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男人哪有滴酒不沾的道理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易雲熙對梵遠航突然的道歉,有些受寵若驚。

他這一身打扮,有人會認為他是做中介的,確實有些難。

不過,不就是找一套房子麼?

用不著這樣吧?

他看向梵曄。

“額……”

梵曄扶額,輕聲開口。

估計梵遠航現在還惦記著,這房子尾款的事……

她對梵遠航說道:“要不,先吃飯?”

梵遠航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

這才想起,自己在廚房的事情,還沒忙完。

他掃了一圈客廳裡的人,“那個……你們先坐一下,一會兒就好了。”

說著,便轉身向廚房快步跑去。

易雲熙瞧著梵遠航風風火火的背影,轉頭看向梵曄。

“小曄曄,你下次能彆跟其他人說,我是乾中介的了麼?”

這突如其來冒出來的身份,讓他措手不及。

前兩天,電視財經新聞鬨得沸沸揚揚。隻要稍微留意,都能把他認出來。

那個身份雖然也不怎麼樣,不過那也比這個中介強多了。

顯然梵叔叔沒有留意……

易雲熙不知道的是,梵遠航的心思,在工作完之後,大部分都用在了外麵花園裡的瓜果上。

加上席岑又給他騰出了一片地方,他更是儘心儘力在照料!

梵曄輕咳一聲。

“行吧。不過……”

梵曄漂亮的鳳眸,看向易雲熙。

這房子的事,得找個合適的機會,再告訴梵遠航。

兩人正在一邊說著話,沙發一側的席七立於席岑旁邊。

“席爺,這房子還是易先生替梵小姐找的,看來兩人的關係真是不一般呢。”

席岑端起麵前的茶水,輕抿了一口。

聽見席七的話,墨眸從梵曄身上抽回,朝他瞥了一眼。

那意思仿佛是在說,不用他轉述!

席七撇了撇嘴。

席爺,他生氣了!

還是吃醋了?

正如梵遠航所說,沒過多久,一桌子飯菜上桌。

大家坐下。

飯桌上沒有鐘雪英的身影,梵遠航道:“你奶奶說自己有點不舒服,晚點再吃。”

梵曄揚眉,並不在意。

這時,易雲熙讓自己的人拿上來兩瓶紅酒。

“這麼豐盛的飯菜,沒有酒怎麼行!”

他站起身,拿過一瓶打開的紅酒,“梵叔叔,第一次來您和小曄曄的家,我們一定要喝兩杯!”

若是有人相陪,高興的話,梵遠航也會喝酒。

接過易雲熙給他倒上的紅酒,一口應下來。

“好,一起喝兩杯……”

“我就喜歡梵叔叔這樣的性格。”

易雲熙轉頭,拿起另一個高腳杯,倒上腥紅的液體。

“席爺,認識這麼久,我們還沒有一起喝過酒。你不會拒絕我吧?”

早在易雲熙吩咐人拿出紅酒時,席七的臉色就變了。

這會兒看到這個情況,他連忙上前,擋在前麵,笑著說道:“易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席爺他……”

席七的聲音,停頓了一下,“不沾酒!”

“不沾酒?”

易雲熙詫異的看著席岑棱角分明的輪廓,心裡開始分析著席七的話。

他道:“席爺,你該不是不想給我這個麵子?男人哪有滴酒不沾的道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