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6章 房子啊房子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

小朋友念順口溜兒,手拉手一起往家走,大風呼呼的吹,小朋友要是不手拉手,就要被大風吹走啦。

雪寶:“今天好冷哦。”

“明天就不用早起上學啦。”

今天是上學的最後一天,有十來天就過年了。

雪寶:“對哦,我放假了。”

她笑眯眯的,興的,雖然喜歡上學,但是現在一天比一天冷,雪寶也不樂意早起上學的啊。她又不是小傻蛋。

“那,放假了你要經常來找我玩兒呀。”

“那是當然。”

“必須的。”

小夥伴說好了,一興得,雪寶也興得,她說:“我家地方大。”

“雪寶,你爸爸最近再找老師嗎?”

雪寶:“你怎麼知道的呀?”

她睜大眼,問:“我想學大提琴哦。”

孔甜甜幾笑了來,說:“我是聽你『奶』說的。”

雪寶點頭:“要找的,但是沒找呢。我本來是要去少年宮學的,那裡有人教,不過他已經開課了,再學就要過完年了,我不想等,所以我爸爸打算單獨給我找一老師。可是教大提琴的人不多呀,就那麼一點點,不樂意教我樣的小不點。”

雪寶的小手指頭戳了一下自己鼻尖兒,惹得幾人迎風大笑。

蘇萌給她主意:“你可以找大學生啊,開始學習未必就要專業的老師,你可以想找那種比較精通大提琴的大學生來教。等熟悉了再找好的老師。”

雪寶眼睛一亮,笑說:“對哦,可以樣。”

“當然可以樣了。”

雪寶興起來。翹尾巴一樣扭了扭小屁股,開心的嘿嘿。

“那那那,你要學嗎?我可以一起學哦。”

孔甜甜搖頭:“我不行,我沒有音樂細胞,而且也不感興趣。”

你讓她自己搞點麼特彆的小點心和菜『色』,她一點都不覺得煩,但是跟她講樂器,她就無聊了。

蘇萌也搖頭:“我也不行,我不習慣,有那功夫我不如在家裡自己做手工呢。”

她對感興趣,做了好的手工,她媽可以模仿做去賣掉賺錢。作為一重生黨,蘇萌是曉得過幾年她媽媽會下崗,時候她年紀也不大,要上學,日子肯定不好過。現在多攢一點才是對的,她都有給她媽媽灌輸樣的念頭。以至於她媽媽現在注重賺錢。

元寶:“我在家學習。”

熊寶:“我要學武術。”

好的,大家都不感興趣,雪寶:“那我自己學習。”

孔甜甜好奇的問:“雪寶是喜歡拉琴嗎?以後要當大提琴家嗎?”

雪寶問:“那是麼?是專門拉琴的意思嗎?”

孔甜甜:“對哦。”

雪寶果斷的搖頭:“不要,不是的哦,我不是要專門拉琴,我長大要開飛機。”

“咦?”

幾小孩兒麵麵相覷,說:“你不是之前要做黑貓警長?”

“你記錯了,那是早,之前是做幼兒園園長。”

嗯,小家夥兒為了能在幼兒園做主,之前的夢想是做幼兒園的園長。

“哪裡箱子為麼又要開飛機了?”最近也沒播舒克和貝塔啊。

雪寶立刻笑了起來,大眼睛亮晶晶:“現在在播《時間飛船》哦,噢哈哈噢哈哈噢哈哈魯哈!”

她叉腰唱起了主題曲。

幾“小”孩子默默的互相對視一眼:“……”

好的吧,小孩子果然隻會跟動畫片走。現在說麼都太早啦。

雪寶:“我想學大提琴是因為拉琴可以穿的美美的,我要最好。”

雪寶不知道最好是麼樣子,但是她覺得自己可以最好的。

“那你的二胡學嗎?”

雪寶軟乎乎:“你問的跟我爸爸問的一樣,我當然學呀,又沒有麼關係。”

他幾正走,雪寶突然叫:“叔叔!”

她招手:“警察叔叔!”

中年男人聽叫聲,回頭一,就幾小蘿卜頭,他了一下,不認識啊。

“你是……?”

