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席爺不勝酒力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這種推脫之詞,我可是聽太多了!”

易雲熙心裡十分懷疑,這個男人不該是想在小曄曄麵前表現出,自己三好男人的形象。

他哪能讓他得逞?

看著那杯舉在他麵前的腥紅液體,席岑輕抬深不可測的眼眸,男人的眸色很黑,是比夜色還要黑,雕刻般的鼻翼下薄唇微抿成一條線。

“滴酒不沾說不上。”

隨即他餘光看了一眼旁邊的梵曄,眼底掠過一抹柔光,勾起淺淡的弧度。

“不過,我不勝酒力。就陪易先生喝一點意思意思。”

“席爺……”

席七皺眉。

席岑擺手,示意不要緊。

接過易雲熙手中的高腳杯,骨節分明的五指在透明高腳杯的映襯下,每一寸都透著優雅。

以前陪梵遠航喝點酒,那是因為他不能拒絕。

今天他不喝,估計不行。

原來是不勝酒力!

易雲熙仿佛發現了新大陸。

既然男人都這麼說了,他哪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易雲熙正準備說話,梵曄看向他,好看的唇瓣微揚,道:“你來,是喝酒的?要不,我陪你?”

“小曄曄……”

你怎麼幫外人說話!

易雲熙後半句,還沒來得及說出口。

“嗯?”

梵曄挑起眉梢,輕聲道。

易雲熙對上她那雙純澈的鳳眸,隻好拿起酒瓶,回到自己的座位。

席岑嘴角摻著笑意,側身對梵曄,道:“謝謝悠悠……”

男人出口的嗓音,帶著誘人的磁性,響在梵曄的耳邊。

梵曄斜眸看著席岑,勾唇一笑。

“真沒想到,席爺居然會不勝酒力!”

之前,她沒有怎麼留意。這會兒,才想起來梵遠航每一次找他喝酒,席七都會在一旁阻止。

席岑臉上的笑意,在聽到梵曄分明有著嘲笑之意的話,那一瞬間有僵住的痕跡。

“悠悠,這是在笑話我麼?”

梵遠航也沒想到,席岑居然不勝酒力。

以往來的時候,他一個高興都會讓席岑陪他喝點。

席岑沒有拒絕他,他也沒作他想,每一次見著席岑他總有說不完的話一樣,更沒仔細留意。

現在仔細回想,好像席岑每一次是沒喝多少……

接下來,明知道席岑不勝酒力,梵遠航也再找他喝過。

易雲熙雖說想看這個男人說的不勝酒力,到底是有多不勝酒力。不過和梵遠航喝起來,慢慢也把想灌酒這件事給忘了。

一餐下來,席岑到最後也沒碰過兩次酒杯。

唯一一次,他也就拿著酒杯放在唇邊,淺抿了一點。

大部分是,梵遠航和易雲熙兩人在喝。

飯畢。

大家移步到客廳沙發。

易雲熙紅著一張俊臉,異國風情的眼一轉,靠近梵曄。

梵曄早在他靠近自己之前,自己就保持距離般往後麵挪了挪。

易雲熙也不介意,唇瓣輕挑的開口。

“小曄曄……你這裡房間這麼多。你要不要考慮,把我留下來?”

梵曄鳳眸瞥了他一眼。

“喝過頭了?”

“怎麼可能。”

他今天是喝得有點多,但還不至於到醉的地步。

易雲熙眼眸看著梵曄的側顏,不放棄的又道。

“小曄曄,考慮考慮……怎麼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