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950】事態惡化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兩天不在醫院科室裡,謝婉瑩是不知道這兩個學生之間發生事兒了。

“我和我師姐好叫做賄賂嗎?”範芸芸越想耿淩飛說的話越氣,氣到鼻孔生煙,“他沒這個本事,沒這個心,不想去探望師姐你,隻能陰陽怪氣說我了。”

這個事吧,謝婉瑩得澄清解釋下:“他有關心過我的。”

“師姐,他怎麼關心你?”範芸芸不相信,問。

“他拿跌打油給我。”

送師姐跌打油她也會。範芸芸心頭一想,說:“師姐,我給你送跌打油過去。”

“不用。”謝婉瑩隻能是套用曹師兄給她說過的那句話教育小師妹了,“隻有前輩送後輩東西的,如果後輩送前輩東西是賄賂。我沒有收他的跌打油的。”

回想起來,上回她給曹師兄硬塞瓶藥酒和熱水袋,算是小小“賄賂”了曹師兄一番。不過上次不同,是她害曹師兄受傷的。

是這樣的嗎?範芸芸看看天花板,努力思索中。

剛被師妹帶歪話題,謝婉瑩趕緊兜回正題問:“科室裡有老師在嗎?”

“不在。”範芸芸答,“大家全在手術室裡。我們一班見習的在這裡被老師放了鴿子。老師讓我們自己在科室裡自學。”

內科見習還好,內科老師一般在科室。外科見習比較慘,外科老師們向來不在科室,一天全泡手術室裡是常態。不給去手術室觀摩的話,見習生在科室裡是有些無所事事。除非像她謝婉瑩當初那樣,自己去看病人研究病例。隻是,一般見習生真難有這種覺悟。

初進臨床的醫學生被老師們稱為雛鳥是有原因的,因為雛鳥都是戰戰兢兢的,接觸個病人都怕。如果她謝婉瑩不是重生的人,估計也怕。

“師姐,什麼事?”範芸芸的腦子終於轉過來了,想到了師姐打電話問這個肯定有事。

“你跑趟急診室,告訴那裡的老師。從醫院門口出來向左轉的,走一千多米左右,有病人在這裡。”說到這,謝婉瑩心裡想,不如自己跑一趟去叫人更快些。跑個一千多米對她來說十分鐘內的事情。誰知道等她一轉頭,發現現場情況有變了。

李曉冰坐在了水泥地上,鼻孔在明顯地呼吸,是有些微喘氣。

“李師姐,你怎樣?”謝婉瑩走上前,一隻手伸出來摸了下李曉冰的脈搏,數著比較快,叫她緊張了。

李曉冰衝她搖搖頭,拿手給她指了下對麵。

站著的魯老師不知何時起是癱坐在水泥地上了,手按著一側肚子,好像是肚子在疼,疼得臉上有汗珠子掉下來。

“魯老師。”謝婉瑩大吃一驚,快步走到魯老師身邊,“你哪兒疼?”

“我沒事,歇會兒就好。”魯老師回答她,給她擺擺手,問她,“叫到人來沒有?”

本想著自己跑一趟的謝婉瑩隻得打消了主意,在手機裡和師妹交代:“你到急診室通知老師,這裡有三個病人,一個懷疑是重症中暑,有熱痙攣腹痛嘔吐症狀。另外兩名病人,一個孕婦,一個老年患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