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0章 糖塊兒與小餅乾三更合一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冰天雪地的森林裡,一個穿著公主裙的小公主拎著魔法棒,往森林深處走,要去搶回美麗的寶石。

小公主走的很快,就在,一群麻雀飛過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小公主·雪寶抬頭,歪頭看著麻雀,麻雀的聲音更聲,好像整個冰天雪地的森林都因為聲音晃動起來,雪寶不高興的鼓起了小臉蛋兒,但是聲音絲毫沒有停下來,反倒是越發的了起來……

雪寶:“啊!”

麻雀吵死啦!

尖叫一聲,呼啦一下給自己吵醒了,雪寶呆呆的看著房間。

唔,醒了。

“雪寶,怎麼了?”陶麗華聽到女兒的叫聲,趕緊過來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來到床邊輕輕的拍著小女兒,雪寶眨巴眼睛,眼睛帶著些剛醒來的懵懵,軟糯的口:“麻雀……”

房門了,反而更能聽到客廳裡說話的聲音,雪寶唔噥一聲,說:“家裡來客了啊?”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吵醒啦!

陶麗華:“不是哦。”

微笑跟女兒說:“是姑回來了,還有『毛』表哥和『毛』表姐。”

雪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呀!”

高興的坐了起來,說:“表哥表姐來了嗎?”

雪寶高興的不得了:“他們怎麼來了呀,他們要住幾天呀,是跟雪寶一起玩兒嗎?”

陶麗華輕輕的攏了攏女兒的小卷『毛』,說:“對啊,他們會住半個多月哦。家家一起過年,不心?”

雪寶立刻脆生生的回答:“心!”

抿著小嘴兒,笑的格外燦爛:“雪寶要起床。”

就著急了。

陶麗華:“不急,來,媽媽給寶寶穿衣服,寶寶想穿什麼呀,我們穿『毛』茸茸的『毛』衣好不好?”

雪寶點頭:“好的呀。”

陶麗華:“那穿雪寶最喜歡的粉紅『色』好不好?”

雪寶笑的更甜:“好的呀。”

軟糯的問:“媽媽,小宇哥哥什麼候來呀?”

說:“樣我們就能在一起啦。”

陶麗華:“他啊,他要年三兒就回來,小宇哥哥的腿得養一養。”

雪寶懂事的點頭,說:“小宇哥哥要養傷,小朋友要小心。”

陶麗華點頭,認可了,伸伸給女兒梳了兩隻小丸子頭,說:“來,去洗臉。”

雪寶:“好~”

被媽媽牽著出來,探頭探腦的叫:“表哥表姐!”

『毛』『毛』齊刷刷回頭:“雪寶!”

雪寶:“啊……”

看著哥哥姐姐,後退了一步。

陶麗華:“是乾啥?”

雪寶軟軟糯糯的說:“我被嚇了一跳呀,『毛』哥哥和『毛』姐姐看起來好憔悴哦。”

陶麗華笑:“當然憔悴啊,他們是做貨車過來的,一宿都沒怎麼睡好。”

畢竟是小孩子,自然是扛不住了。

雪寶點著小腦袋,哦了一聲,說:“那哥哥姐姐要不要睡一會兒,睡一覺就好了。”

陶麗華也是個意思,說:“姐,領著兩個孩子去客房睡一會兒吧。”

容家英一路過來,狀態也不是很好,但是在到樓下之前,還是往臉上撲了點粉,又整理了一下頭發,儘量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即便是自己婚姻已經七零八碎,到了不得不說的地步,可是仍舊不想讓家裡太過擔心。

所以容『奶』『奶』看到容家英的候,的狀態倒是還好。

隻不過,能偽裝,兩個小孩子不能偽裝。

容『奶』『奶』是早上才曉得事情的,但是不妨礙氣急敗壞。簡直把女婿罵個狗血淋頭,可是個又不會在自己麵前,罵的再多又有什麼用。

容『奶』『奶』氣的不行,不過眼看容家英領著孩子過來過年,卻又說不出什麼,女兒受了委屈,當媽的總歸不能還埋怨女兒。那混蛋沒來,說的再多也沒有用。

是因此,容『奶』『奶』也不提那些不好的,說:“去,們去好好休息。”

容家英:“行,我們眯一會兒,然後去洗個澡。”

有點疲憊,是真的很想睡一覺,本來以為自己真是足夠的難受,但是沒想到,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兒,自己顛簸了一夜,竟然沒有多少傷心了,隻剩下又餓又累。

“還是等一下再睡吧,有吃的嗎?”

