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7章 真·攪屎棍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回到英國駐哈爾濱總領事館,斯萊的思路似乎更加的清晰了。

他似乎能理解了,為什麼在明知陳啟民的階級立場,跟大英帝國完全是對立的情況下,國內依然不願意出手遏製陳啟民。

甚至,國內還隱隱有些想要阻撓自己遏製陳啟民的想法。

原來,是因為國內早就看到了陳啟民的價值啊!

對英國來說,最好的局麵就是,全球的任何一個區域都沒有真正的霸主在。這樣他們才能攫取更大的利益。

從前,滿清通過洋務運動出現了回光返照的跡象。英國就立即扶植日本打擊滿清。後來滿清廢了,俄國人又打起了遠東的主意,英國人就繼續扶持日本對付帝俄。

真·攪屎棍行為!

現在,滿清和帝俄都不在了,西伯利亞又打成了一鍋粥。日本似乎就成了東北亞當之無愧的霸主!

很明顯,英國的東北亞戰略失敗了,這顯然不符合英國的利益!

好在,這時的日本其實實力也很有限。

一戰爆發前,帝俄甚至都還隻是一個農業國。而且那時的帝俄也已經日薄西山,即便如此,日本每年的鋼產量也隻有帝俄的十八分之一左右。

換一個更加直觀的比較,那時日本一年的鋼產量,基本上隻有漢陽鋼鐵廠的2.5倍左右。

日本的工業實力,當之無愧的是列強最弱!不僅如此,日本的潛力其實也是非常有限的。基本上,發展工業所需的一切資源,日本列島都缺!

彆看日英兩國同為島國,日本可沒有英國那麼強大的工業、科研實力。也沒有廣闊的殖民地,來為自己源源不斷的提供資源。

正常情況下,日本是很難真正發展成為一個世界性強國的。

其實,想要扼殺日本還是很容易的。

日本想要發展起來,就隻有一個辦法!拿下資源豐富的東北三省。隻有用東三省的資源,刺激日本的工廠,讓它們的工業迅猛發展起來,日本才有真正強大起來的機會。

反之,如果讓日本拿下了東北,那再想要遏製日本就很難了。

於是,才會出現甲午戰爭後,三國乾涉還遼的那一幕。

本來,隨著滿清和帝俄的先後崩潰,再加上張作霖跟日本人的眉來眼去,遏製日本似乎已經完全不可能了。誰想到,在這個時候,突然又蹦出一個陳啟民!

而且陳啟民似乎又不僅僅隻能遏製日本,他似乎還能對付另一個更加可怕的敵人......

斯萊覺得,自己已經為大英帝國,找到了一條布局東北亞戰略的新思路。

隻是有一點斯萊始終沒有想明白,陳啟民在他臨走前曾跟他說:“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就需要斯萊總領事,把我引薦給你的一位生意夥伴了呢。”

陳啟民說的那個生意夥伴到底是誰?斯萊猜不透。

不過無所謂了,隻要陳啟民能在吉林屹立不倒,那對大英帝國來說,似乎就已經足夠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甚至連他的大英帝國在內,都落入到了陳啟民的算計中。

陳啟民會投靠列強嗎?

那當然不會!

他未來的目標,就是用航媽們,把所有列強的大門都堵上!

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飛龍騎臉?!

但是,他需要發展!

至少在陳啟民能掌控東三省和外東北之前,他做事的時候,還真需要讓英美兩國閉嘴!

為此,陳啟民可做了不少的布置。

現在,這些布置終於開始一一發揮作用了。英美兩國開始主動向自己靠攏了!

斯萊離開之後沒多久,宗雲就走進了陳啟民的辦公室。

宗雲指了指斯萊離開的方向問道:“清場的準備工作已經做完了?”

陳啟民點點頭說:“是呀,可以開始清場了。場子和魚都準備好了,就差魚鉤了。咱們的魚鉤什麼時候能來?”

宗雲說:“老湯剛剛傳來的消息,段祺瑞的調查組已經出發了。預計今天準定能到哈爾濱。”

陳啟民說:“這個調查組倒是有點意思。來吉林這麼久了,也沒跟我打過一聲招呼。這是完全不打算跟我有接觸嘍?”

宗雲說:“我感覺也有點奇怪。按理來說,他們來調查孟恩遠重傷的案子,至少也應該在哈爾濱展開調查吧?他們在長春停留一個月是啥意思?”

陳啟民說:“我估摸著,這就是段祺瑞的意思。彆看張作霖和段祺瑞現在走得近,倆人實際上打得應該是一個算盤。就是讓我跟張作霖在沒有外力乾涉的情況下,‘專心致誌’的打一架!”

“隻不過,張作霖想的是大兵壓境!速戰速決!段祺瑞想的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所以啊,段祺瑞的這個調查組,***根本查不出什麼來。咱們怎麼說,他們就怎麼是。”

宗雲說:“可等死我了。大戲就要開鑼了,這觀眾一直沒登場!咱們這場大戲要演給誰看啊?”

“觀眾?”陳啟民說:“他們還沒有那個資格。要我說,他們就是開鑼的。”

說著,陳啟民又囑咐了宗雲一句:“你那邊可以動手了。記住了,這一次咱們可以讓他們跑掉幾個,當然,不能是咱們主動放跑的。”

宗雲說:“你是想留下幾個活口?”

陳啟民說:“我是想試試看,看看山內那小子,會不會給那些間諜出氣?”

宗雲翻了個白眼:“我的司令啊!咱們這場大戲規模已經可以了,能不能彆再想著摟草打兔子了?”

陳啟民苦笑,這個時代的國人對列強的恐懼還是太甚了。即便隻是一個空虛得隻剩下殼子得列強,似乎也值得他們全力以赴的對待。

於是,陳啟民表麵應和著宗雲的話,內心裡想的卻是:“看來得找個列強好好揍他一頓,要不這幫子人心理還是沒有多少底氣?那麼......到底揍哪個列強好呢?”

陳啟民還在這裡想些亂七八糟的事兒。另一邊,在整個北吉林地區,日本間諜們卻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

牡丹江

植地光希艱難得翻進一個僻靜的小巷子中。

他身上的警服滿是鮮血,他的肩膀上有一道猙獰得貫穿傷,那是被人用槍打出來的。

他的左腿也沒好到哪去。他的左小腿上外側缺了一塊肉,這是剛剛他逃跑的時候,被人用子彈刮出來的。

但是!

他活下來了!

今天的經曆,對他來說宛如是噩夢一般。

可是直到現在他都沒想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