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0章 姚俊才的心酸曆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王印川並不知道,在此時的哈爾濱城中,有一個人比他還絕望。

這人就是姚俊才!

這段時間,姚俊才的心情是最複雜的。似乎就在不久前,他姚俊才還是能跟陳啟民分庭抗禮的對手。

可這才多長時間啊?他的小命就攥在了陳啟民的手中。

陳啟民戰勝孟恩遠之後,姚俊才也不是沒想過,乾脆辭掉臨時警察局局長的位置,然後趕快離開哈爾濱。

可惜,還沒等他行動起來,整個吉林就都軍管了!

民國的軍管,那可真就是軍管啊!當兵的那就是爺!

在這個時期,掌握著軍隊的陳啟民那就是吉林的天!他已經集一切軍政大權於一身,甚至比當初的孟恩遠還有權威。

孟恩遠要是想對付姚俊才這種高級文官,可能還得費一番心思。

但是陳啟民呢?

姚俊才敢保證,如果他敢在這個時候,做出什麼激怒陳啟民的行為。那陳啟民就是宰了他,彆人也說不出什麼來。

於是,姚俊才果斷跪了......

他不僅跪了,還舔了......

其實他早就跪了,人都說,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敵人。這句話在姚俊才和陳啟民的身上,得到了完美得應驗。

陳啟民當初秘密帶兵離開哈爾濱,確實瞞過了姚俊才。

但是,在湯棟坐鎮哈爾濱的時候,還是被姚俊才看出了一點底細。

姚俊才趕在陳啟民和孟恩遠開戰前不久,搞清了陳啟民說得“重型迫擊炮”到底是什麼?

然後,姚俊才就尿了......

還記得當初宗雲曾經跟湯棟說過,在陳啟民和孟恩遠那邊打著的時候,姚俊才跟周建民開始搞起了串聯。

他那時是想聯絡哈爾濱的政商賢達,寫一封聯名信給國府,堅決擁護陳啟民來擔任吉林督軍。

可惜,他當時並沒有獲得大家的支持......

在陳啟民當上軍管會主任之後,他更是想儘一切辦法去討好陳啟民。他不求彆的,隻求陳啟民能忘了他倆之前那點不愉快。

很快,他就找到了機會。聽說陳啟民要搞公營企業、還要搞省立銀行。

他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於是,他便主動開始串聯吉林的商人們。他跟大家詳細說明了軍管之後,陳啟民的權力究竟有多大?

他還逐條跟那些人分析陳啟民的新政,讓他們知道陳啟民的決心有多大?

同時,他還給人家詳細得解釋了陳啟民的實力有多強?

起初,那些守財奴還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當他們看到安娜果斷的殺雞儆猴,以及那順利得令人發指的招兵工作之後......他們也尿了......

他們本來還指望,陳啟民的新政會因為沒錢而破產。在看到陳啟民的實力之後,他們就知道了,陳啟民怕沒錢嗎?

他不怕!

真要是沒錢了,多殺幾隻雞就行了!

他們還指望過張作霖什麼的,能幫他們趕走陳啟民。但是經過姚俊才的遊說,他們漸漸相信了,張作霖怕是指望不上了。

如果在之前,他們可能還不相信姚俊才的判斷。但是,就在不久前,姚俊才就預言了陳啟民的勝利,他們現在就是想不相信都不行。

再加上陳啟民又不是不給他們錢,隻不過就是要分期還清嘛。

他們這才下定決心跟陳啟民走。

實際上,他們完全是被姚俊才忽悠了。彆人不了解陳啟民,姚俊才還能不了解嗎?

姚俊才早就看出來了,陳啟民要的是不流血的新政。他隻是在利用陳啟民的戰功來嚇唬那些人。

不過有一點倒是真的,如果這些人真的“冥頑不靈”,陳啟民確實有辦法用不流血的方式,將這些人的家產拿來幫助新政建設。

姚俊才這麼做,就是為了撈點功勞給陳啟民賣好。隻是他沒想到,這點好處陳啟民真的沒看上,他要的投名狀,姚俊才真的有點不敢給啊!

這天晚上,姚俊才輾轉反側得睡不著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