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5章 崽回來了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陶麗華覺得,他們家父女倆,就不能輕易放他們出去,真是撒手沒。

出去了,人就沒影兒了,簡直是死人。

陶麗華跺著腳,等站台上,不是為了早點見女兒,她才不來接人呢。

隨著火車鳴聲傳來,火車緩緩進站,陶麗華立刻左顧右盼起來,她不斷張望……“媽媽!”

就時,到一聲清脆叫聲,陶麗華一回頭就到閨女火車窗口『露』出燦爛笑臉,陶麗華趕緊湊過去,說:“你倆趕緊下車啊。”

容家棟:“接著。”

他開始從車窗往外倒騰東西,一包,兩包,三包……

容家棟碎碎念:“我買東西有點多,雇人送到車上呢,好來回是始發站終點站,不然我上下車都費勁。”

陶麗華著大包小包,吐槽:“就算是終點站東西也很多好嘛。”

容家棟笑了出來,說:“還好吧?”

他把東西都遞出去,才領著閨女下車,雪寶趴爸爸肩膀上,一下車被放下,立刻就邁著小短腿兒撲到了媽媽懷裡。眶紅紅,哭唧唧:“媽媽,我好想你啊。”

陶麗華:“還是我閨女好。”

她也紅了眶,說:“我就知道有閨女想著我,不像有人,一點也靠不住。”

容家棟委屈叫:“媳『婦』兒,你可不能樣平白汙我清白,我也很想你啊。”

陶麗華瞪他:“嗬嗬。”

有冷笑。

可去你吧。

都不知道往家裡打電話,還說什麼好話?真是靠不住男人。

陶麗華:“你可給我走開吧。”

容家棟:“嗚嗚。”

他說:“媳『婦』兒啊,你可不能樣對我啊。”

陶麗華才不他狡辯呢,人最狡辯。

“哎呦,你你還麼對我,我都給你買了七八套衣服。”他叉腰。

陶麗華一,嗖回頭,問:“真?”

容家棟:“那然啊。”

陶麗華著他,見他果然是沒有撒謊樣子,一下子極了,說:“容家棟你腦子不好啊,你買那麼多衣服乾什麼?你是嫌錢紮手是不是?”

容家棟委屈巴巴:“你不能麼說吧,我明明是為了你。”

陶麗華:“那也不能『亂』花錢。”

她深吸一口,覺得男人啊,果然就不能讓他兜裡揣錢,真是能胡來。

陶麗華相無語,不過還外麵,忍了,說:“回家。”

容家棟:“麼多東西怎麼就你自己來接我?”

他張望:“我爸媽呢?我二姐呢?太過分了吧?我回來都不來接我。”

陶麗華睨他:“你是太陽啊,還都得圍著你轉了?今廠子有事兒,爸過不來。媽自家做飯,二姐也上班,年底了,各個廠子都忙得很。”

說起些,她又忍不住高興起來,趕緊說:“咱們分房了。”

容家棟一愣:“什麼?”

陶麗華:“分房子。”

她嘴角翹高高,說:“我們能分八十來平呢。”

容家棟:“臥槽,真是想不到。”

他感慨:“我還以為輩子都不分了呢,磨磨蹭蹭,沒想到還真是動起來了。”

說起事兒,夫妻倆真是一秒就開心起來,容家棟:“哎怎麼回事兒?你給我講一講。”

陶麗華:“還不是……”

容家棟:“哎個好,我們又多了一個房子。”

陶麗華點頭,遲疑了一下,她著容家棟,小聲說:“那個……”

容家棟:“怎麼了?”

陶麗華想說什麼,但是低頭小雪寶,猶豫了一下沒有開口。

小雪寶跟著爸爸媽媽坐出租車裡,蔫噠噠,坐車時長了,小孩子不是很有精神,陶麗華默默拍著閨女,直到慢慢給她拍睡了。小腦殼兒一點一點。

她靠媽媽懷裡,昏昏欲睡。

容家棟他們家小丫頭又睡了,輕輕拉一下陶麗華衣服,陶麗華低聲:“咱們不是能分八十來平?二姐和二姐夫按理說可能分不到房子,自己拿本錢。”

容家棟立刻就懂了,問:“二姐和二姐夫想我們房子?”

