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1章 李盛鐸的謀略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北吉林新政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全國,民間對此反應相當劇烈。

《申報》在頭版頭條發布了北吉林新政的消息,並發表評論稱,陳啟民是“敢為天下先”的愛國將領。

甚至,申報還詳細說明了陳啟民在討袁時的英勇事跡,將陳啟民塑造成了一個有大無畏情懷、一心為公的英雄。

《大公報》對這件事同樣給予了很多關注。但是《大公報》關注的角度,更多得放在了新政本身上。

《大公報》不僅詳細分析了陳啟民每一條新政的利弊得失,甚至還在最後稱,陳啟民的新政是“民國應有之氣象”!

就連中華民國首任臨時大總統,革命先驅者孫先生,都在上海發表通電,高度讚揚了陳啟民的新政。稱,“民生主義在北吉林得到了很好的貫徹,望陳啟民再接再厲,為最終實現‘民族、民權、民生’而奮鬥”!

甚至,北京、上海、天津、武漢、廣州等各地高校的學子們,還自發的組織遊行集|會聲援陳啟民的新政。

從這一刻開始,陳啟民和北吉林新政引起了全國人民的廣泛關注。

但是在民間和學界的一致讚譽聲中,有些人的反應卻相當奇怪。明明占據著民國最重要的位置、掌握著民國大部分資源的那些人。

在此時,卻出奇一致的選擇了保持緘默......

外界唯一能知道的消息,就隻有一條。聚集在上海的江浙財團大佬們,這段時間往來密切,似乎在商討著什麼大事?

北京,段祺瑞辦公室。

“啪!”

又一個無辜的瓷碗被打碎了。兩次投資吉林失敗,已經讓段祺瑞快要出離了憤怒了。

是的,對段祺瑞來說,他這一次投資吉林又失敗了!

此時,還有一個人正身處段祺瑞的辦公室,這人是段祺瑞的心腹。參議院參議長,安福俱樂部政務研究會會長李盛鐸!

在段祺瑞執政期間,安福俱樂部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組織。

當初安福俱樂部操縱國會選舉,徹底的掌控了民國國會,當時的國人稱那時的國會為“安福國會”。

可見,這個俱樂部的實力有多麼強大?

安福俱樂部背後的大老板就是段祺瑞,這是當時人所共知的事實。

這家名為俱樂部的組織,其實就是另一個國務院,甚至就是另一個中央政|府。

安福俱樂部下設有乾事部、評議會、政務研究會。乾事部由王揖唐任主任,下分文牘、交際、會計、庶務、遊藝五課,課下複設股。評議會會長為田應璜。政務研究會會長為李盛鐸。

安福俱樂部的各股股長,其實就相當於國務院各部總長。

李盛鐸這個政務研究會的會長,甚至可以說,就相當於是國務總理。

由此可見,段祺瑞建立這樣一個組織,就是為了自己在未來實現獨裁統治做準備。

而段祺瑞將那麼一個重要的位置交給了李盛鐸,也可以看出他對李盛鐸的信任和重視。

見段祺瑞盛怒難消,李盛鐸便想勸勸他,於是,李盛鐸便開口說道:“總理,沒必要這麼著急得下結論吧?北吉林新政才剛剛開始,陳啟民未來究竟是勝是敗還很難說呢。”

段祺瑞說:“義樵啊!你沒看出來嗎?陳啟民這個所謂的新政,實際上就是在給那幫泥腿子謀實惠,他這是在拉攏民心呢!”

李盛鐸說:“這有什麼不好呢?陳啟民驟然登上高位,他自然需要吉林父老的支持,我倒是覺得,爭取民心是個正確的決定。”

段祺瑞說:“爭取民心自然沒有什麼不對?自古以來用‘均地權’做口號,拉攏老百姓,幫自己打天下的有的是!但是......”

段祺瑞突然變得有些痛心疾首:“但是人家那都是做做樣子,是畫大餅呢!老百姓能幫你打天下,他們能幫你坐天下嗎?”

“要坐穩天下,那還得靠士紳!”

“你看看那個陳啟民,他那是在挖士紳的肉,來養泥腿子啊!吉林的士紳能善罷甘休?就算那些士紳現在拿陳啟民沒辦法,以後一旦有機會,他們絕不會讓陳啟民好過,吉林這塊地方,咱們這回算是丟了啊!”

李盛鐸微笑著說:“這也沒什麼不好。從討袁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陳啟民這人是個將才,作戰勇猛、戰術指揮能力也很出眾。”

“更可怕的是,這個人還會撈錢。真要是讓他成了氣候,對咱們來說,必然是心腹大患。”

“好在,這人解決問題的能力雖強,但卻看不穿大勢。堪稱有雄才而無大略。這對我們來說,不好嗎?”

段祺瑞冷靜了一些,他略作思索說道:“好是好,但是,咱們要是把吉林丟了。那張作霖不就做大了嗎?”

李盛鐸說:“怕什麼?陳啟民這人,雄才還是有的。他是一頭真正的猛虎,無論誰想對他動手,他都能讓那人付出慘重的代價。”

“我們要的並不是吉林,甚至不是東北!對咱們來說,無論最後是誰在東北勝出?咱隻要讓他虛弱不堪,那咱們的目的其實就已經達到了!”

段祺瑞的臉上終於有了笑意:“義樵啊,要不怎麼說還是你厲害呢!那你說說,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李盛鐸說:“張作霖這段時間不是總跟咱們示好嗎?要我說,咱們就拉偏架!”

“咱們不妨就帶著張作霖玩兒,他要借咱們的名義打壓吉林,那也沒問題!”

“但是咱們就遵循兩個原則,一不直接派兵,二不罷免陳啟民!甚至,張作霖要是真想要東北三省巡閱使的位置,咱們也可以給!”

“這樣,張作霖想要對吉林伸手就有了合適的理由。陳啟民也可以用吉林正在實行軍管,直接強硬得把張作霖擋回去!那他們兩家不就能打起來了嗎?”

段祺瑞哈哈大笑:“妙啊!真是妙啊!這樣一來,他們兩家都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動手了,那打起來自然就更加無所顧忌了!妙!妙!妙!就讓他們打去吧!”

笑過一陣,段祺瑞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他問道:“那調查孟恩遠重傷的調查組,咱們還派嗎?”

李盛鐸說:“派!當然得派!一省督軍被一個土匪重傷,國府要是不聞不問,那國府的威嚴何在?”

段祺瑞說:“陳啟民那要是漏餡兒怎麼辦?”

李盛鐸說:“總理忘了嗎?陳啟民那個人最擅長的是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