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章 他怎麼敢?!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宗雲滿臉堆笑得走上前來跟來人握手:“這位就是王議員吧?在下吉林軍管會副主任宗雲,在此恭候多時了,我謹代表吉林軍民對各位的到來,表示歡迎呀!”

來人同樣滿臉的微笑,很是熱情得跟宗雲握手:“你好你好你好,鄙人正是王印川,宗副主任簡直太客氣了。印川怎麼敢當啊?”

這個叫王印川的,是安福俱樂部的核心成員,也是安福俱樂部的創始人之一。他可以說是段祺瑞心腹中的心腹。

王印川現在的正式職務,是國會眾議院的議員。

這一次,段祺瑞派出的調查組,就是由他來擔任組長。

王印川可以說是完美得完成了段祺瑞交代下來的任務。調查組在長春拖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就是王印川的主意。

他這麼做,就是想給陳啟民足夠的時間,把屁股擦乾淨。

隻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陳啟民等他等得早就不耐煩了!這邊的這場大戲,還指著他開鑼呢!

王印川跟宗雲介紹了調查組的成員。

聽完王印川的介紹之後,宗雲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也不知道段祺瑞跟張作霖那邊到底聯係得怎麼樣了?至少可以肯定,在派出調查組的時候,段祺瑞真的是完全不掩飾自己對調查的敷衍。

王印川的這個調查組,加上他在內也隻有七個人。

除了王印川之外,年紀最小的也超過65歲了,這些人要麼長時間養尊處優、養得一身的腦滿腸肥。

要麼就是年老體衰,來到吉林之後,東北這邊的氣候怕是就能要了他們半條命。

想要查孟恩遠受傷這麼大的案子,暗中走訪那是必不可少的,甚至跟人搏命也不是沒有可能。

看調查組這些人的樣子,誰能勝任這工作?

但你要硬說這些人不行......

好像還有點說不過去......

至少他們的履曆看起來還是很好的。他們中的大部分人,跟王印川一樣都是議員。還有的人從前清開始,就在從事警務工作的。

如果光看履曆的話,這些人還真就是精兵強將。

段總理費心了啊......

宗雲隻能在心裡苦笑了。

宗雲就是再傻,當他看到這些“精兵強將”的時候,他也知道了,段祺瑞的態度真就是像陳啟民預料的那樣。

段祺瑞壓根就沒打算查案,他就是在等陳啟民給出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他們哪裡知道?陳啟民早就在算計段祺瑞了。

當初陳啟民給了那麼一個連小孩子都騙不過去的理由,就是想要借著輿情的力量,逼段祺瑞來查案。

很快,宗雲便將這些人送到了早就安排好的車上。

上車之後,王印川還在跟宗雲東拉西扯,就是決口不談查案的事兒。

宗雲隻能找機會試探著問道:“不知......印川兄準備何時開始查案呐?”

王印川微笑,他以為宗雲還是對自己這些人的到來有點緊張,於是他便說:“查案的事兒先不著急,東北的氣候實在是太惡劣了。都說東北苦寒,可這東北的八月怎麼這麼熱啊?”

“你看,咱們這個小組的人老的老、弱的弱。剛到奉天就病倒了幾個,咱們可是足足休養了一個月,這才能勉強啟程來吉林。”

“我看啊,還是等我們再修整幾日,再來說說案子的事兒吧。”

王印川覺得自己說得夠明白了,他不想查案!他覺得,如果彆人這麼說,宗雲可能還不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