啊,就是樣,自己一個撐著的候覺得千難萬難,過不去的坎兒,但是回家了,容家英倒是一下子就鬆懈下來了。在家吃不下飯,但是回娘家倒是能吃的下了。

容『奶』『奶』:“有,等著我給下餃子。”

自從家裡買了房子,還沒回來過,靜下來倒是始左看右看起來,家裡變化真是好啊。同樣覺得變化的還有『毛』『毛』,他們上次回來的候還是去年的過年。

那一次,邊還沒有什麼變化,但是現在邊已經變得很很了,“邊的房間就是客房,我放的是床,們娘三個也是睡得下的。”

容家英推門,還真是床啊,竟然放了一米八的床,個房間很簡潔,除了床,隻有一組小的高低櫃,說:“真好。”

的視線又落在小客廳的提琴上,驚訝的問:“雪寶在學琴?”

容家棟:“對,剛學兩天,我們找了一個女學生過來做家教。”

“那胡……?”

“那也是雪寶學的,喜歡就練一練,不喜歡也沒什麼。”

容家棟招呼說:“姐,坐一會兒啊,歇一歇,屋子就麼,什麼候看不行?”

容家英笑了笑。

陶麗華也附和:“是啊。”

容家英在方麵是很羨慕他家老老三的,不管有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們都是夫妻恩愛的,隻有……

甩甩頭,把不心的事情甩走,馬上過年了,不能給家帶來歡樂也就罷了,總歸不能給家帶來煩惱吧。說:“聽說了個廠子?”

容家棟利索:“對,好來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過去幫我忙,我不夠。”

容家英:“啥?”

容家棟:“當老師就是好啊,假期都比彆多。我媳『婦』兒年底就死活請不下來假。”

陶麗華點頭,說:“姐,去幫幫忙唄?我現在天單位忙,每周還有好幾天要上課,實在是抽不出空。”

容家英驚訝:“上課?再學什麼?”

陶麗華:“財務,我想著學點自己能學的,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學成啥樣。但是多學一點總是沒錯的。”

笑了笑,真誠的說:“姐幾天去廠裡幫忙唄。”

容家英:“行!”問:“我能幫什麼?”

容家棟嘿嘿:“不是馬上過年了,我打算給廠子裡搞點府裡,爸在我哪兒負責後勤,他一個也忙活不過來,他底下就兩個。一個年紀不的小姑娘,還有一個是退休軍,腿腳不是很好。三個真是老的老小的小,不利索的不利索,過去幫著我支撐點,我就不用把心思放在那上麵了。”

容家英:“好,要不我今天去吧。”

容家棟睨:“可拉倒,就現在樣兒,過去在昏倒。”

容家英不樂意了,說:“我在心裡就那麼沒用?我說我可以就是可以的,不過是一宿沒睡罷了,再說我也眯了一會兒的,就麼說定了。”

叫:“爸,等我,我等一下跟一起走,『毛』『毛』,們在家睡一覺,然後跟妹妹一起玩兒。”

他們在小客廳說個不停,可不就給小雪寶吵醒了,小姑娘都夢到小麻雀了,叫了一聲驚醒了媽媽,才梳著包包頭跟著媽媽出來,小丫頭有點靦腆,但是還是很快的拉住了黑眼圈熊貓表哥表姐,也乖巧清脆的叫:“姑好。”

容家英看著小丫頭糯米團子一樣,笑著說:“還是一樣可愛。”

陶麗華說:“姐,還是明天再去吧,今天休息……”

容家英堅持:“不用,就今天好了。”

說:“我沒那麼脆弱的。”

