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6章 斯萊中計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斯萊果斷出賣了山內四郎。

雖然他沒有明說,但是話裡的意思,已經不能再明顯了!

其實這種出賣盟友、甚至出賣情報來源,對外交官來說,是一種非常不專業的行為。可以說,是有違外交官職業道德的。

但是斯萊做出這樣的事,卻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甚至,他也完全不用擔心,會有人來找自己問責。

畢竟,在歐戰爆發之後,日本這個小弟已經越來越不聽話了。他們妄圖在遠東繼續擴張的野心,也越來越不加掩飾,英美兩國對此都非常擔憂。

這個時候,斯萊小小的坑日本人一把,對英國人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日本對東北的野心已經不需要彆人來替他掩飾了,斯萊說的,其實就是一個人所共知的事實。

反正陳啟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就是要讓斯萊親口說出日本人參與其中。

陳啟民故意冷哼一聲:“謝謝提醒。”

斯萊知道,在吉林的日本人,未來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但,這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海參崴。

陳啟民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於是,陳啟民便說道:“放心吧,我這批物資,隻不過是要送到綏芬河而已。”

斯萊皺了皺眉頭,陳啟民的解釋,並沒有打消斯萊的疑慮。

綏芬河是中國的邊境口岸,也是距離海參崴最近的中國城市。綏芬河站,同樣還是是中東鐵路中,距離海參崴最近的一座中型火車站。

所以,陳啟民說他將物資送到綏芬河,並不能說他就對海參崴沒有想法了。甚至......可能反倒更能說明陳啟民對海參崴有想法。

斯萊問道:“我能不能問問,將軍為什麼要把那麼多軍用物資送到綏芬河?”

陳啟民向後靠在椅子上,臉上似乎還帶上了一點倨傲,他的態度讓斯萊非常不滿。

陳啟民則完全不理會斯萊臉上的變化,他問道:“當然不能問,你有什麼立場,問一個中國的將領,在中國土地上的正常行為呢?”

斯萊說:“那我換一種說法呢?中英俄三國同為協約國的成員國,您的行為已經讓同為協約國成員的俄國,感到了緊張。我以這個立場,來請您給我一個,能安慰俄國人的理由呢?”

陳啟民完全不吃這一套:“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俄國在去年就已經退出了協約國。”

斯萊說:“可是,俄國依然還是我大英帝國的盟友。甚至,現在的全俄臨時政府,也在努力重新加入協約國。他們在去年那讓人遺憾的行為,並不影響我的立場。”

“另外,需要向您強調的一點是。從今年六月開始,海參崴就成了協約國的保護領了。”

陳啟民似乎是被說服了,他點點頭說:“這個理由我勉強可以接受。”

斯萊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陳啟民說:“因為我擔心俄國的內戰會卷入吉林。但是我也知道,在這個時候,並不適合做出太過激進的反應,否則,很有可能會引發一場危機。”

“所以,我送了一批軍用物資到綏芬河。去支援那裡的保安武裝。這樣,一旦俄國的戰火燒到我國。至少在綏芬河,我還有一支準軍事化的力量,能幫我爭取調兵增援的時間。”

斯萊心中冷笑,彆人說保安團是準軍事武裝,或許還有些說服力。陳啟民說這話,誰敢信?

但是,陳啟民的話確實合情合理。於是,斯萊隻能說:“我必須提醒您一點,海參崴現在是協約國的保護領。任何針對海參崴的軍事行動,協約國都不會坐視不理的。”

陳啟民說:“我也提醒您彆忘了。我們中國也是協約國的成員國,如果有人對海參崴發動軍事行動。我也同樣不會坐視不理。”

陳啟民的話讓斯萊一愣,一時間,他竟然沒想明白陳啟民的意思。

猛然間,似乎是福至心靈一般,斯萊想到了一個多月之前,那些突然出現在陳啟民辦公室的白人。

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各大列強依然沒有查清那些白人的真實身份。

也許......

他們從一開始的調查方向就錯了!

難道那些人是......

斯萊的眼睛亮了起來,他問道:“我聽說,陳將軍這次送往海參崴的物資非常多。好像不止能滿足當地保安武裝的需要吧?”

陳啟民說:“斯萊總領事,你怕是忘了我陳啟民,是商人出身吧?”

斯萊的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出得起錢,你那些東西也是能賣的?”

“當然能。”陳啟民說:“你也知道,我現在可是急需要用錢呢。這不?我聽說,有人在西伯利亞發了筆橫財,而那些人現在又恰好在海參崴!”

斯萊說:“那些人的橫財可是來路不正呢,你也不怕那些錢財的原主人來找你的麻煩?畢竟,人家可是很強大的呢?”

陳啟民說:“我有槍!我不怕!海參崴的那些朋友,他們的裝備和訓練都比不上我的人,他們能做得到的事兒,我相信我也能!”

斯萊繼續問道:“你跟那個原主人可是很像呢,如果你不這麼做,你們未來或許會成為朋友,甚至是兄弟。”

陳啟民說:“可惜,他是個惡鄰,而且一直惦記著我家這點家底。咱們注定就隻能是敵人!”

斯萊哈哈大笑,他覺得自己這一趟或許真的沒白來。今天同陳啟民的談話,讓他獲益匪淺。

斯萊覺得,東北亞的這一大亂局,或許有了破局的方法。

英國對華利益主要集中在長江流域,和中國的南方。英國的利益,跟陳啟民沒有直接的衝突。至少,在陳啟民有足夠的實力走向全國之前,他們沒有衝突。

但是,陳啟民卻似乎能幫英國解決東北亞的困局。

似乎......

斯萊為英國的對華政策找到了一個新思路!

甚至,斯萊還為英國的東亞戰略找到了一個新思路。

隻可惜,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落入了陳啟民的陷阱中。

斯萊笑著說:“那我就祝願陳將軍生意興隆了。如果陳將軍的生意遇上了些麻煩,不妨找我聊聊,或許,我能幫陳將軍出出主意也說不定。”

“畢竟,我自認為也是有點經商頭腦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