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79章 崽的大姑容家英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容『奶』『奶』演的電視劇,終於按時開播。

一傍晚,還在播新聞聯播,容『奶』『奶』催促:“你們幾個快點哈,彆耽誤看電視劇。”

容棟還沒吃完飯,他其實吃飯這麼晚的,但是容棟回來得晚,然也是最後吃飯的,磨磨蹭蹭的,這個時候還碎碎念呢:“哎是媽,你是演一個小配角,咋的還催個沒完?我可是你親愛的兒。”

容『奶』『奶』吃這一套:“你給我滾一邊兒去。”

容棟苦哈哈,委屈巴巴的靠在她媳『婦』兒的胳膊上,陶麗華捏他一下,說:“你好好的,這是乾啥。”

容棟:“我難啊!”

雪寶這時已經坐沙上,她抬頭,脆生生的說:“我最乖,我一早等在這裡。”

容『奶』『奶』點頭:“還是我們雪寶最好。”

雪寶『露』出甜甜的笑容:“我是好寶寶。”

陶麗華:“媽,你過去看電視吧,等一下我刷碗。”

她看向容棟,說:“該讓這個人己乾,畢竟是他最後一個吃完。”

容棟趕緊的:“哎是你能這麼說啊,我可是為生活在外辛苦奔波,你看這麼大的雪,我還在外上班呢。雪這麼大,第早上全是冰,開車都打滑兒。我可難啊。”

“你又跑長途,你難什麼難!在市內開車,小心點是。哎對,你那個老同事林山是是今去江海?”

容棟:“估計現在吧,我這忙的都顧上大姐。”

容『奶』『奶』:“你大姐用得你顧?你們姐弟三個,我最放心的是她。”

容棟撇嘴。

幾個人說話的功夫,新聞聯播結束,沒一會兒,主題曲開始,容『奶』『奶』叫:“啊啊啊,你們看,是我是我!這個老太太是我!”

雪寶更誇張,直接在沙上蹦起來,蹦蹦跳跳:“『奶』『奶』演電視啦!”

容棟:“唉呀媽呀。”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陶麗華立刻去開門:“王大娘,熊大娘……”

兩個老太太:“老趙在嗎?”

容『奶』『奶』趙桂香同誌立刻招呼大:“快過來坐。”

幾個老太太湊一起,王『奶』『奶』:“我知道你在看這個,唉呀媽呀真的是你。”

熊『奶』『奶』:“艾瑪,你這是知名老太太,以後跟咱們一樣……”

容『奶』『奶』得意的很,但是還是假謙虛:“哎呀,這都一樣的,有啥一樣的?我是比你們多點經曆罷。沒辦法,我這人長得好,畢竟我當年可是廠花。”

“以前總是人說長得好看也能當飯吃,現在我算是知道,咋能當飯吃啊。這長得好,老之後都能當飯吃。”熊『奶』『奶』羨慕的的。

她打零工貼補用,這才能爭幾個錢啊,但是人容『奶』『奶』拍戲,一個月的功夫能掙的更多。

她這是真的羨慕啊。

“往後果還人,你也叫我唄。”

容『奶』『奶』:“嗨,你看我一個老太太哪有那種權利啊,這劇組啊,你們也看過,當主演都沒用,說的算。那是得導演,導演說行才是行。說導演上頭還有領導呢。”

他們這邊也來過兩個劇組,大還真是曉得的,熊『奶』『奶』點頭:“那倒是。”

“哎哎哎啊,你們彆說話啊,老趙,你看你出來,你出來啊!”王『奶』『奶』叫出來。

老太太們一驚一乍的,容爺爺也得意的行,他那些老夥計多去,但是隻有他老伴兒能上電視,這真是……太體啦。

他背手微笑,再微笑,說:“明個兒我上班,廠的事兒你處理一下。”

容棟:“哎,彆介兒啊,爸,你乾啥請假啊,剩這麼幾放新年假期,正是忙的時候啊,你還得準備年貨啊。這個時候後勤最忙……”

容爺爺罵道:“小兔崽,我能休息一下?你把我當驢啊!”

容棟嬉皮笑臉:“爸啊,爹啊,你幫一幫你兒啊。”

他還能知道他爸?

他爸想去廠是請假乾啥?

還是為去顯擺?

他肯定是去老年活動中心顯擺他媽上電視的事兒的,這對老兩口什麼『性』格,當兒的妥妥知道的啊。

都說知莫若父。

但其實,反過來也是一樣的。

當兒的一樣解當爹媽的。

他爸是為專門去吹牛『逼』的,容棟:“爸,你幫一幫你兒唄,我曉得你想吹牛嘛!你可以過年拜年的時候啊,那個時候電視劇肯定是演更熱鬨的時候,時候可以聊得話題更多啊……”

容爺爺罵人:“你個小兔崽,你說誰是想吹牛?”

他撿起拖鞋,扔過去,容棟趕緊一躲,唔,沒打。

容爺爺:“你……”

容棟:“我錯,錯還成嗎?”

