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4章 崽的上海之行2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賣報……啊不對!”雪寶又唱:“大風車吱呀直溜溜的轉……”

小姑娘又停,不知道唱麼好,感覺麼歌都配不上她的花瓣澡。

小丫頭掬起一捧花瓣,向上一撒,落下來,咯咯咯咯。

她拍著浴缸裡的花瓣,水滴濺起來,雪寶高興的很,

“咚咚咚。”當爸的敲,說:“雪寶,差不該起來,水涼吧?”

雪寶眼睛眨眨,小『奶』音:“沒……”

容家棟可不相信她,說:“都快半個小時,沒麼沒?你披著『毛』巾,爸爸抱你出來,小點心哈。”

雪寶看著花瓣,嘟嘟嘴不想起,但是水溫真的漸漸降下,小雪寶惆悵的歎息一聲,覺得自己好難哦,她咕嚕咕嚕嘟嘟囔囔幾句,扯過大大的『毛』巾給自己包起來:“爸爸,好。”

容家棟這才推,他看著閨女站在水裡披著大『毛』巾,『毛』巾長長的都拖在水裡,容家棟笑,說:“閨女啊,你的邋遢倒是有幾分深得我的遺傳。”

雪寶鼓起小臉蛋兒,大聲:“我才不邋遢。”

容家棟:“哦?”

他挑眉,說:“可是爸爸覺得……”

雪寶哼一聲,說:“不要爸爸覺得,雪寶是不邋遢。”

容家棟笑給閨女抱出來放在床上,他看著濕一半兒的大浴巾,說:“你等著。”

這又拿一條給閨女披上,同時擦著這小丫頭的小卷『毛』,小卷『毛』炸開像是一隻小獅子,雪寶『奶』凶『奶』凶:“你說,我是不是不邋遢!”

容家棟一看小丫頭這麼介意,立刻點頭,說:“嗯,不邋遢,我雪寶當然不邋遢,爸爸是跟雪寶開玩笑的,我雪寶是個能乾的小女孩兒,剛才那麼勇敢自己待在房間裡呢。”

雪寶被表揚果然又高興起來。小尾巴都要翹起來,容家棟:“你等下。”

他衛生間找電吹風,這高檔的酒店,設備是齊全啊,容家棟感慨起來,他住招待所的時候哪兒過這種東啊,不過容家棟是真的覺得很方便,他讓小丫頭披著『毛』巾坐下,開始給她吹頭發,雪寶:“呼呼呼。”

容家棟:“如果熱告訴爸爸。”

雪寶『奶』聲『奶』氣:“好的呀。”

她乖乖的坐在那裡,說:“爸爸,這個是叫電吹風嗎?”

容家棟:“對啊。”

雪寶又問:“那這個吹完頭發會乾乾的嗎?”

容家棟:“對啊。”

雪寶這個時候抬頭,認真的問:“那我家為麼不買呀,冬天吹著好舒服呀。”

容家棟笑出來,立刻說:“這不是以前沒想嗎?等我回買一個好不好?”

雪寶點頭:“好。”

她開開心心,覺得自己提一個好的意,可開心。

雪寶軟乎乎的說:“爸爸,等我長大,也要給你吹頭發。”

容家棟:“哎呦。”

雪寶:“我也帶爸爸出來玩。”

小姑娘眼睛明亮,容家棟哎一聲,高興的嘴巴都要咧耳朵下,說:“好,爸爸等著雪寶。”

小姑娘笑嘻嘻:“還有媽媽。”

容家棟點頭:“好,還有你媽媽,哎閨女啊,爸爸後悔。”

小雪寶:“呐?”

看這一大一小的,可是容家棟倒是願意跟閨女分享呢,小雪寶為麼表達欲這麼強烈,還不是為有一個總是能叭叭叭的親爹。容家棟說:“我後悔沒帶你媽媽來,雖然年底不好請假,但是我也可以找找啊。哎,現在咱爺倆兒享受啊。”

雪寶點頭,好讚成爸爸的話呢,不過她也很精明哦,小雪寶說:“沒關係爸爸,我還有下一次。”

她眨巴大眼睛,問:“下一次……也會帶我吧?”

容家棟看著小家夥兒期待的大眼睛,爽快的說:“必須帶你!”

雪寶甜甜的笑出來,開心。

吹好頭發,她自己換上小睡衣,鑽進被窩兒。

今天忙忙碌碌一天,小姑娘玩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經覺得很困,她躺在被窩兒裡,聽著爸爸在衛生間洗澡的聲音,覺得這是很奇妙的一天。

是的呀,是奇妙。

她第一次坐這麼長時間的火車,也是第一次那麼高的樓,還第一次住進酒店,爸爸說這個叫酒店。不是招待所哦。

她還洗花瓣澡,不過哦,一點都不香,她都偷偷聞過啦。

可是還是好開心,她哦,是個很幸福的小孩兒哦……

雪寶睡前昏昏沉沉的,想著今天的事情,慢慢的睡過。

等容家棟出來,看小女娃兒經睡得香噴噴,她縮在被子裡,『露』出粉嘟嘟的小臉蛋兒,容家棟收拾整理一下東,突然間,容家棟覺得自己今天好像忘記麼事情?

