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479章 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了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林不染得知消息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她趕到了上官墨那裡。

上官墨剛回來,不過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身邊陪著美麗溫婉的君無雙。

林不染不知道弟弟和陸嫿之間發生了什麼,不過陸嫿還懷著孕,上官墨就和君無雙走到了一起,這讓林不染火冒三丈,她出聲道,“弟弟。”

上官墨走過來,服下了第三顆藥丸的他已經恢複了健康的身體,不過他臉上淡淡的,從骨子裡散發的森寒,身上好像一點暖意都沒有了,“姐。”

林不染看了看君無雙,“她是誰?”

上官墨沒什麼表情,隻淡漠的掀了掀薄唇,“君家小姐,我的結婚對象。”

“什麼?”林不染瞳仁驟縮,“阿墨,你是不是瘋了,你和陸嫿…”

上官墨直接打斷了她,“我不想再聽到那個名字,我和她已經結束了。”

林不染抬手,直接給了上官墨一耳光。

啪。

上官墨沒有避,被打偏了整張臉。

這時君無雙跑了過來,她心疼的看著上官墨臉上的巴掌印,“林小姐,你不要打上官少主了,上官少主沒有做出任何對不起陸嫿的事情,是她先拋棄了上官少主,你看上官少主死裡逃生的模樣難道不心疼嗎,心狠心硬心冷的人從來都是她陸嫿,她根本就不值得!”

林不染看著上官墨,他臉色的確不好,看著大病初愈的樣子,他身上的一切好像都沒有變,但是又好像一切都變了,作為姐姐,林不染心裡當即一痛。

“阿墨,你們之間的感情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我也無法挽回,但是,陸嫿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今後,希望你負擔起一個做父親的責任,我希望你是一個好爸爸。”說完,林不染直接走了。

上官墨沒有去追,也沒有再開口說話,他身上始終縈繞著一層沉默的孤寂,像一攤死水一樣。

……

林不染回去了,她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一直沒出來,五年前的時光多美好啊,那時的少年林墨和少女陸嫿相遇相知相愛,她是親眼見證者。

沒想到時光匆匆,她沒能見證這對有情人的圓滿,又看到了他們的決裂,這讓她如何不心痛。

真是太心痛了。

這時“叩叩”的敲門聲響起了,女傭走了進來,手裡拿著薄紗睡裙,“林小姐,今晚主人說要留宿你這裡,現在就請你沐浴更衣。”

林不染還沒有從悲傷的情緒裡解脫出來這會兒更添惡心了,這個張翰每晚翻牌不算,還要走什麼沐浴更衣的這一套,看來真想穿越古代去當王了。

林不染在經曆過結婚離婚的事情後絕望過,也認為自己的一生隻能這樣過了,但是現在她又重燃了鬥誌,她不想也不願屈服於命運。

她要逃離這裡。

就算不能逃離這裡,她也想當一個冷宮棄妃,而不是每晚都被張翰這個男人給惡心一下。

自從她住進了這裡,他幾乎每天晚上都留宿她這裡的。

“衣服放下吧。”

因為林不染現在得寵,所以一切待遇都是最高級的,就連女傭都對她很是恭敬,“是,林小姐,那我去放玫瑰牛奶浴。”

女傭進了沐浴間,林不染正在想辦法,這時她突然覺得下麵一熱,她的小日子來了。

太好了,她來周期了!

這算是這段時間她遇到的最開心的事情了,她可以清淨幾天,不用侍寢了。

張翰回來的很晚,他每天都有公務要忙,回來之後他直奔林不染的房間。

推開門,房間裡打著昏黃的燈光,林不染披了一件白色大衣佇立在落地窗前,她氣質溫婉美好,就像是三月的春風拂麵,張翰每每披星戴月的回來,看到她窩坐在地毯上安靜的畫畫,或這樣靜靜的站著,他都覺得一身的疲憊一掃而空,整個心靈都得到了淨化。

他從來沒有在任何女人身上有過這樣的感覺,隻有她林不染。

溫軟美好的人,也許就有這樣的魅力吧,像張翰這種一直處於烈獄和黑暗的人,被林不染所吸引,仿佛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張翰大步走過去,從後麵將她抱入了懷裡,“想什麼呢,想這麼出神?”

林不染也摸清楚了他的性格,他吃軟不吃硬的,誰要是跟他擰,他可以敲碎那個人的骨頭。

她就曾經被敲斷過骨頭。

林不染不想再受那樣的苦,她現在很愛自己,愛自己才有愛彆人的能力,所以她放軟身體道,“今天我去見了我弟弟,但是我弟弟好像跟君無雙走在一起了。”

張翰將俊臉埋在她的長發裡嗅了兩口,她身上的香氣讓他著迷,“恩…小舅子跟君無雙在一起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連張翰都這樣說了,那林不染知道了,此事已無法挽回。

這時張翰的手就開始不老實,“洗過澡了嗎?身上這麼香。”

“當然洗過了啊,”說著林不染轉過身,抬起兩隻小手摟抱住了他的脖子,眨著羽捷道,“你還沒有洗吧,要不要…我伺候你沐浴?”

張翰雙眼一亮,真是受寵若驚了,這麼長時間以來她對他一直不冷不淡的,從來沒有這麼主動的迎合過,她雖然不拒絕,但都是被動的。

今天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她竟然要伺候他沐浴了。

張翰抓住她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你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好了,是不是逗我玩呢?”

“不是啊,我隻是看了我弟弟就覺得男人的感情真是善變,上一秒還愛的死去後來,下一秒就可以將人拋棄,翰王,你說對吧,你的苒苒在泉下有知應該沒生氣吧?”

果然,張翰就知道她沒安好心,在他這個興頭上,她竟然提了他的禁忌苒苒。

張翰哼了一聲,避開了苒苒的話題不談,“伺候我沐浴可是你說的,我是不會給你反悔的機會的。”

說著張翰直接將她打橫抱起,走進了沐浴間。

他對心頭的白月光從來都閉口不談,林不染突然發現他還挺深情的。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