他舉手投降。

容爺爺:“哼。”

幾個人都跟笑出來。

倒是熊老太太多點心眼兒,問:“你們年底分東西啊。”

容棟曉得容『奶』『奶』為啥這樣問,她兒熊在廠裡呢。

容棟爽快的很:“對啊,我們大小也是個廠,雖說開業一年,但是大也是辛辛苦苦勤勤懇懇的忙現在,然給分點東西過個好年。”

熊『奶』『奶』一下興起來,笑容燦爛。

容棟繼續:“嬸,你過年彆買米哈,單位能分一點,還能分點肉。”

熊『奶』『奶』瞬間激動起來,興的都竄起來:“啥?分這麼多!”

容棟笑:“對啊。”

他也是在企業待過的,曉得分什麼最實惠最讓人興。

熊『奶』『奶』:“太好,這真是太好。”

容棟也跟笑,想讓人好好乾活兒,總是有好的福利。

過完年,他還打算去一趟內蒙的,雖說那頭有堂哥他們幫忙,但是容棟還是打算過去看一看,能全都倚靠彆人。還得去一趟上海,他的股權認購證還在手裡呢。

容棟吃完飯湊在大一起看電視,但是思緒已經跑開……

忙啊。

******

容『奶』『奶』一正在看電視,而遠在江海,容英也正在看電視。這可是她媽演的,現在容英還沒緩過神兒,怎麼她媽突然進入演藝圈。

同樣陷入深深『迷』茫的,還有大『毛』『毛』兩個孩,他們也可置信啊,誰能想哦,他姥竟然演電視劇。

三個人看的津津有味兒的,在這個時候,開門的聲音響起,男人進門,他換鞋,一看兩個孩正在看電視,立刻蹙眉,說:“你們怎麼沒有學習去?怎麼還看上電視?”

『毛』立刻說:“這是姥姥演的電視劇。爸,我『奶』好厲害啊,她竟然都上電視。”

大『毛』回頭看一眼他爸,沒言語轉回頭,眉『毛』卻皺起來,嘴角繃的緊緊的。

他爸爸在外有一些好的風流韻事,他已經知道。

這個男人是旁人,正是容英的男人梁維安。

梁維安孩的話,並沒有什麼興,反而是十分屑的撇撇嘴,說:“一把年紀,嘩眾取寵。”

這話一出,砰的一聲,容英將水杯砸在茶幾上,說:“梁維安,你說誰呢?”

梁維安:“你這是乾什麼?”

容英怒:“我乾什麼?我倒是問你乾什麼?好端端的,你講究我媽乾什麼?怎麼的?我媽做演員還礙你的事兒?”

梁維安也樂意,他說:“是沒礙我的事兒,但是難道說出去很好?好好一個工人去做什麼演員,這在早時候是下九流的行當。你媽難道想想我們丟丟人?”

“呸,你少放屁,什麼叫下九流?這都是新時,你的腦還停留在過去,你的書是白讀嗎?還丟你的人?你有什麼臉可以丟的?你己做的那些事兒都夠丟人,還好意思嫌棄彆人丟人?你也太可笑吧?”容英本來跟丈夫關係好,一他說己母親的壞話,更是忍住。

“我做事兒?我做什麼?我沒像你弟弟停薪離職下海都說一聲,也沒像你媽話說去演電視劇,我乾什麼?我是知識分。”

“啊呸,你還知識分?誰品格尚的人領女學生去鑽小樹林?梁維安,你是是以為我什麼都知道?我這段時間忍是想過完年再說,既然你非找茬兒,我跟你好好說道說道,你做出那種下三濫的事兒都嫌棄丟臉,現在還敢說我媽我弟弟?我媽我弟弟怎麼?他們憑本事掙錢,他們沒像你讀書那麼多,但是他們行得正坐得直,你呢?你讀書都讀狗肚裡,隻會乾一些惡心人的事兒,你是小人。”

“容英!你過分!”

“梁維安,我也忍你很久。”

大『毛』『毛』兩個孩默默拉住手,知所措的看父母。

容英也想在孩們前吵架,更知道這樣做十分的對,但是她真的忍住,她深吸一口氣,說:“大『毛』『毛』,你們回房,我有話跟你爸談。”

梁維安:“回房!”

兩個小孩相覷,小聲:“爸爸媽媽,你們吵架……”

容英:“我們吵架,你們進屋。”

兩個孩默默的回房間,過卻都靠在門上。

孩們走,這對夫妻火氣更大,梁維安率先開口:“你看看你,你還說我讀書,你己呢?像是一個潑『婦』一樣,大吼小叫的,也管孩。有你這麼當媽的嗎?”

“我管孩,孩都是我在照看,倒是你,你說你都乾什麼?梁維安,你彆把我當傻,你當我知道院長找你談話?你怎麼那麼惡心啊,這裡是學校,是你『亂』來的地方。”

“你越說越過分,我們是純潔的男女關係……”

“呸!”

“容英,你沒有素質。”

“你有素質?你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衣冠禽獸。”

“你……”梁維安氣的一巴掌甩在容英身上,容英可置信的看他,梁維安氣虛,過還是大聲:“你、你太……我得教訓你!”

“爸爸,你打媽媽!”

“你走開,你打我媽媽!”