可是麼呢?

容家棟想想,沒想,算算,睡覺吧。

他也回床上,準備睡覺,卻不知道哦,在遠遠的沈城,他的媳『婦』兒碎碎念的罵道:容家棟這個王八蛋,他沒打電話報平安。

容家棟記起來嗎?

記起來。

麼時候?

第天早上。

第天早上睡醒神清氣爽,容家棟又想起媳『婦』兒,不過這一次,他猛然間想,自己竟然沒有打電話報平安。啊這……

他感覺,自己回家肯定要挨幾下子,這這這!

他覺得自己要完蛋,難道男才十四五歲,記『性』開始不好嗎?

不是正值巔峰嗎?

容家棟覺得自己真是完蛋,不過電話……不著急打。

他家沒有電話,隻能打單位,這個時候……沒上班啊。

容家棟拎著閨女樓吃早飯,雪寶好奇的看,問:“這裡都是隨便拿的嗎?”

容家棟:“對,隨便拿。”

雪寶:“那出差也太好吧?”

容家棟:“……以前的地方,不這樣。”

雪寶:“哦。”

她好懂的拍著小手手說:“我這次住得好。”

容家棟點頭:“對。”

他正想再給閨女介紹介紹,可是他家閨女可不聽,小孩子要聽這些乾啥,她隻是想要吃吃喝喝呀。

雪寶邁著小短腿兒,想拿吃的,可是……夠不。

雪寶立刻回頭:“爸爸幫我拿。”

容家棟:“好好好。”

他給閨女拿必須要吃的雞蛋,看有牛『奶』,也給女兒接一杯,女兒每天一杯『奶』是不斷的,至於其他的,他幾乎每一樣都拿一點點。嘗一嘗嘛。

反正女兒不吃他也吃。

雪寶眼睛彎彎:“好好哦。”

她開心的問:“我能帶走嗎?”

容家棟搖頭,說:“不行的,這個叫自助早餐,是你拿少次都沒關係,你吃少都沒關係,但是不能帶走。”

雪寶:“哦,自助早餐。”

她學哦,那她回家,要跟小夥伴玩自助餐過家家。

嘻嘻。

大家一定不知道麼是自助餐廳,她可以講給小夥伴聽啦。哦對,還有小宇哥哥。

雪寶大口吃飯飯,小腦瓜兒左思右想呢。

不得不說,父女兩個這次出都識蠻的。

兩隻大小土包子終於想起給家裡報平安,不出所料,容家棟被他媳『婦』兒噴個狗血淋頭。挨訓的爺倆兒蔫頭耷腦的,不過掛掉電話,兩個不知道愁的立刻蹦蹦躂躂的又出。

畢竟,來都來。

而且,今天是重頭戲。

容家棟很快的拎著閨女奔著銀行,他坐在出租車上,問閨女:“你說爸爸買這個,能不能掙錢?”

雪寶小手兒一揮,豪氣萬千:“必須能!”

爸爸買啥?

容家棟喜滋滋:“我也覺得能,爸爸掙錢,還帶你出旅遊。”

雪寶:“首都!”

小姑娘脆生生的:“我想首都,首都有長城。”

雪寶帶著小憧憬:“我想□□看一看。”

容家棟笑:“爸爸一定帶你,帶全家都。”

是啊,他爸媽、他媳『婦』兒,可都是沒過首都的。

哦不對,他家老爺子過,不過那也是很年前的舊事兒。倒是家裡兩個女同誌是真的沒過,容家棟:“等明年夏天,爸爸抽空帶你。”

雪寶高興的說:“好的呀,那拉鉤兒。”

容家棟:“好,拉鉤。”

兩個大手小手對在一起:“拉鉤兒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容家棟喜滋滋:“如果爸爸掙錢,在首都給你買個大房子。”

雪寶:“哇哦。”

容家棟:“等你將來長大,首都上大學。”

雪寶:“哇哦哇哦,那我上北大好還是清華好?”

容家棟:“啊這……我初中畢業不太懂啊。”

不過容家棟打一個響指,說:“都可以的,等咱問問你大姑,她肯定知道,但是我覺得啊,這些都隨便啊,反正都不錯。”

雪寶歪歪頭,自信的笑:“對哦。”

她說:“那爸爸要努力掙錢呀。”

容家棟:“沒問題,這裡相信爸!你看爸臉上不寫著兩個字兒?”

雪寶左看看右看看,問:“麼字兒啊?沒有的呀?”

容家棟:“咋沒有?這不是寫著有錢?”

雪寶:“噗噗噗。”

小姑娘忍不住捂住小臉兒,笑的厲害。

容家棟睨她:“你不相信爸爸嗎?”

