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6章 搞定英美,孤立日本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梅納德就像是閒聊一樣,問出了一句題外話:“說起來,陳將軍現在是吉林最大的資本家吧?”

陳啟民笑著說:“那是當然的。”

梅納德說:“我聽說,陳將軍對哈爾濱的工商業主和地主們都很不友好。可為什麼陳將軍自己的利益沒有受到損失呢?難道陳將軍的新政,就隻是針對自己的競爭對手的嗎?”

陳啟民麵帶微笑,他並沒有直接回答梅納德的問題。

陳啟民說:“我必須說明,我承認我對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不那麼友好。但我也從未想過將他們完全打倒,我所希望的是,讓他們讓出一部分利益給窮人們,從而創造出一個新的階級!”

“新的階級?”斯萊疑惑得說:“陳將軍是什麼意思?”

陳啟民說:“你可以理解為,我要創造一個既不是富人,也不是窮人的階級。有人將他們稱之為中產階級,我隻是想用這個階級,來跟我治下的百姓共同富裕。”

“隻要那些地主和資本家願意幫我實現這一點,我保證不會過多的損害他們的利益。如果他們不配合的話......那就隻能對不起了!”

斯萊和梅納德對視一眼,他們似乎豁然開朗了。

梅納德說:“所以,你的企業並不受新政的影響。就是因為你的企業正在幫你打造......那個......中產階級?”

陳啟民一攤手:“那是當然,我工廠中的工人們收入不高嗎?他們的福利待遇不好嗎?”

梅納德微微一笑:“或許,我明白陳將軍的想法了。雖然,你的立場依然跟我們不一致,但是我相信,我們已經有合作的基礎了,不是嗎?”

陳啟民說:“隻要有合作的基礎,我們就有的談。”

美國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剩下的就隻有英國了。

斯萊謹慎得思索了一會兒之後才說:“陳將軍,我國的學者正在討論一件事。你知道是什麼嗎?”

陳啟民問道:“是什麼?”

斯萊說:“有關一戰結束之後,是否讓加拿大、澳大利亞、南非、新西蘭和愛爾蘭這五個地方,成為自治領。讓他們擁有更高的自治權。如果陳將軍有興趣的話,我會找機會跟你好好聊聊這個話題的。”

陳啟民在心中暗罵,真不愧是全球最強攪屎棍!

斯萊說這話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他想要支持陳啟民宣布自治。

但是出於外交官的謹慎,有些話他不能明說。

從表麵上來看,斯萊的態度或許意味著英國已經開始支持自己了。可實際上呢?英國就是在秀自己的傳統藝能!

說白了,無論是美國還是英國,在這個時候能給予自己的支持都是很有限的。他們甚至可能連直接的經濟支持都給不了。

英美真正支持的,還是南方的軍政府和俄國的白衛軍。

他們能給予自己的支持,頂多就是給自己背書,在必要的時候拖一拖日本的後腿。但是他們的要價卻很高,他們希望自己牽製日本,如果蘇俄最後取得了勝利,自己可能還要牽製蘇俄。

不僅如此,真正讓陳啟民憤怒的是。

他們還希望陳啟民分裂這個國家!所以他們才會支持自己自治,為的就是讓這個國家更亂起來。

甚至,他們可能還希望自己成為自絕於人民的獨夫,這樣自己就隻能依靠他們了。

陳啟民真的很想罵人!

陳啟民說:“這個問題我暫時還沒有考慮過。真到了需要的那天,我會找你們好好聊聊的。”

斯萊點點頭說:“你的條件我代表英國政府答應了。”

梅納德也說:“我則代表美國政府答應你的條件。但是,我希望哈爾濱能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平穩過渡!”

陳啟民說:“這也是我希望的。”

斯萊說:“接下來,我會替你跟高爾察克和霍爾瓦特溝通。我相信,他們兩個都會同意你的條件的。”

談到這裡,三方的條件基本上都談完了,英美兩國基本上完全接受了陳啟民的條件。隻是到目前為止,梅納德仍然有個問題沒有搞清楚。

於是,梅納德便問道:“我能不能問一下,你是從哪搞來的那麼多的白種人屍體的?還有那麼多的俄式裝備?”

陳啟民說:“當然是在同霍爾瓦特的戰鬥中獲得的啊!”

梅納德笑著搖了搖頭,他知道,陳啟民是不可能在這個問題上說真話了。

斯萊卻給了梅納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梅納德眼神微動。

兩人並肩走出了陳啟民的辦公室,斯萊笑著對梅納德說:“我那裡有一杯上好的白蘭地,不知道閣下是否願意跟我分享呢?”

梅納德正等著這句話呢,他怎麼可能拒絕?

兩人走出陳啟民的辦公樓,正好看見山內四郎被陳啟民的衛兵攔在了辦公樓前不遠的地方。

見兩人走出陳啟民的辦公樓,山內四郎似乎還想上前來跟他們說些什麼。兩人對視了一眼,他們都很清楚,山內四郎的政治生命恐怕是要到頭了。

霍爾瓦特被趕出哈爾濱已經成了定局,本來最有能力乾涉吉林的日本,卻因為大本營和總領事之間的信任危機,而毫無作為。

這個責任,自然不可能讓大本營來承擔,到最後,承擔責任的就隻能是山內四郎。

兩人也懶得跟山內四郎糾纏,他們各自對山內四郎行了個脫帽禮,便裝作不明白山內四郎的意思,轉身、瀟灑的離去了。

山內四郎在背後急得大呼小叫,他想要強行衝破士兵的阻攔,但是卻被士兵毫不客氣的擋了回去。

等到了英國總領事館,斯萊信守了他的承諾,給梅納德倒了一杯上好的白蘭地。

梅納德喝了一口之後問道:“那麼現在,你打算給我解惑了嗎?”

“當然!”斯萊說:“還記得那些突然出現在陳啟民的辦公室,又突然消失在哈爾濱的白種人嗎?”

梅納德當然記得:“難道你查清他們的身份了?”

斯萊說:“是陳啟民自己告訴我的,當然了,他並沒有直接說,他那個人你是知道的。”

梅納德點頭,斯萊說:“我們的調查方向都錯了,那些白種人,根本就不是來自列強中的任何一個國家!所以我們無論如何都查不出他們的身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