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8章 崽崽們的大進展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醫院大廳,人來人往。

“這邊,是這邊,這邊就是202。”

幾個小孩子一起來到醫院,一個個帶著呆萌,看著就是不諳世事的小幼崽。

一個護士看到幾個小孩子身邊沒有大人,上前問:“小朋友,你們家大人呢?怎自己『亂』跑呢?”

小朋友們揚著小臉蛋兒,軟乎乎的說:“漂亮姐姐,們來看小朋友的。”

小護士咯咯咯笑了出來,說:“你們這小孩兒嘴真甜。”

小孩子一副不懂的樣子,小護士更高興了,這不是就說明,他們說的是真話,都不曉得這“漂亮姐姐”讓人心裡聽了多舒坦呢。她笑了:“猜,你們肯定是來看一個叫唐宇的小朋友不?”

骨科就住了一個小孩兒,不用想也知了。

小朋友們立刻頭,嗯嗯嗯。

小護士:“,領你們過去,你們真是好孩子,還知買東西來看小夥伴。”

一群小孩子們買了一根糖葫蘆,但是這也是禮物啊,小家夥兒們驕傲的挺胸:“們是好朋友。”

她領著孩子們進門,小宇正昏昏欲睡,就聽到嘰喳聲,小宇:“咦?熊寶,你們怎來了?”

“們來看你啊!”

熊寶:“來,糖葫蘆送給你。”

小宇感動:“夠兄弟。”

這可是最大個兒的糖葫蘆,他媽媽領他出門都不舍得買呢。

同樣都是賣糖葫蘆,大小價格可不一樣呢,小宇為了一根糖葫蘆激動的很,說:“你們快坐。”

他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糖葫蘆,唔,好吃!

他又問:“你們怎知受傷了啊。”

“雪寶說的啊,她說你一個人在這裡很悶,們就來看你啦。”

小孩子們嘰嘰喳喳,很快的就讓病房裡熱鬨起來。小崔風笑眯眯的挨個床看,每個床都能搭話兒,他背著小手手,像是來視察一樣,這引得大家都笑著回應他幾句。

小崔風終於來到小風麵床,他好奇的問:“『奶』『奶』,你看起來很像是電影裡的一個老『奶』『奶』,就是王『奶』『奶』,你知嗎?“

老太太:“哎,電影?你說的是啥電影?也姓王啊?”

小崔風笑:“是一個老電影,裡麵『奶』『奶』是個大好人……”

他用這個開場,跟老太太聊了起來,聊到興致來了,還爬到了床邊兒坐下,老太太笑:“家閨也是教幼兒園的,不過她可是在大幼兒園,是市裡最好的幼兒園……“

小風:“好厲害哦。”

“是……”

熊寶默默的掃了一眼頭兒,心想,以後跟小風這的家夥聊天真的再三的謹慎啊,真是不知怎的就被人套了話啊。這玩意兒是學的還是天的啊。

他想了想,覺得更加專業的小喬小傑小元不是這樣,深深斷定,這是崔風的天賦特長了。

嘖嘖,可怕。

果然,他們才來了一個來小時,臨的時候陌的老太太就依依不舍,說:“你可再來啊!”

崔風:“好。”

嗨呦,彆看這老太太自私又愛使喚人,倒是很快的就跟小風聊得相當不錯。他們一起出了門,就見到了等在門口的林秀婉,林秀婉領著幾個孩子回了家,她說:“怎樣?”

小風:“醫院個老太太是王珍他媽。”

王珍,林秀婉曾經的老同學好朋友,以及……後媽。

林秀婉的臉『色』一下子就蛻變的一血『色』也沒有:“王珍他媽,就是說……王珍真的認識祝老板。”祝老板綁架他們小葵花班全體。

小風:“試探了一下,他們是認識的,故意提了海邊,還引導他們說了咱們去的個度假村的一裝飾,他都能說的上。可見他們也是去過的。提了價錢,她全然不知,不過卻說如果想去可以幫介紹,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林秀婉攥緊了拳頭,說:“如果真的跟王珍有係,王珍想要害就害害了,為什還要搭上你們,為什……”

“也許不是搭上,始終覺得跟人販子有。”小白開了口。

小喬蹙眉:“們講的是證據,不是感覺。”

“們要用現有的證據把事串起來。有時候感覺也是很重要的。”小白繼續說:“而且林老師就算跟王珍係不好,也不至於讓王珍痛下殺手吧。她總歸要圖什的。”

大家安靜下來,林秀婉攥緊了拳頭:“殺了她,要殺了王珍!”