雪寶立刻嘰嘰喳喳:“我認識警察叔叔,我在窗戶上過你,是你領人找小王銳哥哥。”

她趴在窗戶上都有記住叔叔哦。

位公安誌姓肖,老肖是第一次遇跟他打招呼的小孩兒,他說:“原來你是機械廠的小朋友啊。”

雪寶小眉『毛』皺了起來,覺得叔叔有點笨笨哦,她說:“我現在就在機械廠的家屬院兒呀,我當然是機械廠的小朋友。”

老肖:“……”

不知道為麼,他覺得自己好像是被小孩兒嘲笑了。

真的,不誇張。

他說:“你是放學了嗎?”

他一小家夥兒凍得小臉兒紅撲撲,說:“你麼小,放學要趕緊回家。”

雪寶:“我知道噠。”

她都知道的,小姑娘仰臉蛋兒,問:“叔叔,你怎麼又來了呀?”

老肖:“我來一小王銳。”

雪寶:“呀?他怎麼啦?”

老肖:“沒怎麼,不是快過年了嗎?過來。”

其他跟小王銳家也不認識,就是次的事件才叫接觸的,不過他也知道家子是麼況了,兩老人家帶一不十歲的孩子,過的也挺不容易。

而小子的家長又是為了保護有財產才沒了,他心裡是欽佩樣的人的,自然也樂意給與一點能給的幫助,不,快過年了,給他送點米麵油。

他不會跟小孩子說些,反而是問:“你沒放寒假嗎?”

雪寶脆生生的:“放啦,今天就是最後一天。”

老肖小姑娘,覺得小姑娘真是好健談啊,而且完全不拿他當陌生人,他認真:“小朋友不要隨隨便便跟人搭話兒,現在是有壞人的。”

雪寶:“哦哦,我知道的,但是我知道你是警察叔叔啊。”

她有理有據:“我都知道的,而且我麼多小孩兒,你是壞人也抓不走五隻。”

老肖:“……”

現在的小孩兒,想的挺多的,

他咳嗽一聲:“那……”

雪寶大眼睛眨了眨,老肖:“……”

下給他整不會了。

“熟人也不能完全相信。”

雪寶:“那你是壞人嗎?”

老肖:“我當然不是。”

雪寶:“你。”

老肖:“……”

他覺得真的有點疲憊,果然養孩子不容易啊。

孔甜甜他,突然問:“叔叔,你上次抓拐子,抓所有人了嗎?”

老肖:“抓了,小朋友可以放心。”

孔甜甜:“沒有漏網之魚嗎?”

老肖笑了:“你懂漏網之魚?”

孔甜甜認真問:“有沒有。”

老肖:“起來是沒有,但是在調查中。”

他為麼會在大街上跟幾小孩兒討論麼嚴肅的話題?他深吸一口氣,說:“小朋友……”

“那他團夥是幾人?”

老肖:“啊?”

他失笑,說:“小孩子不要問麼多,你隻要記得不被壞人騙走就行。”

孔甜甜:“那他會被關多久?”

“他有沒有麼其他的惡行?”熊寶問。

“他為麼會有安眠『藥』?”蘇萌問。

元寶:“能判幾年?”

老肖:“…………………………………………………………………………”

他默默的望天,隨即低頭說:“小朋友啊。”他拉長了話音,說:“你乖乖的啊,些事兒,你不用知道的。”

“他來我家屬院兒拐人,我為麼不能知道?我就是要知道一下才能防備種人。”孔甜甜為首,大道理輸中。

雪寶在一旁點頭。

老肖:“……”

他索『性』:“走,我送你回家。”

雪寶小聲:“你是不是想打探我住在哪裡?壞人才麼做呀。”

老肖:“……”

啊,啊啊,啊啊啊!

他默默的『揉』起了太陽『穴』,不得不說,哄孩子真的比抓賊累多了。

他半蹲下來,認真:“些事,現在沒有調查完結,所以不能說,等全部調查完,你就知道了。叔叔有事兒,就不送你了,你乖乖回家,麼冷的天,是少門,一小臉兒凍的。”

雪寶:“那……”

她其他的小夥伴,大家點頭:“那我走啦。”

老肖:“嗯,走吧。”

停頓一下,他想起麼,說:“上一次拐子提供線索的,是不是也是你……”

他記得不是啊。

雪寶眼睛亮了,不過隨即嘟嘟囔囔了幾聲,也不知道小孩兒說了麼,不過小姑娘沒承認也沒否認,甚至沒回答。

她不說,是因為記得爸爸的話呀。

小姑娘又唔噥兩聲。

下子,老肖記得了,當時那正在外麵玩的小孩子,就是一群了,應該有一些。

真是活力十足啊。

雖然小孩子沒有承認,他是笑說:“那上一次,謝謝寶寶。”

雪寶立刻驕傲的小眉『毛』都要飛起來了。

她抿小嘴兒笑。

老肖:“不過你去就不要說了。”

雪寶歪頭:“為麼呀?”

