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8章 郭鬆齡和張學良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在原本的曆史上,楊宇霆曾經主持過奉軍對日事務,在他的對日政策中,有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利用日本國內政局的變化,甚至利用日本人的媒體和政客,來對付日本人。

不僅如此,楊宇霆還非常願意引入其他列強來牽製日本人。這兩條思路被陳啟民完美的發揚光大了。

甚至,楊宇霆對付日本人還有一些損招。日本人不是修滿鐵嗎?好,那我就在滿鐵邊上修一條“戰備”公路,或者乾脆就修一條自己的鐵路。

總之一句話,他楊宇霆沒有能力正麵跟日本人對抗,所以他承認日本在東北的一些特殊利益。

但是!

楊宇霆自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削弱日本人的影響,讓日本人永遠不上不下,看得見肉、但就是吃不到,還讓你有氣沒處撒!

事實上,也不僅僅是他們,張大帥本人跟日本人的關係也沒那麼緊密,他對日本的態度本身就是矛盾的。

所以,攻擊張大帥,就要從奉軍內部矛盾最激烈的點出發,那就是對日態度!

很顯然,陳啟民的策略成功了。

大敵當前,奉軍內部果然開始出現了不同意見,張大帥的日子更不好過了。

最讓張大帥難受的,是張學良的態度。

“砰!”

張學良頗有些狼狽得逃出了張大帥的辦公室。

張大帥的怒吼,從張學良的身後傳來。

“滾!”

“給老子滾得遠遠的!彆讓我再看見你!”

張學良苦笑著搖著頭,一邊踱著步,一邊向外麵走去。

張學良此時的心情非常複雜,其實,他是不想同陳啟民作戰的。但他也知道,如果奉軍對陳啟民讓步,他的人生軌跡將發生巨大的變化,而且很可能是對他不利的變化。

起初,張學良是不怎麼看得上陳啟民的。他總覺得,陳啟民的那一套,有點古時候農民軍“均田地”的感覺,這樣的隊伍是不能長久的。

可是後來吉林的發展,和吉林邊防軍的壯大,讓張學良知道,他小看了陳啟民。

當張學良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同時還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奉軍好像真的不是吉林邊防軍的對手......

這雖然不至於讓張學良畏懼陳啟民,但卻讓他本能得不想和陳啟民產生正麵對抗。

張學良剛剛走出張作霖的辦公樓,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便快步來到了張學良的麵前。

“漢卿,怎麼樣?大帥怎麼說?”

張學良抬頭看了看來人說:“茂宸,我爹還是沒有給我準信兒。”

來人正是時任東北三省講武堂戰術教官的郭鬆齡。

此時,張學良剛剛進入東北三省講武堂學習兩個月的時間。但是,跟曆史上一樣,他跟郭鬆齡還是迅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誼。

這兩人的感情有多好?

張學良自己就曾經說過:“我就是茂宸,茂宸就是我!”

可見在張學良的心目中,他跟郭鬆齡郭茂宸的感情得有多深厚?

不僅僅是張學良自己,張作霖也曾說:“這兩個人同穿一條褲子都嫌肥。”

而且,張作霖可是把郭鬆齡當成是留給張學良的“托孤大臣”的!他曾經明確的說過,未來的東北是張學良和郭鬆齡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