雪寶趕緊說:“相信的呀。”

容家棟:“那不對。”

倆很快的,當爹的抱著閨女下車。

司機默默的透過窗戶幽幽的看著這兩個,心中感慨:這是哪裡來的啊?也太能吹牛『逼』吧?

他嘖一聲,一踩油,開走。

容家棟領著閨女過來買股權認購證,這個今天上午才開始發行,不過早上現在還沒有一個買,客戶經理都有點著急,想也不知道,如果賣不完肯定要給他派任務的。

講真,他也看不準這個,但是覺得吧,心裡不是那麼百分之百的認定這個會賺,如果發行的股票少,最後不是要虧?他比一般懂一點,但是正是為懂一點,反倒是更加的猶豫。

啊,太懂和不懂都沒那麼難,最難的是半瓶子咣當。

這一早上都無問津,更令不看好。

容家棟是這個抱著閨女鬨起來的,他來窗口一問,立刻迎來好幾道視線,幾乎櫃台裡的都齊刷刷的看向他。

容家棟一下子被看的頭皮發麻,如果不是臉皮厚,這個時候要不好意思,不過他倒是蠻淡定,問:“那個股票認購證,我不是本地的戶口,可以的嗎?”

窗口裡愣一會兒,隨即很快的說:“可以可以,這是可以的,現在發行的可以不記名。”

櫃台裡的職員心道,怪不得不記名呢,還真有這種懵『逼』的外地來買。

不過他都不知道,也是三四天,股權認購證很快的發酵起來,這種“白板”,不可能,沒有本地身份證是想買的。當然這個時候,容家棟在他眼裡是個不會投資的大傻子。

“先生你買少?現在是三十塊錢一張,一套是一百張,是三千塊錢。”

容家棟沉默一下,估算一下自家的情況,說:“我要三十套吧。”

“少?”這下子,說是櫃員,連經理都竄過來,看著容家棟的眼神兒帶著濃濃的懷疑,這小子濃眉大眼的像是個條件不錯的,但是卻不像是麼有錢啊。

條件不錯可不等於有錢。

經理急促的說:“先生,三十套,是九萬塊錢。”

容家棟點頭,說:“我知道。”

他是真的知道的,其實他想買五十套的,這是十五萬,十五萬挺,但是在容家棟看來,差不占他現在流動資金的五分之一,這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而且,他帶錢。

但是吧,來之後看著這邊根本沒有買,容家棟這心裡又有點不打準兒。

“三十套吧。”他努力保持淡定。

經理和櫃員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出對方的意思,真是哪來的大水喉啊!真是不可貌相啊。

他樂得有開張,趕緊說:“先生您坐一下,稍等一會兒,這邊立刻給您辦好。”

容家棟點頭。

大概是看這小子是個大水喉,經理還專從櫃台裡出來,客客氣氣的跟容家棟說:“先生很看好這個的嘛。”

容家棟眼神閃閃,笑著說:“其實我是買一點試一試。”

看這九萬塊錢的股票認購證不少,但是在他這樣的銀行來說還不算是大筆交易,隻不過,這股票認購證沒買,又是出來的,倒是顯得他很突出。

經理很客氣的貴賓休息室拿兩瓶礦泉水,還端小碟子過來,裡裝的都是糖和小餅乾。

他含笑:“很快給您辦理,您家小朋友可以吃點小零食。”

雪寶低頭看看,又抬頭看看這個大伯,糯唧唧的問:“這個,是給我的呀?”

經理笑,說:“對啊,是給你的,小朋友挑你喜歡的吃。”

雪寶立刻大聲:“好。”

她開心,立刻挑出來一個顏『色』鮮豔的,撥開放在爸爸的嘴裡,說:“爸爸你吃。”

容家棟得意的笑,“我閨女是好。”

雪寶自己也嘗塊兒,抬頭:“謝謝伯伯,這個好甜的呢。”

可愛的小孩兒誰都喜歡的,一看覺得心裡熱乎乎,經理笑著說:“那剩下的你一會兒都裝走吧。”

雪寶瞪圓眼睛,說:“都給我嗎?”

經理笑著說:“都給你,為你可愛。”

雪寶翹起嘴角,果然長得可愛可以吃的壯壯!

容家棟問:“你這邊沒麼買這個股票認購證吧?”

經理:“……”

被你說中。

不過他微笑,『露』出八顆牙:“也還好的。”

其實沒有一個買。

雪寶咋咋呼呼:“這個能賺錢呀,你為麼不買,我爸爸都買,我爸爸最聰明,我爸爸說能賺錢肯定能賺錢的。我爸爸賺錢還要在首都給我買房子。”

經理:“……”

擦汗。

容家棟深深的看經理一眼,說:“再給我加十套吧,我買五十套。”

“噗!”

大水喉!

絕對的大水喉!

“你……”

容家棟:“我準備好錢的。”

他冷靜的不像是正常,櫃台裡似乎生怕他反悔,動作都快許許,很快的,股票認購證遞出來,說:“您查點一下。”

容家棟可不是那種充大款的,十分認真的核對一下,點頭放進包裡,說:“好嘞,走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