幾人視一眼就發現林秀婉狀態不太,小喬立刻握住了林秀婉的手腕,說:“林老師……”

林秀婉甩開他的手,瞬間起身。

小白:“坐下。”

林秀婉:“你……”

小白:“你們聽說。”

他認真:“都冷靜,你們相信天意嗎?”

林秀婉:“嗯?”

小白更認真:“相信,相信老天爺讓們重來一次就是為了彌補遺憾,所以這一次,從不懷疑們找不到凶手,從不懷疑自己不。們自己要冷靜,林老師,你這樣不的。”

林秀婉不知為什,被小白這一說,倒是清醒了不少。

他:“你看,們不是就在一找到真相了?而且,怎就巧,是雪寶偶然發現了他們是舊相識,你們覺得這是不是天意?”

大家都安靜了下來。縱然是不相信這的人這個時候都覺得這件事兒有玄學了。

好半天,就聽林秀婉嗯了一聲。

“相比於上輩子的們,這輩子的們已經有很多線索了。們真的要相信自己。”

林秀婉突然就想起來上輩子一茬兒,她突然說:“想到了,祝老板很有可能是王珍的人。上輩子王珍的兒子,不是爸親的。記得個孩子當時的血型是……”

“等一下,記得當年的檔案裡有疑凶的血型,是……”

“ab。”

兩個人異口同聲。

小喬:“還真有可能了。”

有一個血型不代表什,但是巧合太多了。

雖然他們沒有很多證據,但是現有的證據也大概能暫時串成這樣了。

“等一下,你記得王銳丟了天,們去提供線索,出來碰見了於主任的媳『婦』兒和王珍,當時你們還爭吵了?”小喬抿著嘴,他說:“如果按照小白的堅持,一直覺得祝葫蘆跟人販子有,王珍就相當於知們曾經提供過線索,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如果她透漏給祝葫蘆,他是不是會報複?”

還彆說,這說,這個真是能連起來的。

“們平時謹慎吧。”

“可能,不過他會不要自己的命……”

“也許有什因,例如他知自己活不成了……他當時瘦的特彆厲害,不相信一個人短短半年就能判若兩人到明顯的地步。他又不是癮君子的狀態。”

小寒一直沒怎開口,這個時候做出總結,說:“按照現在的況來看,除了沒有證據,一切都掰扯的清楚。林老師的爸爸是領導,所以咱們廠子的於主任夫妻巴結王珍這個領導夫人。如果王珍一直推祝葫蘆的海濱浴場,於主任為了討好領導夫人,堅持為他們推薦,也就不例了。”

大家頭,這個說得通。

“如果祝葫蘆跟人販子有係,不管是同夥還是親屬,如果是複仇,親屬的可能『性』大一。也讚成小白的想法,祝葫蘆還是跟人販子有。至於為什,不用說你們也該明白,你們想一想上輩子,不要把兩輩子混在一起考慮,想上輩子,是不是有這一件事兒會讓人仇視們整個小葵花班,因為當時是們班好幾個小孩子一起提供的線索。雖然上輩子沒有王珍看見,但是上輩子們提供線索也沒什人隱瞞。如果他真的身患絕症,在快死的時候,想要報複也不意。當時十來個小孩兒吧。單獨分辨是分辨不出的。而且,一個個找太麻煩了,不如一下子一起。所以讚同小白的想法,這事兒還是跟拐子有。至於王珍,她在這裡可能知,可能不知。這個不好說。但是她肯定是在祝葫蘆麵前說過林老師的壞話的,不然他當時不會說句,最該死的是你。是一個合理的可以把們所有人都除掉的機會。而且,如果他跟王珍真的有孩子,不管王珍知不知,他想為王珍除掉你,也算是說得過去的。畢竟你們因為當年的事鬨得很難看,王珍名聲掃地。”