陶麗華還想說什麼,就看容家棟給使了一個眼『色』,其實是他們夫妻昨晚商量好的,既然事情已經樣,也沒有必要說有的沒的,平惹傷心,有候啊,忙碌是最能讓一個消耗掉悲傷的。

所以容家棟今早就跟爹媽通了個氣兒,他們也是讚成的,不過他們倒是沒想到容家英真是一點都不想休息。不過既然不想休息就不休息好了。

一宿不睡也不是什麼事兒。

容家棟:“那行吧,等一下我們一起走。”

『毛』『毛』擔心的看向了媽媽,容家英『揉』『揉』孩子的頭,說:“們在家睡一覺,然後跟妹妹玩兒。”

雪寶仰著頭,脆生生的:“姑,我沒有那麼多間玩哦,我還要學琴呢。”

容家英看清脆機靈的小模樣兒,說:“學琴好,學琴有氣質。”

雪寶眼睛一亮,突然就想到該怎麼形容在上海看到的那個穿紅裙子的姐姐了,是的呀,姐姐雖然不是最美,但是最有氣質了,雪寶一下子就被種叫“氣質”的東西戳到了,然後很想學琴。

蹦蹦跳:“我也要學琴,要有氣質。”

容家英笑了,說:“會學的很好的。”

雪寶驕傲的揚頭,的嗯了一聲。

“雪寶,雪寶!”

男孩子的叫聲傳來,聽得不太真亮,但是雪寶還是很快的跑到了窗口,踮著腳尖兒向外看:“小淮哥哥,是小淮哥哥。”

“下來一下!”

雪寶立刻:“好。”

像是一隻小火車頭,就要往外衝,陶麗華一把撈住小孩子,說:“跑啥跑,給棉襖穿上,感冒怎麼辦。”

雪寶:“好。”

飛快的一套,就竄了出去,陶麗華:“小心點。”

雪寶嚷嚷:“媽媽好囉嗦哦。”

陶麗華:“……”

雪寶跑下樓,就看小淮哥哥穿的嚴嚴實實站在樓下,衝下去,叫:“小淮哥哥,來找我玩嗎?”

揚起小臉兒,小淮捧著的小臉兒說:“不是哦。”

雪寶睜眼:“誒?”

小淮:“我過年要去『奶』『奶』家了,今天中午的火車,我來跟道個彆。幾天就不要去找我玩了哦。”

雪寶小腦袋一下子耷拉下來,說:“哦。”

小淮見不得個失落的小模樣兒,說:“我過完年就回來了,很快的。”

雪寶:“哦。”

小淮急了,說:“我回來給帶很多好吃的,我『奶』可會做好吃的了,會做最最好吃的年糕,等我給帶回來好不好?”

雪寶耳朵動了動:“好吃的年糕?”

小淮認真點頭:“對的呀,上麵放一層紅小豆,糯唧唧的,蒸好了,撒上糖……呲。”

雪寶:“咕咚。”吞咽口水,小姑娘立刻說:“那我要吃。”

小淮氣的說:“那我給帶,帶很多很多。”

雪寶立刻『露』出甜甜的笑容,小淮:“我『奶』『奶』家那邊的山上還有漂亮的山雞,等我抓一隻拔『毛』,給做雞『毛』毽。”

雪寶眼睛亮晶晶,說:“是那種五顏六『色』的嗎?”

“是的呀,我肯定能給找到。”

雪寶笑容更加的燦爛,聲:“小淮哥哥是世界上最好小哥哥。”

小季淮得意了,翹腳腳,他驕傲:“那是當然啊。”

他伸捏了捏雪寶的兩個小包包頭,說:“就瞧好兒吧。”

雪寶點頭:“嗯嗯。”

軟糯糯的問:“那小哥哥,林老師也去嗎?”

