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3章 收網(三)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在會上,眾人實在沒有提出什麼有建設性的意見。

隻有一條意見真正被人反複討論過,有人提出:“不如,我們去找找原二十三師和暫一師的潰兵?他們是戰場的親曆者,至少他們總能知道,他們的對手是誰吧?”

王印川對這條意見非常不以為然。

事實上,確實有很多原二十三師和暫一師的士兵在戰場上逃掉了。

但是,且不說這些人現在有沒有在陳啟民擴軍的時候,重新回到軍隊中?也不說,他們現在還有沒有膽子反抗陳啟民?

就算真有人站出來說話,幾個士兵的證詞能推翻陳啟民拿出的鐵證嗎?

再退一萬步說,就算這些士兵的證詞有用。調查組在哈爾濱孤立無援得,上哪去找那些潰逃的士兵呢?

最後的結果,也正像王印川預料的那樣,這個議題最終也是不了了之了。

討論來,討論去,最後他們還是沒能想出有用的辦法。王印川隻能帶著兩個腿腳還算利索的人,一起去拜見了孟恩遠。

這次的拜見之旅可算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他們很順利得見到了孟恩遠。

憂的是,孟恩遠的神智似乎並不怎麼清醒。王印川基本上沒能從孟恩遠的口中問出一個字,不過孟恩遠的證詞他倒是拿到了。

證詞據說是孟恩遠口述,再由孟的家人代筆的,上麵還有孟的手印和大印。

王印川就是用腳指頭想,都能想明白,孟恩遠這哪裡是昏迷啊?搞不好,孟恩遠就是被陳啟民的人用了藥。

然後,王印川又去拜訪了高士儐。

這時的高士儐還被軟禁在二十三師的駐地中,扣押他的理由看起來似乎也很合理。

在同“沙俄”軍隊的戰鬥中,因為孟恩遠重傷,他實際上是吉林軍隊的最高指揮官。可是在己方占據著絕對的兵力優勢的情況下,二十三師和暫一師還是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在調查組徹底查清真相之前,高士儐並不能徹底擺脫俄國間諜的嫌疑。

起初,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王印川還覺得高士儐或許能說出些什麼有用的東西?

畢竟相比起孟恩遠,高士儐更像是一個軍人。而且高士儐也更有勇氣,也更有赴死的決心。

等見到高士儐之後,王印川就失望了。

高士儐確實是為自己鳴冤了,但他隻是說自己並不是沙俄間諜。

至於他為什麼戰敗?

高士儐詳細講述了戰鬥的過程,他給出的戰敗理由看起來也無懈可擊。

隻是......

似乎有點太無懈可擊了......

王印川非常懷疑,高士儐講的真的是實話,隻不過是將戰場上的對手,從保安旅換成了俄國人。

王印川失望得拜彆了高士儐,就在他剛從高士儐的“住所”離開的時候。他就看到姚俊才帶著一大幫新聞記者來到了二十三師駐地。

王印川嚇了一跳,他以為姚俊才是帶著記者來逼自己表態的。沒想到,姚俊才居然一點都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

隻見,姚俊才帶著記者們徑直前往了一個疑似軍火庫的地方。王印川猶豫了一下,最終,他還是將帽簷壓低,混入了記者群中,他想要看看姚俊才......或者說,陳啟民又想搞什麼名堂?

很快,軍火庫的大門就被幾個士兵打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大量的軍火!記者們忙不迭得上前拍照。王印川躲在人群中仔細看了一下,那些軍火都是正宗的俄式裝備。

不過那些裝備大多有明顯的損傷,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來,這些裝備都是剛剛從戰場上搜集下來的。

王印川在心中不住的哀歎,陳啟民真的是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