他話平靜說出來,沒有一點起伏,甚至不出高興與不高興。

陶麗華又了容家棟一,說:“不是二姐和二姐夫,是二姐夫他媽。”

她小聲:“是二姐夫他媽麼想,反正就自己不想拿錢唄?二姐因為個跟她婆婆吵起來了,不過她回來沒睡,我到小宇偷偷告訴咱媽了。”

容家棟嗤了一聲,冷笑,說:“他家主意打倒是挺好。”

個事兒吧,容家棟相信他二姐和二姐夫不麼做,就算是想到了,有點心動,也絕對不跟他開個口。像是他二姐些年來娘家吃吃喝喝被人說嘴,他是得出來二姐心裡難受,不過日子就那樣,他們夫妻怎麼都行,但是孩子還小,所以能厚著臉皮了。可是本質上,他二姐不是一個一直想占便宜人。

所以次,他二姐是絕對不跟他開口。

容家棟:“行,事兒我知道了。”

陶麗華輕聲問:“你怎麼想?”

陶麗華自然是不樂意,雖說她有地方住,但是是她盼了多少年房子啊,心裡狀態是不一樣。就算是拿到手不住租出去,也是她自己房子。但是如果給了旁人,就是旁人得了。

陶麗華咬了咬唇,說:“我……”

她想說自己其實心裡不樂意,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如果開口了,容家棟怎麼想她,又小又吝嗇嗎?

她咬著唇,容家棟伸手握住了媳『婦』兒手,說:“誰也不給。”

陶麗華驚訝抬頭,容家棟和他二姐感情很好。

沒想到他竟然樣說。

容家棟:“是兩回事,我願意幫我二姐,但是不表我養著他們一家。他們家以前日子緊巴一點,怎麼都行,現他們是雙職工。我何必呢。再說如果全靠我支援,那麼時長了,他們反倒覺得還是應該。世上沒有什麼應該,我自己還有婆閨女呢。如果二姐借錢買房子就借她,但是咱們房子就是咱們。”

一點,容家棟拎得很清。

他自己辛苦工作可是想著婆和閨女過個好日子,彆人總是排次一位。

更何況他二姐現日子也好了。

容家棟:“事兒你不用擔心。”

陶麗華輕輕舒了一口,容家棟笑了,說:“你很緊張錒”

陶麗華直白說:“是啊,我其實……挺擔心。”

容家棟曉得她想什麼,說:“我還沒到那麼無私地步。”

陶麗華輕聲嗯。

一家三口回到了廠區,正好到田杏下班,容家棟:“哎哎哎,田,正好了,你來幫我搬東西啊。”

田杏:“……”

她吐槽:“你可真好意思。”

容家棟:“那咋不好意思?你你話說,咱們不是同學?”

田杏又翻了個白。幫著他們夫妻把東西拎上樓,容家棟她凍得臉通紅,說:“哎不是,你是乾啥去了啊?”

田杏抿著嘴:“你少管閒事兒。”

容家棟挑挑眉,跟他媳『婦』兒眨睛,陶麗華噗嗤一聲笑出來,說:“好了哈。”

幾人到了家,容『奶』『奶』到開門聲一下子就扔了鍋鏟出來:“我寶啊。”

雪寶本來不還『迷』『迷』糊糊,一到個聲音,一個激靈,醒了:“『奶』!”

容『奶』『奶』:“哎,我雪寶哎,你總算是回來了,『奶』都想你了。”

雪寶大聲:“我也想你了。”

她張開胳膊讓容『奶』『奶』抱,吸吸小鼻子,說:“好香!”

容『奶』『奶』:“啊對,廚房有好吃,『奶』不能抱你,你自己去玩兒,『奶』給你做好吃,雪寶餓沒餓?”

雪寶:“餓啦!”

她湊過去,說:“我想吃好多飯飯,『奶』『奶』,我想吃鍋包肉,那邊都沒有鍋包肉,也沒有酸菜,雪白饞啦……”

容『奶』『奶』心疼不不,說:“哎呦真是委屈我們寶了,容家棟你混蛋,你怎麼回事兒,你出門就不知道領著雪寶吃點好嘛?”

