璋動手,咱們奉係肯定得去給馮國璋幫忙啊!”

張作霖的眼光突然變得有些陰冷:“但是,如果到時候,咱們奉係最多隻能調一個師的兵馬入關,甚至可能連一個師都調不出來呢?”

孫烈臣說:“那段祺瑞完全可以連著我們一起打了!”

“不過這事兒不可能,咱們奉係可是有......”

說到這裡,孫烈臣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他想到了,陳啟民的手中可是有兩個旅呢!

現在全天下人都知道了,陳啟民的一個旅拿來當一個師來用,那絕對是綽綽有餘的。

想要拿下陳啟民,奉係必然得付出慘重的代價!說他們兩家會兩敗俱傷,那是非常有可能的!

真到了那個時候,奉係還有多少能力乾涉直皖大戰?

孫烈臣又想到了剛剛收到的消息,段祺瑞宣布吉林進入軍管,由二十三師代理師長陳啟民主持組建軍管會。

這......

段祺瑞怕是早就想好了這一招吧?

他不會就是在等奉係和陳啟民兩敗俱傷呢吧?

這時,張作霖的聲音幽幽得傳了過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故事大家都懂。但是為什麼古往今來還會有那麼的鷸蚌,被漁民撿了便宜?”

張作霖拍了拍孫烈臣的肩膀說:“這裡麵的學問就在這了,咱們之前把陳啟民和孟恩遠當成是鷸蚌,咱們自詡為漁民。”

“可是咱們忘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段祺瑞都不用做什麼,咱們隻要稍有不慎,就會變成鷸蚌!”

孫烈臣隻感覺後背一陣陣的發涼!

太可怕了!

難怪人家能當上總理!

這心機簡直是太可怕了!

或許,這天下在人家的眼中就是一盤棋,而他們奉係就是那自詡為棋手的棋子!

這等心機,就是孫烈臣這等虎將,也感到有一股寒意從心底裡升起!

真的是太可怕了!

張作霖說:“所以,咱們得改換門庭了!”

孫烈臣一驚:“咱們要投段祺瑞了?那天下不就是段祺瑞的了嗎?”

張作霖說:“哪有那麼容易?就是咱們同意,南方能同意嗎?南方同意了,在他們皖係內部,不還有一個閻錫山呢嗎?”

“即便咱們投了段祺瑞,隻要咱們能把東北拿下,憑咱們東北的工業實力,咱們還有機會跟他段祺瑞一爭高下。現在,咱們的首要任務,還得是把全東北拿下啊!六哥!”

孫烈臣現在也想明白了。

東北實在是太偏僻了,張作霖要想有所作為,那就必須得入關。

吉林是東北的後花園,如果不拿下吉林,張作霖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入關的!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陳啟民就是一頭老虎!

想打這隻老虎,奉係必須得拚儘全力!可段祺瑞守在京津,他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對陳啟民儘全力的。

雖然馮國璋那裡也能牽製牽製段祺瑞,但是段祺瑞畢竟掌握著大義,而且馮國璋的每個地盤,也都有皖係的兵馬監視著。

馮國璋終究是不如段祺瑞有用啊!

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孫烈臣問道:“段祺瑞會很快對馮國璋動手嗎?”

張作霖冷哼一聲:“段祺瑞又不傻!馮國璋擺明了活不了多久了,他為什麼要急著動手?”

“馮國璋要是死了,誰能扛起直係的大旗?曹琨還是吳佩孚?”

“吳佩孚倒是個能人,但是他畢竟資曆太淺了,還不能服眾。曹琨資曆倒是夠,隻不過這人的能力配不上他的野心。”

“看著吧,馮國璋要是死了,直係內部恐怕還得亂一陣子。段祺瑞為啥不等到那個時候再對直係動手呢?”

孫烈臣急了:“那吉林那邊怎麼辦?咱們就眼看著陳啟民在吉林站穩腳跟嗎?”

“站穩腳跟?”張作霖嗬嗬一笑:“怕是沒有那麼容易吧?”

孫烈臣心中一喜:“大帥可是看出什麼來了?”

張作霖說:“陳啟民現在看似風光,但是他這個人,有兩個致命的弱點!”

“有這兩個致命的弱點在,陳啟民想要在吉林站穩腳跟,怕是沒有那麼容易呦!”

孫烈臣大喜啊!

他連忙追問:“你就彆賣關子了!快說說看,這陳啟民到底有啥弱點?”

張作霖說:“其一,就是他這個人其實是個假軍閥。就憑這一點,咱們就是再多給他一兩年的時間!讓他在吉林使勁折騰!他也折騰不出多少兵馬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