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9章 土地!土地!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土-改,是陳啟民能獲得這麼多人支持的最根本的原因。

在中國的曆史上,曾有無數人以“均地權”為口號,迅速的拉起部隊爭天下。

但是真正把這個口號貫徹下去的,卻一個都沒有。在在座的各位看來,陳啟民無疑是最有希望做到這一點的人,所以他們才心甘情願得跟隨陳啟民。

陳啟民說:“安娜,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負責了。”

安娜兩手一攤:“得,我就知道,這得罪人的活兒,肯定得是我來乾!”

陳啟民說:“怕什麼?你也是服從我的命令辦的,真有罵名,那也是我擔著,你怕啥?”

宗雲說:“安娜,這事兒還真得你乾!這麼大的事兒,恐怕也隻有你這個‘白麵煞’能鎮得住場麵了。”

安娜翻了翻白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就是欺負我是個洋鬼子!”

陳啟民笑著說:“沒辦法,誰讓你是我唯一的親人呢?”

為了避免安娜繼續發牢騷,陳啟民連忙接著說了下去:“這次土改我們要奉行兩個原則!”

“其一,在不加重農民負擔的情況下,讓農民獲得土地。”

“其二,儘可能兼顧地主階級的利益,將地主們的土地資產轉移到工業建設中來!”

安娜說:“你這要求可太難了,具體怎麼實施你想好了嗎?”

陳啟民說:“首先,要以軍管會的名義,將土地收歸公有!”

“我陳啟民是吉林最大的地主,就從我陳啟民開始,每戶地主可保留水田50畝或旱田100畝,超過此數的田畝由軍管會征收。地都收上來之後,我們再將所征收的土地,以貸款的形勢賣給農民。”

“農民買地的地價,為購得土地全年生產物收獲總量的250%,農民分十年交清後即可獲得土地證,土地完全歸個人所有。”

“至於地主那邊。軍管會將按價從地主手中收購土地,地價也是按當年單位土地上收獲量的250%計價,同樣也是分十年付清。這次征收土地,我們不用現金支付,而是給地主們七成土地債券和三成公營企業股票,並計年息3%。”

安娜的眼前一亮:“高啊!你這相當於隻花了利息錢,就把土地從地主的手中轉到了農民的手上。”

“農民用十年的時間從我們手中買地,咱們也是用十年的時間從地主手中買地。這就相當於,農民把買地的錢給咱們,咱們再把錢轉手給地主,中間咱們隻要再給地主點利息就行了。”

說到這裡,安娜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她問道:“你剛剛說的公營企業是什麼?”

陳啟民說:“這就是下一個問題了,我一會兒再說。”

陳啟民說:“土-改,咱們就先從哈爾濱和其以北地區開始,咱們以自己的大本營做試點。看看這個計劃的可行性如何?”

“咱們在這裡經營了六年多了,大地主也被咱們打擊得差不多了。以這裡為試點,一是阻力小,另一方麵也可以明示長春和南滿地區的地主。咱們這邊完事兒了,下一步就該他們了。”

“我相信,那些地主中將會有很多人低價轉賣土地,並舉家搬出吉林,到時候咱們在那裡的阻力就更小了。”

宗雲說:“主任恐怕還有另一層考量吧?分十年買地確實很好,但這需要老百姓對咱們軍管會有足夠的信任。至少,他們得相信,十年後咱們還能控製得住吉林。”

“而哈爾濱附近的老百姓,恰恰是對咱們的認可度是最高的。”

陳啟民說:“沒錯,而且我還可以明確得跟各位說。軍管會這個機構存在不了多久了,最遲年末,我一定會讓段祺瑞任命我為吉林督軍。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以省政|府的名義來辦這件事了。”

對於陳啟民說,他在年末之前,就能拿下吉林督軍的位置。眾人並不表示懷疑,陳啟民不都說了嘛?他要驅逐沙俄人的勢力。

隻要陳啟民能把這件事辦成,那可是一樁天大的功勞啊!

到了那個時候,一個吉林督軍的位置,段祺瑞就是想不給都不行!

陳啟民見眾人都沒有意見,便說道:“接下來我要說的,同樣是重中之重,那就是公營企業!”

“所謂公營企業,就是不為任何私人盈利、隻為全體老百姓牟利的企業。這種企業的所有人,是軍管會和未來的政|府,由公家直接任命經理人代為經營。”

“這種企業經營所得的每一分利潤,除了用於自身經營的部分外,其餘都要用於民生建設上!”

“這些年,我們陳氏商行積累了大量的新技術,其中就包括那些一本萬利的肥皂啊、洋火啊之類民生技術。我們就以這些技術為基點,建立我們吉林自己的公營企業!”

“總之一句話,為了建立公營企業,我陳啟民要錢給錢、要人給人、要技術給技術!”

“我就一個要求!宗雲,這件事我就交給你了,你要用最短的時間,給我建立起一個麻雀雖小、但是五臟俱全的公營工業體係!將吉林的命脈,掌握在咱們自己手裡!”

“能做到嗎?”

宗雲“騰”地一下站起來,大聲吼道:“保證完成任務!”

陳啟民示意宗雲坐下,然後便語重心長得說:“宗雲,有一點我得提醒你。想要掌握吉林的經濟命脈,那就得有屬於咱們自己的銀行。”

“所以,吉林省省立銀行的建設,必須得是你工作的重點,你明白嗎?”

宗雲點頭示意:“明白!”

這時,陳啟民看了看眾人問道:“這下,你們對搞贏俄國人有信心了嗎?”

高建元一拍桌子說:“這回有了!咱們把地給老百姓一分,老百姓可不就會全心全意的擁護咱們?”

“等到公營企業發展起來,咱們就是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槍有槍,區區幾個老毛子,還怕他個球?”

吳興言說:“這麼說,你承認你之前怕俄國人了?”

高建元一瞪眼:“滾蛋!怎麼哪都有你呢?”

湯棟說:“這下,咱們的軍隊也算是有根基、有靈魂了!”

陳啟民說:“但是,這還不夠,要想讓我們的軍隊能走得更加長遠。我們就必須得狠抓人才的培養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