兩個孩房間裡跑出來,毫遲疑的維護媽媽,他們都是更多時間跟媽媽一起,跟媽媽的感情是多過爸爸的。而且,雖然還很小,但是媽媽說的話,他們是理解的。

更說,爸爸還動手,這讓孩擋在媽媽前,對爸爸怒目相向。

隻是這又讓梁維安更加的氣惱,他沒忍住己的情緒,指容英說:“容英,你是這麼教育孩的,對我這個當爸爸的一點尊重也沒有。你看看,這是你教出來的好孩。”

容英也沒想梁維安敢動手,她可置信的看這個人,呆呆的看他,好半,突然拿起茶杯,一下砸在梁維安的身上,怒吼:“梁維安,你混蛋!”

兩人吵得翻地覆,樓上樓下,根本沒有見的。

畢竟,這個年的隔音效果可真是沒有那麼好的。

梁維安覺得眼前的女人真是沒有一點溫柔可人,他罵道:“你這個女人是欠教訓,女人是打成……”

雖然一直都詡讀書人,但是這個時候卻『露』出己的本質。

他的庭小是看男人作威作福,也看男人可以對女人動手,在他心裡,男人教訓女人是理所當然,過他這人臉,顧及己的臉才沒有『露』出本『性』,但是眼看現在容英一點也把他當回事兒,這個女人對他沒有一點尊敬。他終於忍住。

他詡己是個之驕,是村裡出來的唯一大學生。一直都很有優越感,但是沒想容英卻絲毫買賬。

平日裡是能裝得住的,但是這個時候,他裝。

容英看起他,她竟然看起他?

他伸手打人,在這時,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

夫妻倆停下撕扯,一齊看向門口。

大『毛』飛快的跑過去開門,有外人在,爸爸敢動手。

他一開門,是一個陌生的叔叔,這個叔叔看他,眉頭緊蹙,臉『色』繃的很緊,有點凶的樣。他有點害怕,往後退一步,說:“你、你找誰?”

“你是大『毛』吧?你媽媽容英在嗎?”

大『毛』立刻:“在、在的。”

他回頭:“媽媽,有人找你。”

容英:“你好,請問你是哪位?”

她認識這個人啊,而且誰會晚上來他找她呢?

門外的人是旁人,正是林山。林山受容棟所托來給容英送東西,這一眼看容英臉上的巴掌印。當然,算沒有巴掌印,他也是個聾,在樓下歇斯底裡的爭吵聲。

隻是沒想,吵架的是容棟的姐姐容英。

容英:“你……”

林山:“我是容棟的好友,我來給他送東西的。過……”

他的視線落在容英的臉上,說:“他打你?”

他直接挽袖:“我最見得打女人的男人。”

他根本管這是是跟他有沒有關係,更管是是人的事,直接上前是一拳,咣當一下讓梁維安撞在櫃上,倒在地上。

“你這瘋!”梁維安叫出來:“我報警,我找公安來抓你。”

倒是容英冷笑:“該!”

她大聲:“你叫啊,你叫公安來啊。看看是誰丟人,一個讀書人,一個大學老師,在裡一言合打媳『婦』兒,這給你能的啊!除會牽手女學生,會打媳『婦』兒,會看起這個瞧上那個,你還會乾什麼?”

“你!”

“我什麼我,我是太臉,你才有恃無恐,把我當成傻。”

梁維安掙紮又動手,林山上前揪住梁維安,這次沒動手,說:“你再碰她一下試一試!”

他冷颼颼的:“既然受容棟的囑托過來,我能任由任人欺負他大姐。”

他一把拽起來梁維安,梁維安也是一米八多一個漢,也算瘦,但是生生同樣身材的林山一下拎起來。

是的,是拽起來。

是拎起來。

他問:“容大姐,你想怎麼做?”

容英:“……”

果然她弟弟的朋友,都很能打架。

她說:“放下他吧,我相信他敢再動手,我明會去院裡找領導。”

“容英,你……”

“你閉嘴!”容英凶起來:“你還嫌丟人是吧。”

梁維安被勒的頭疼,他掙紮一下,眼看林山鬆手,立刻甩開人,指容英,接觸容英怨懟的眼神兒,他抿抿嘴:“你等,我稍後再跟你算賬……”

“啪!”容英上前,一個耳光甩在梁維安身上,說:“你彆以為我好欺負!”

梁維安一下愣住,他沒想,容英會打人。

容英深吸一口氣,理會呆住的梁維安,說:“對起讓你看笑話,你進來坐吧。”

林山轉身將己放在地上的兩個袋提進來,說:“這是你娘給你準備的年貨。”

他說:“找個雞蛋敷一敷你的臉。”

容英這時才想孩,『摸』『摸』孩的頭說:“你們去休息吧。”

大『毛』『毛』放心的看爸爸媽媽,他們都沒想,裡會鬨成這樣,兩個孩都帶幾分擔心,怯生生的。

容英:“你舅舅的朋友在,你爸爸敢打人的。”

兩個小孩總算是回屋,這時梁維安也重重的哼一聲,回臥室,一下把門甩上。

咣當一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