小寒一說完,所有人都看他。

小喬:“你在沒有大證據的況下能盤的這詳細,也是夠牛『逼』了。”

小寒淡定的很,他說:“雖然不做事訴訟的律師,但是作為從業人員,見多了這樣的事兒。”

“覺得……”林秀婉認真:“覺得,小寒說的幾乎沒有什錯漏。”

“你們怎想?”

“最合理。”

“們接下來……”

“接下來,就是找依據,如果們斷定這個人跟夥兒拐子有,就從中找到他們接觸的證據。”

小白這時突然笑了出來,說:“你們真是老實人啊。”

他看向了大家,說:“你們知怎做最省事兒嗎?”

小白說:“你們從姓祝的裡找證據是最不容易的,拐子都進去了,他如果不接觸你們找不到什證據的。而且都是小孩子,能做的事太有限了。可彆把自己當成名偵探柯南哈,你們身邊可沒有一個會做滑板,會做追蹤眼鏡,會搞麻、醉、槍的阿笠博士,也沒有一個好使的工具人『毛』利小五郎。你們做不到的,這個時候啊,就要借了。要林老師狠得下心,們最好用的工具人就是林老師你的父親。們跟著王珍,可比跟著不在本市長期居住,又有車的祝葫蘆容易多了。要找到一蛛絲馬跡,就可以寄給林老師的父親。沒有一個男人願意頂著青青草原的,誰也不是沒有帽子戴了,就喜歡綠『色』的。”

他看著林老師的臉『色』,見她沒發火就繼續說:“老林同誌也算是有身份地位了,絕不是衝動或者輕信彆人的人。他能做的第一件事兒肯定是調查。”

他微笑出來:“他如果調查,就更好了。肯定就比們容易多了,們是因為身份和年紀的限製不好做。但是如果是他來,肯定容易,畢竟,他不管從哪個方麵來說都算是有身份有地位。們隔三差五再拋出來一誘餌。說不定你爸能幫們把祝葫蘆查個底兒掉。這樣的話,們要盯著老林同誌的進展就了。而且相信這樣的老同誌不管私活如何,最起碼還是懂理的。他如果真的查到了什了不得的東西,不可能不找公安的。就算他不找也沒係,這個時候就要林老師出馬了。”

林秀婉沉默下來。

小白:“當然還是看你的決定。”

林秀婉幾乎沒有考慮,頭:“答應。”

她抬頭:“這件事,按理你說辦。”

小白頭:“明智。”

小傑:“來跟蹤王珍。”

“什,你不要胡來。還是來。”林秀婉開口。

小傑:“的專業水平你們該是曉得的,林老師,不管你信不信,比你強。”

林秀婉:“……”

小喬沉默一下開口:“林老師,也覺得小傑更合適。”

就算是小孩子,他們也比毫無經驗的林秀婉強的。

林秀婉:“既然你們都這說好吧,但是小傑你一定要小心,凡事兒安全第一。”

小傑頭:“這個知的。”

林秀婉:“家的相機你拿去用。”

她蹙眉:“就是如果真的拍到了,洗照片……”

“陶樂盈她二叔是攝影愛好者,他家有一間暗房,可以借用。會洗。”小白跳跳跳。

林秀婉按住了小家夥兒的肩膀,說:“,就這定了。”

大家有了頭緒,心裡真是輕鬆不少。

熊寶這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真心感慨:“希望就算有一天忘記了上輩子的事兒,也要記得有三個人真的不能惹。”

大家看他:“嗯?”