容家棟:“……”

什麼玩意兒!

他領著閨女吃可好了!

他衝著小雪寶揮舞拳頭,雪寶趕緊:“吃好了,『奶』『奶』不錯怪爸爸。”

容『奶』『奶』:“你爸就威脅你。”

雪寶笑甜甜:“沒有啦。”

她張羅:“杏兒你進來坐啊。”

田杏搖頭:“不用。”

她也是個爽快:“我還得回家做飯。”

她很快離開上樓,容家棟側眸:“田乾什麼呢?自從離婚,我咋都不到她了,感覺她每早出晚歸不見人影兒。”

陶麗華關好了門,小聲跟她丈夫說:“她外麵擺攤。”

容家棟:“果然不出我所料,不過人行啊,麼長時大家都不知道。”

陶麗華:“她都是喬裝一下去遠一點。”

她還是有點怕丟人,現雖說不是早幾年那樣,但是擺攤兒還是矮人幾分。

特彆是田杏還離婚了,她可能更不想被人議論,走遠一點也不例外了。

“她賣什麼啊?”

陶麗華:“帽子手套什麼?都很好,她自己從廠子裡倒騰碎布條做,然後拿到遠一點地方賣,意似乎還不錯。”

容家棟:“蘇建業撫養費什麼按時給吧?”

陶麗華:“我杏兒說按時給,不過她想多攢點錢,你也曉得,她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不容易。”

容家棟點頭:“那倒也是。”

容家棟很快說:“行了不說她,來來來。我給你們帶什麼回來了。”

雪寶早就著急了,圍著幾個大包團團轉呢,一爸爸麼說,高興嚷嚷:“媽媽快來,我和爸爸給你選好衣服了。”

她可得意了:“是我們一起選,我們都覺得好。”

陶麗華:“是嗎?我。”

不過又想到倆人買了很多,有心疼:“得花多少錢?”

容家棟:“嗨,花多少錢又怎麼了?你男人不是挺能掙錢?我掙錢難道是為了擺著?還不是為家裡花?”他回頭:“媽,等兒你也來,我給你也買了好幾身,可喜慶了,一點也不差。”

容『奶』『奶』立刻就高興起來,不過很快也說:“兒媳『婦』兒說得對,你花那個錢!你們年輕人穿一穿好,我一個太太穿了誰啊。”

容家棟:“話可不是麼說,您電視劇不是都播了?說不定往後您就火了。您是咱家大明星,然穿好一點。”

容『奶』『奶』:“哈哈哈哈。”

她被話恭維到了,果然誰也沒有她兒子說話好。

“你小子說倒是有點道理。”

容家棟:“那是然了。”

容家棟哄著他媽,說:“您都拍了兩電視劇了,稍後可能還拍更多呢,您就是咱們片兒最有麵子太太,您穿得好,我們出去也跟著體麵啊!媳『婦』兒你說對吧?”

陶麗華淺淺笑,說:“對。”

容家棟:“咱家也不差那幾個買衣服錢,該花就花唄。”

容『奶』『奶』:“也是。”

容家棟:“不是過年了?等我領你們去買個金鏈子帶一帶。”

容『奶』『奶』:“啊!!!”

容家棟:“我上海就想買了,但是我買了帶著閨女坐車,也怕丟了。等我帶你們去買,也給雪寶買。”

雪寶一下子睜大,說:“也給我買?是也給我買嗎?小孩子也可以帶嗎?”

容家棟:“然啊,小孩子然可以帶,麼可愛小孩子就更可以了。”

雪寶瞬高興起來,小手兒翻花花搓手:“那那那,那我不是跟彆小孩兒不一樣了?”

容家棟笑:“嗯,你最棒了,跟彆女娃兒不同。”

雪寶抿起了小嘴兒。

她笑燦爛,開心說:“我不能跟彆小朋友不一樣,小朋友是團結同學。我藏起來戴。”

一家子都笑了,說:“好啊。”

容家棟靠沙發上,說:“媽,說分房了?”