他也麼說哦。

孔甜甜:“怕有壞人沒抓乾淨,找我報複。”

老肖:“你挺懂。”

孔甜甜心裡一跳,生怕被人自己的成年人芯子,立刻孩子氣的挺胸,尖細娃娃音:“那是當然呀,我都有電視的!”

她大聲:“我有過黑貓警長。”

老肖點頭:“你說得對,所以不要說了,但是真的謝謝寶寶。”

“不用謝。”

一陣風吹來,老肖攏了攏棉衣,說:“走吧,回家吧。”

小孩子點頭:“好噠。”

他也冷了,一小跑兒的往家竄,老肖站在原地孩子跑開,沒多少一會兒,不孩子的影了,他也快走幾步離開。

天,真是嘎嘎冷。

大人都覺得冷,不要說小孩子了,小雪寶他幾小跑樓下,男娃兒女娃兒分開,各自往回家。雪寶最先家,回手再。其他兩繼續上樓。

容『奶』『奶』最近都在家,都不用雪寶敲門,門一下子就打開了。

雪寶:“『奶』『奶』我回來啦。”

年底了,小孩子沒有事兒,但是大人要忙的可多了。

家裡的被褥窗簾兒哪不得摘下來好好洗一洗,有年貨也要準備,真是不老少的事兒。往年家裡人人都能幫襯,他倒是不明顯,今年容家父子要『操』持廠子的事兒,基本上都要容『奶』『奶』和陶麗華兩人忙活了。

就,陶麗華每周要上課呢,也是真的忙。

好在有容家慧夫妻兩經常回來幫忙,不然容『奶』『奶』覺得自己的活兒多。

不,雪寶一進門就二姑正在摘客廳的窗簾,她問:“二姑,你乾啥啊?”

容家慧:“乾活兒啊!雪寶你去玩你的。”

雪寶:“好。”

她把小包一扔,就跑了客廳的櫃子邊兒,從櫃子裡拿一盒小餅乾,坐下開始吃。

雖然每天中午吃的飽飽的,但是放學的時候是會覺得有點餓了,所以小雪寶每天回家都要吃一點點小點心的。容家慧:“雪寶,你給外套脫了,穿外套吃多不方便?”

雪寶抬頭,哦了一聲:“我樣可以的呀。”

不過是聽話的脫掉,她說:“二姑,你也來吃呀,好吃的。”

她又張望:“小宇哥哥呢?”

容家慧:“他在家寫作業。”

雪寶歪頭:“小宇哥哥為麼有作業啊。”

容家慧笑了,說:“因為他是小學生啊,等雪寶長大了,你讀了小學也有作業的。”

雪寶哦哦了一聲,說:“那,可以來我家寫啊。”

她想跟小宇表哥一起玩兒。

容家慧:“你倆湊一起寫麼寫。”

雪寶:“……”

她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小小的臉蛋兒紅撲撲。

容家慧:“雪寶想跟小哥哥一起玩的話,明天讓他來。”

雪寶立刻大聲:“好!”

“你滾,你給我滾!”

突然,一聲突如其來的叫聲傳來。

雪寶立刻停下吃東西的動作,容『奶』『奶』也停下掃地的動作,容家慧從窗台的凳子上跳下來。

三人齊刷刷的來門口,三顆腦袋靠門,聽外麵的聲音。

“你如果非要結婚,就給我滾,以後我就當沒有你女兒!”

“媽,你咋能不講理?我現在結婚正好跟永盛要大點的房子,結婚也能寬敞……”

“你放屁,你早不結婚晚不結婚,怎麼就時候結婚?你就是想把房子帶走!”

“姐你不能麼自私……”時一男聲傳來。

“你給我閉嘴,裡有你麼事兒?我就是一輩子不結婚,一輩子為家裡奉獻,然後被你弟弟敲骨吸髓?我不想你,滾!”“啪!”一甩耳光的聲音,“你怎麼跟你弟弟說話的!你不孝女!”

窗外叫喚的厲害,雪寶縮縮肩膀,容『奶』『奶』趕緊抱住小姑娘,說:“雪寶不怕,咱不聽了。”

容家慧:“咋回事兒?”

容『奶』娘:“不是房子鬨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