熊寶嘿嘿一笑,說:“小風小寒小白,這都是牲口。”

小喬他們也厲害,但是正義感十足,他不擔心啊。

但是小風這套話兒的功還有小白的心計真是可怕。

至於小寒……這無數事實告訴們,惹誰也不能惹律師。

小白這時已經拿起餐桌上的凍梨了,啃啃啃:“這話讓你說的,好像你敢惹小桃子一樣,看過個新聞嗎?她要是捅你十刀二十刀,你不如死都能混個輕傷。”

熊寶:“啊這……”

“又好像你敢惹小如似的,可是混過名利場的神奇子。”

熊寶:“啊這……”

“還是你敢惹孔甜甜?她平底鍋比紅太狼還可怕!”

熊寶:“啊這……”

“還是說你敢惹雪寶?你忍心傷害可愛的小幼崽嗎?”

熊寶堅定:“絕不忍心!”

“而且你惹她,你容叔叔會教你做人的。”

熊寶:“……”

他沉默一下,說:“不用容叔叔,爸個容叔叔的頭號狗腿子就能竹筍燉肉。”

這一想,熊寶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根本就站不到食物鏈的頂端啊,太慘惹。

他說:“能排在中等……”

“也不可能,你就算是整天呼呼喝喝,你不過小喬他們幾個警察出身的。”

熊寶撓頭:“這個……真的不過。”

小白還在叨叨:“還有……”

熊寶斷他的話:“憋說了!!!難不成,能比小王強?”

小王,重前重後全班最沒有存在感的人。

小白同的看著熊寶,幽幽說:“覺得,你可能也乾不過小王。他做過好多領導的司機,知的內幕都比你多……雖然,他做過司機的領導都進去唱鐵窗淚了,但是吧,越是這樣越說明他能知更多啊……”

他真誠發問:“你想想,你自己知啥?你啥也不知,就知吃。”

熊寶怒了:“你咋能說就知吃?明明是你就知吃,你一直吃吃吃,吃個沒完沒了。”

他憤怒的手指頭指向了凍梨,又指向了他的兜:“你還裝了一個,你這是典型的吃不了兜著。”

小白同的看他:“你好沒文化啊,這詞兒不能這用。”

“你你你你,你還看不起,就這用,樂意,你管得著嗎?”熊寶氣的跺腳。

小白啃著凍梨,說:“你剛才還說不能得罪,現在就在跟發火。”

熊寶:“呼呼呼!”

氣的大喘氣,不過大概是這兩個人來了這一出兒,大家的精神倒是都放鬆起來,也笑了出來。蔣寒明白了小白為什這做,忍不住問:“你大學讀的是什來著?”

小白看他一眼,認真:“社會學。”

蔣寒:“呃……”

有果然如此的感覺。

這個人學這個專業,才附和這個人設。

倒是單純的熊寶疑『惑』的問:“你咋學的這個?感覺都沒聽說彆人學過這個。”

小白微笑:“是調劑的,不過,正適合,不是嗎?”

熊寶翻白眼:“這個能吹牛『逼』的。”

他覺得跟小白嘮嗑太上火,還不如跟熊孩子小季淮一起玩兒呢。

他問:“親愛的兄弟小淮呢?”

林秀婉:“他去他舅舅家了。”

其實,林秀婉住的房子是林山的,林山工作早一,工齡從當兵開始算,工齡也多,所以是趕在上一茬兒分房了。後來妹妹想結婚,林山就把自己的房子讓給妹妹,自己租房子住。

反正他也是一個人,而且經常跑地,幾乎不在家,根本不需要。

現在這次分房,林秀婉和她男人季鐵林一起能分一個九十多的,他們工齡比容家棟他們長。他們夫妻是算把新房子給林山,他們依舊住這邊。

但是林山不樂意,他寧願自己吃虧也不讓妹妹吃虧。

可是季鐵林和林秀婉真是做不到一直占哥哥便宜,小季淮過去,就是承擔“勸舅舅”工作的,雖然不知這小家夥兒能做成啥樣兒,但是這幾天要林山休息,林秀婉就把小淮放在頭兒。

“等著,給你們拿相機。”她這一說,自己又擔心:“相機是有聲音的。你拍照被發現怎辦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