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郎財女貌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京城機場。

徐傑魂不守舍的從航站樓裡麵走出來,望著不知何時開始飄灑的雪花,眼中除了不知所措的慌亂之外,更多的是黯然失落的傷感。

“你沒事吧?”走在前麵的女人回頭望著他,毛線帽、太陽鏡、黑口罩、大圍巾,女人被遮的嚴嚴實實,沒有一寸皮膚露在外麵。

“沒事。”徐傑敷衍的回應了一句,腳下也加快了步伐,曾經熟悉的聲音,如今聽起來卻那麼陌生。

他和唐菲是大學同學,也是一對戀人,不過和那些畢業就分手的情侶不同,兩人是在畢業後才正式確立關係。

然而甜蜜的日子僅僅過去一年,一眼望到退休的工作讓唐菲感到人生枯燥乏味,於是在朋友的慫恿下報名參加了一檔音樂選秀節目,直到通過海選不得不去外地參加全國賽的時候才將這件事告訴他。

一開始他堅決反對,現如今的選秀節目砸錢、比慘、炒作,沒有選隻有秀,滿滿的都是內幕,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套路。

可唐菲跟他聊起了人生,聊起了夢想,他也是被對方的執著打動,於是決定成全女友,而唐菲也在臨行前向他深情告白:不管結果如何,選秀結束之日,就是咱們領證登記之時。

唐菲生在一個藝術之家,母親是京城歌舞團的演員,所以她從小就能歌善舞,再加上外形靚麗,風格多變,一登場就收獲大量粉絲,後來一路五關斬六將殺進總決賽,最終斬獲亞軍頭銜。

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不用做過多的猜測就能想象到,簽約經紀公司,進入演藝圈,推出個人單曲和專輯,從此走向明星之路,前途一片光明璀璨。

可是就在他手捧鮮花來到機場迎接唐菲時,等到的不是攜手去民政局領證登記,而是一句我們分手吧。

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戀愛和婚姻會影響她的演藝事業,影響粉絲對她的喜愛。

“你去哪兒,我送你。”唐菲輕聲說道,躲在太陽鏡後麵的兩隻眼睛藏著深深的愧疚。

生活就是如此,必須舍棄一些東西才能得到另一些東西,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必了。”徐傑故作輕鬆的說道,對於兩人今天的結局,他其實早有預感。

自從唐菲進入半決賽以後,跟他的聯係就越來越少,有時連信息都不回一句,即使總決賽結束,也是拖了一個多月才回來。

想見你的人,跋山涉水也會來到你身邊,不想見你的人,就算敞開大門她也懶得進。

死乞白賴的生拉硬拽會顯得感情廉價,握不住的不如放下,讓自己活的灑脫一些。

“今後有什麼打算?”唐菲覺得自己辜負了男人的一片真心,所以想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幫對方,這樣會讓她的心裡好受一些,至少不覺得虧欠那麼多。

徐傑聽了目光漸漸飄遠,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開玩笑似的說道:“打算趕緊找個媳婦,戶口簿都帶了,不用可惜。”

唐雪的心裡頓時變的不是滋味兒,好像針紮一樣疼。

“彆這樣,咱們就算不能做夫妻,也還是最好的朋友。”她從兜裡麵掏出一張大明星蘇芸的演唱會門票,到時她會作為表演嘉賓登台獻唱,就在今晚,“這是VIP區的門票,記的來看我的演出。”

徐傑沒有接,他覺得既然分手了就沒有必要假惺惺的裝親密,那些說分手後還是朋友的,要不就是想把對方當備胎,要不就是還想找機會耍個流氓。

唐菲見到他不收,直接把門票硬塞進他的上衣口袋裡。

這時從停在路邊的商務車裡走下來一個打扮時髦的中年女人,她警惕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然後踩著高跟鞋快速來到唐菲身邊,壓低聲音說道:“你先上車。”

言語中透著毋容置疑的權威。

唐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聽話的走了。

女人看到唐菲回到車裡,這才把目光投向徐傑,眼中透著一絲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神氣的說道:“唐菲形象好,嗓音佳,是近幾年選秀中最具潛力的實力新人,未來在演藝圈的發展不可限量……”

徐傑的臉上露出一絲冷色。

這是唐菲的經紀人劉晶華,江湖人稱“華姐”,是娛樂圈內響當當的金牌經紀人,帶出過不少明星大腕兒,今晚舉辦演唱會的蘇芸就是其中之一,唐菲會跟他分手,這人絕對脫不了乾係。

“你跟我講這些乾什麼?”徐傑冷冷的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分了手,以後就不要去打擾唐菲。”劉晶華瞥了一眼徐傑的上衣口袋,那裡裝著唐菲塞進去的演唱會門票,有半截露在外麵。

“我有去打擾她嗎?”徐傑反問。

劉晶華輕笑了一聲,有些事就是這樣,分手在圈內人看來稀鬆平常,但對圈外人來說卻是怨念極深。

“你知道嗎,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全她。”

徐傑嗤之一笑:“彆喂了,我不吃屎。”

他就是這樣的毒雞湯聽多了才會落到現在這幅田地,其實類似的話他也曾對失戀的室友說過,那種反胃的感覺懂的都懂。

吃屎?誰讓你吃屎了?

劉晶華不解,可是轉而一想立馬就反應過來,對方這是暗諷她說的話跟屎一樣,直白點就是罵她滿嘴噴糞。

“你……”

劉晶華氣的雙眼直冒火,這個男人簡直不可理喻。

可在惱怒之餘又發現,自己並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老話講兔子急了還咬人,對方是記者,如果到處大嘴巴,爆出“唐菲選秀成名後與男友分手”這樣的黑料,勢必會影響到唐菲的口碑和未來的星路。

她思來想去,覺得還是要以攻心為上,於是壓住心中的怒火語氣緩和的說道:“其實我這樣做也是為了菲菲,一旦你和菲菲的事情曝光,立馬就會有粉絲倒戈,到時不光她的人氣會下跌,連商業合同也會被取消,蘇芸腕兒大吧,有男友一樣涼涼,要是再嫁個像你一樣的普通人,能涼透透的你信不?”

徐傑聽了渾身不舒服,皺著眉頭問道:“我這樣的普通人怎麼了?普通人就不配娶老婆嗎?”

“配,當然配。不過老話說的好:龍找龍,蝦找蝦,烏龜找王八,普通男人隻配娶普通女人,而菲菲注定不普通。”

劉晶華的目光變的犀利,神情也變的傲慢。

“所謂的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你能給菲菲什麼?住得起彆墅嗎?買得起愛馬仕嗎?開得了瑪莎拉蒂嗎?你不能,你給不了菲菲幸福,再說,唐菲已經把一個女生最好的青春都給了你,知足吧!”

徐傑張口結舌,麵色如土,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懟的體無完膚,鬱悶的是他竟找不到話反駁。

以前總覺得自己還年輕,所以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可是剛才聽了這個老女人的話才意識到,如今的姑娘要的不是一切都會有,而是現在就都有。

他突然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寒窗苦讀十六載,說來也是前知生命起源,後知太陽爆炸,現在竟搞不懂女人,書都特麼讀到狗肚子裡了。

活該單身狗!

“你也彆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沒本事。”劉晶華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走了幾步回頭道:“最後送你一句話,相見不如懷念,咱們後會無期。”

說完上了車。

書首頁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