容『奶』『奶』:“嗯,現還沒傳開,但是有些人已經知道了,你爸就說了。”

容家棟:“你得跟二姐說,無論如何也得買,過了個村就沒有個店了,如果錢不湊手我裡還有些,買是一定買。”

容『奶』『奶』立刻眉開笑,說:“好。”

容家棟:“我可是借哈,不能不還,親兄弟還明算賬呢。”

容『奶』『奶』嗤了一聲,說:“你二姐也不是那種借錢不還人,給歸給,借歸借,是兩回事。”

容家棟:“那就行了,她總是跟婆家住一起也不是個事兒,那麼小房子一大家子住著,整磕磕絆絆也不好。”

其實很多時候關係不好吵架什麼,還不是因為窮,地方小鬨。如果分開了,其實再仔細想一想,也沒有什麼大矛盾了,也許倒是平和了。

“再說二姐他們也是一樣交活費,到時候自己住,也許同樣錢吃更好一點。”

容『奶』『奶』點頭:“你說得對。”

她冷笑:“那婆子還做夢想讓你把房子給你姐姐呢。”

容『奶』『奶』跟兒媳『婦』兒不能說,但是跟兒子倒是不見外:“不個臉,她是敢來我麵前說,我就抽她。”

幾個親家,各個兒都感覺過容『奶』『奶』冷酷如凜冽寒風全武行。

所以,彆都不是什麼好相與,但是容『奶』『奶』裡說話倒是客客像個人。就連最有病陶麗華他娘周太都不敢輕易招惹她。

容家棟:“她是敢說,咱也不用客,嗬,慣『毛』病。”

容家棟更不客了。

他說:“真我容家棟好惹啊。”

他年可是領著一群小夥伴智囊。

容家棟:“我估計,親家大媽不能來。她也就是敢背地裡說一說,真讓他著我們麵兒說,他也不敢。”

容『奶』『奶』笑:“你又知道了。”

容家棟:“我還真知道,有些人啊,你收拾她一次,她就再也不敢了,本質就是慫。”

容『奶』『奶』挑挑眉。

娘倆兒說話,陶麗華個時候也給東西收拾好了,她呆呆著一堆東西,抬頭說:“媽……你猜容家棟買了多少。”

容『奶』『奶』隨口:“多少?”

“他給爸買了四身衣服,給您買了七套,給我買了七套,還給雪寶買了八套。”

停頓一下,又繼續說:“他自己也買了四身,還有二姐家人手一套,大姐家人手一套。”

容『奶』『奶』一,珠子都支棱起來了:“容家棟你個敗家子兒,你怎麼買麼多!”

好麼,話題又繞回來了。

“你作死啊。”

容『奶』『奶』叫囂起來,小雪寶長睫『毛』眨了眨,默默縮成團,跟她沒有關係,沒有關係……

她默默抱起自己衣服,噠噠噠跑回了房,她逃走了,不見。

嗚,是她連累了爸爸。

不過,雪寶不敢攬過來。

嚶,媽媽打人。

『奶』『奶』罵爸爸,但是媽媽可是打人。

小雪寶有種甩鍋爸爸感覺,可是可是,雪寶不敢惹媽媽呀。

媽媽像是噴火大恐龍。

小雪寶倒床上,小手兒扭來扭去,小臉蛋兒鼓鼓,沒一兒,捂住了臉臉……

“雪寶?”

雪寶一咕嚕坐起來:“媽媽!”

陶麗華:“你一身做火車那麼長時臟乎乎,彆往床上躺,來,媽媽給你洗手手洗臉,咱們等一下吃飯了。”

雪寶:“哦。”

她抬頭說:“媽媽呀……”

陶麗華:“怎麼?”

雪寶猶豫了一下,沒敢說實話,假咳一聲,問:“媽媽,你想沒想我啊。”

陶麗華將閨女抱懷裡說:“媽媽想死你了。”

雪寶甜甜笑,說:“我也是啊。”

她迫不及待跟媽媽說:“媽媽,爸爸說,下次一定帶你,我們兩個都可想你了。”

陶麗華挑眉:“哦?”

想我不打電話?兩個騙子。

雪寶又說:“媽媽,我上海洗花瓣澡了,我特彆勇敢,自己房等爸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