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4章 日本間諜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按理來說,陳啟民的新政,重點的打擊目標,就是北吉林的地主和資本家。

地主就不用說了,公營企業實際上就是在對資本家下刀子。

公營企業待遇好,工人地位高,一旦公營企業建立起來,私營企業將很難招到熟練的技術工人。

而且,公營企業的技術實力強大。這些年來,陳氏商行在陳啟民帶來的美國技術的基礎上,還開發了很多新技術。

這樣的技術實力,就是跟一些發達國家的大企業比,也不遑多讓了。哈爾濱的工商業主們,怎麼可能是公營企業的對手?

而且,陳啟民這次的決心很大,他的公營企業的規模,也絕不是一般的私營企業比得上的。

等到公營企業和吉林省省立銀行建立起來之後,哈爾濱的工商界必然會受到很大的衝擊。

原本,在陳啟民和宗雲的計劃中,他們甚至還製定了,當哈爾濱工商界反對新政時,他們應做的反製手段。

可是,實際情況卻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在宗雲公布了未來擬定建設的公營企業名單後,宗雲甚至都做好了被工商界衝擊的準備。

可事實卻是,那些未來有可能跟公營企業產生直接競爭的私營企業,居然大都主動將企業打包賣給了宗雲。

宗雲起初以為,這些人是打算變賣財產跑路。

可仔細一問才知道,這些人居然完全不用宗雲支付現金。隻要未來的公營企業股票,宗雲自然不敢放出太多的股票。

宗雲便問他們,用吉林省立銀行發布的工商債券抵價行不行?

起初那些人確實很猶豫,結果沒多久,他們居然就都同意了!甚至還有些人,將自家的現金都存進了吉林省立銀行!

不過這回,宗雲也算是摸清了點底細。

這些人有個領頭的,而那個領頭的人,居然是個宗雲都快要遺忘的人——姚俊才!

陳啟民收到宗雲的報告後,也是感覺有些奇怪。

之前陳啟民還未打算直接解決到孟恩遠的時候,他還曾經想過試探試探姚俊才,看看能不能將姚俊才拉到自己這邊來?

可是後來事情的發展,讓陳啟民不得不放棄原本的打算,以雷霆手段解決掉孟恩遠。姚俊才自然也就漸漸得被他忘在了腦後。

現在姚俊才又跳出來,陳啟民這才想到,這個姚俊才或許還真是對自己有用。

不僅僅是姚俊才,當初那個首鼠兩端,總想著到處抱大腿的周建民......他好像也有點用。

想到這裡,陳啟民下了批示,要安排個時間會會姚俊才和周建民。

之後,陳啟民便投入到了更加重要的工作中。

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陳啟民雖不能說已經完全在吉林站穩了腳跟。

但是他也完成了對吉林的初步掌握,尤其在邊防軍兩個師的兵力招滿之後,吉林的安全問題也勉強算是解決了。

不久前,陳啟民收到消息,段祺瑞那邊已經組建好了孟恩遠事件的調查組。

大概一個月前,調查組便到了南吉林,在那裡展開了走訪。現在,他們似乎要往北吉林來了。

那麼,有些安排就要用得上了。

按照陳啟民的計劃,在第二天,就會有一場不大不小的好戲上演。為了這出好戲,他得稍稍的做個暖場。

於是,他約見了姚俊才和周健民......

1918年8月3日晚24點,中東鐵路哈綏線突然緊張了起來。

尤其是在牡丹江站,大批從各地趕來的警察和保安隊員,將牡丹江站封鎖了起來。

這條消息很快就被有心人知道了,稍加打聽,他們便發現了一點端倪。

在1918年8月4日淩晨2點左右的時候,會有一輛從哈爾濱來的軍列在這裡停留。

顯然,牡丹江站這麼緊張,就是因為這輛軍列。

齊建安是牡丹江警察局的一名警察,他今晚也奉命到牡丹江站警戒。

但是,他的真實身份,是日本黑龍會成員——植地光希!

他剛剛接到了一個任務,他必須要知道,這輛神秘的軍列中裝的到底是什麼?

淩晨一點左右,植地光希瞄到他們警察局的副局長,正在口袋裡翻找著什麼。

植地光希心中一動,這麼多年來他一直以副局長的忠實狗腿形象示人,他是個非常出色的演員,這麼多年來,他早就熟悉了自己的副局長。

他見到副局長的動作,便知道副局長在找什麼?

植地光希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副局長的麵前,動作麻利得給副局長上了根煙,然後點頭哈腰得給人家點上。

副局長猛吸了一口,吐出一個煙圈說:“瑪德,真是活受罪!大晚上的不讓我們睡覺,非得把咱們全警察局的人都調過來站崗!晦氣!”

植地光希連忙附和:“說的就是啊!這大晚上的,誰閒著沒事兒往火車站跑啊!真要找咱們警戒,派一隊人來不就行了嗎?乾嘛非得把咱們都派來?”

植地光希哪裡知道這是陳啟民故意為之。

陳啟民知道,日本人對中國覬覦已久,尤其是在東北,他們幾乎在各個要點機構中都安排了間諜。

牡丹江這麼重要的城市中,至關重要的警察局裡麵,一定有日本人的間諜。

陳啟民不知道誰是間諜他隻知道這場戲必須得有日本人看到,於是,他就乾脆將整個警察局的人都調來了。

副局長說:“這點牢騷咱們兩個之間說說就是了。”

“你也知道,咱們換了老板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咱們這些人未必就能受人家信任,上麵給咱們下了命令,那就說明這裡麵有重要的東西,咱們乾好自己的活兒,在新老板麵前好好表現,這比什麼都強。”

植地光希眼前一亮,他正在思索,應該怎麼把話題引到那輛軍列中的貨物上呢?

沒想到副局長這麼貼心,居然自己就把話題引了上去。

植地光希連忙裝作不經意得問道:“副局長,你說那軍列裡麵到底是什麼呀?至於為了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

聽到這個問題,副局長的臉色大變,他連忙做了個噓的手勢!

副局長四下張望了一下說:“你小子不要命了?你也是老警察了,怎麼連這點事兒都忘了?有些事問了無所謂,有些事兒問了,那是要掉腦袋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