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680章 卑詩省亂了......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加拿大人頂不住了,美國人又沒有辦法。

這件事情到這裡基本上已經算是無解了。加拿大人為了自己的安全,也為了自己的家底他們已經在準備放棄卑詩省了。

證據就是,加拿大已經開始調集軍隊去對付那些作亂的印第安人了,調動的軍隊自然也都是從前線調回去的。

加拿大也不是沒有能力繼續征召兵力,可是無論是加拿大人還是魁北克省,都讓加拿大政|府覺得他們無論征召多少兵力都無法掙脫這個泥潭。

既然如此,那他們就乾脆躺平算了。

加拿大人也算是夠意思了,他們並不是完全沒有給美國人反應的時間。

他們是在逐步的將部隊撤出,美國人不是要和加拿大組成聯軍嗎?那好,那你美國人是不是得派兵過來?

隻要美國人來了,加拿大人這邊立刻就撤!

此時的中華聯邦國防軍已經攻破了懷特霍斯,卑詩省已經近在眼前。

如果是按照直線距離的話,從懷特霍斯南下到卑詩省其實並不遠。

可非常坑爹的是,在懷特霍斯的南邊就是北美的海岸山脈,這座山脈幾乎死死的擋住了國防軍南下的道路。

到了這裡,就是國防軍最為頭疼的地方了。

因為你想從這裡繞遠都很難,等你繞過了海岸山脈,東邊就是卡西亞山以及卡西亞山南部的斯基納山。

等你好不容易繞過了斯基納山,再往東就是大名鼎鼎的落基山脈。

在落基山脈和卡西亞言和斯基納山之間倒是有一塊相對平緩一點的地方,可是你還真不能從這裡南下,因為你往南走一點就是奧米尼卡山。

如果用最簡單的辦法來總結這段的地形那就是——山出??!

所以,無論是繞路走還是直接翻越海岸山脈,從育空到卑詩省的路都是一條非常難走的路。

加拿大人在這裡為美國人爭取到了不少的時間,到了十月份的時候,守衛卑詩省的基本上就是美國軍隊了。

美國人對此自然是非常憤怒的,因為他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為加拿大人守衛他們的領土?而加拿大自己的軍隊則可以回去安享和平?

於是,很多美國士兵都對此表示出了極大的不滿,他們希望能回到自己的國家中去,他們不想為彆的國家賣命。

但是上層的軍官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啊!

如果他們不守衛加拿大,那受到損失的就是美國自己了。把加拿大打爛了,總比把美國打爛了強吧?

所以他們就強令自己的士兵堅守崗位!

美國大兵們怎麼能甘心就範呢?美國軍隊的軍紀有多差?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而憤怒的美國軍隊會對所在地有多大的破壞力?

還留在卑詩省的加拿大人很快就體會到了。

按照美國大兵的傳統藝能,最先倒黴的自然是加拿大當地的婦女們。在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加拿大警察局就收到了一百多起騷擾和強x的報案。

受害者的年齡涵蓋了還在上小學的孩子和已經白發蒼蒼的老人。

美軍的惡性令人發指,可是加拿大人卻拿美國人無可奈何。他們隻能將這些報告都送到美軍那裡去,他們希望美國人還有廉恥之心。

希望美國的軍官能好好的管一管他們的軍隊!

可是......

美國的軍官怎麼可能因為加拿大人的死活而處理美國士兵?

更不用說,對美國軍官來說,這也算是一種維持部隊士氣的方式,他們完全沒有必要對這種行為加以限製。

其實,如果是和平年代,或者是在欺負一個弱小的國家。美國軍官和軍事法庭或許還會走一個過場,在程序上假裝是要審判一下犯事的士兵,多多少少也能給士兵們造成一些影響也能讓他們受到一些處罰。

這樣的話,對士兵們多多少少也能起到一些限製!

然而,現在是戰爭年代,而且他們對上的還是中華聯邦這樣的超級大國!

美國人已經完全沒有想要管束自家士兵的想法了。在整個人類的戰爭曆史上,放縱士兵的各種欲望,都是維持部隊士氣的一個“好辦法”。

可是他們這樣做對加拿大人來說可就是非常的不負責任了,見到軍官和軍事法庭都像是瞎了眼一樣,甚至還有維護自己的意思。

很多美國大兵開始肆無忌憚起來,他們開著美軍標誌性的吉普車滿大街的逛遊。

隻要看到了年輕貌美的女子,他們也不管對方的男朋友或者丈夫是不是還在身邊?他們都會上前騷擾一番,要是興致上來了,那這名女子和她的家人就算是倒了血黴了。

這種事兒,在另一條時間線上,美國人在意大利和法國都沒少乾。現在,換到了同文同種的加拿大人身上,他們也沒有任何的收斂。

再後來,或許是因為犯罪所要付出的代價和成本實在是太少了。很多美國軍人直接換上了一身便服拿著槍就在路上開始搶劫。

甚至,有些心理已經開始出現問題的美國士兵,已經開始升級到犯下更加殘酷的暴力罪行了。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人在犯罪的時候都無所顧忌的,他們還是有很多人知道稍微偽裝一下自己的。

可是,他們的口音和他們手中的武器是藏不住的!

到了十月中旬的時候,國防軍還沒有進入卑詩省,卑詩省已經快要變成戰場了!

因為卑詩省的加拿大人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為了“保衛”卑詩省,美國人幾乎在卑詩省的每一個城市都有駐軍,這也就意味著在卑詩省的每一個城市之中都有人受到了美國人的侵害。

加拿大人在忍無可忍之下選擇了反抗。最開始的時候,是一些不得不上街的加拿大人開始攜帶武器。

很多加拿大人以為自己帶上了武器,讓自己不那麼好惹之後,美國人多多少少都會收斂一些。

可是,他們還是低估了自己這些同文同種的“兄弟”的尿性。一個加拿大人單槍匹馬的就算是背著一把衝鋒槍又能怎麼樣?

如果美國軍人真的想辦你簡直不要太簡單!

於是,很快就有惡性事件在卑詩省上演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