小季淮點頭:“當然啊,我媽媽也去的。”

雪寶原本雀躍的心情又低落了幾分,小季淮戳戳的小包包頭,說:“好啦,笑一笑,看不笑都不可愛了。”

雪寶立刻反駁:“不可能,我什麼候都最可愛。”

小季淮:“那笑一下。”

雪寶抿抿小嘴兒,衝著小淮哥哥『露』出一個“虛假”的笑容,小季淮:“……”

他嘟嘟嘴,說:“個小騙子哦,假笑。”

雪寶咯咯咯的笑了出來,個候倒是真笑了。

不過好憂愁:“那小哥哥,們次是去幾天?”

小季淮:“天八天吧,不會更多了。”

他想了想,賊兮兮的左看右看,確認沒,從兜裡掏出一個小袋子,裡麵放了五顏六『色』的糖果,樣子都不一樣,一看就是小孩兒平攢下來的。

他把糖果交給小雪寶,說:“個給,等吃完,我就回來啦。”

雪寶:“呀!”

瞪眼,低頭看著糖塊兒,又始吞咽口水,隨即也賊兮兮的左看右看,確保沒被爸爸媽媽看見,趕緊接過來塞到了兜裡,小兒拍著兜兜,說:“不能被媽媽發現。”

又補充:“媽媽不讓吃糖。”

一點小季淮好理解哦,他媽媽也不讓哦,小季淮說:“我媽媽也是樣,天底下的媽媽就是樣。”

雪寶心有戚戚焉的點頭,兩個小孩兒一起聲討媽媽不讓吃糖的惡劣行為,他們是小孩子呀,小孩子怎麼可以不吃糖?

隻是說夠了哦,小淮心疼的看著小雪寶的小兜兜,伸拍了拍,說:“都給了。”

有點點心疼啊。

但是給小妹妹,不能心疼!要方!

雪寶歪頭問:“把所有的都給我了嗎?”

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小季淮點頭:“是呀,都給了!”

他認真:“雪寶有糖吃就不會想我了。”

小孩兒還挺『迷』之自信的,深深覺得如果不給小雪寶糖塊兒,雪寶肯定超級想他。

他是哥哥,怎麼能讓小妹妹麼想他呢。

想他是會哭鼻子的。

小季淮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好的小哥哥,驕傲的不得了。

小雪寶個候也好震驚了,沒想到哦,小哥哥竟然把所有都給了,雪寶好感動,咬了咬嘴唇,說:“等我一下。”

小姑娘撒腿就跑,像是一隻小兔子,噠噠噠的跑回樓上,一門,就看到幾個齊刷刷的看,雪寶立刻就奔著櫃子去了,打櫃子,說:“媽媽,我的點心,我能送嗎?”

陶麗華挑眉:“我要是說不行呢?”

雪寶深吸一口氣,說:“那我自己不吃了,省下來送可不可以?”

眼巴巴的看著媽媽,眼睛滿滿都是祈求,陶麗華看著閨女個可愛又嚴肅的小模樣兒,笑了,說:“行了,可以送,拿吧。”

雪寶立刻找出兩個盒子,抱在懷裡就跑。

容家棟吃味兒的說:“我閨女現在麼小就會胳膊肘向外拐了。”

他看小季淮的眼神兒都透著敵意了,真是一個壞小子。

陶麗華:“閨女拿了家的糖塊兒。”

好麼,當爹媽的都站在窗口看的一清楚了,小朋友們左看看右看看但是卻忘了向上看一看,不知道哦,一家都聚集在窗口,看著小雪寶的一舉一動呢。

小雪寶不知道的呀,抱著盒子下樓,很快的跑到小淮哥哥身邊,說:“小淮哥哥把糖塊兒都給我了,就沒有好吃的了,我個給。”

一字一板的說:“個是我的小點心,留著吃,可好吃了,是小動物的圖案哦。有小兔子還有小老虎小狗狗,可好可好吃了。拿著坐車的候吃,坐火車的候最悶了,可以吃東西。”

小季淮驚訝的看著小妹妹,好半天,說:“雪寶,真好。”

雪寶腆了腆小肚皮,說:“我是很好的雪寶呀。”

兩個小朋友交換了禮物,小季淮抿著小嘴兒,說:“那,那我回去了哦。”

雪寶:“哦哦。”

問:“自己來的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