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54)三更(夢裡清歡(54)反正年前...)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54)

反正年前挺忙的,這邊九阿哥大婚後認親了,認親敷衍的認識了人,這哥哥們不是都分府了嗎?還得認門的。

從大阿哥家開始認,太子那邊咱也夠不著,對吧。

然後大哥端坐著,感覺比皇阿瑪的架子還大,“跟你八哥當差了?”

皇上並沒有安排自己老跟著老八一起當差,但也沒攔著。沒攔著又不給自己另外的差事,那這不是默許是什麼意思。

大哥這人真討厭,這是諷刺爺沒自己當差呢。

然後去老三府上,當三哥的就說:“以後要多讀書……”巴拉巴拉的,和尚念經一樣。

郡王了不起嗎?叫自己多讀書,啥意思?說沒給差事就彆瞎蹦躂的意思唄。所以說,老三就是個嘴子!

心情不好,臉色照樣的臭。臭著臉去他四哥門上認門,他四哥一看這黑臉就又冷了三分。怎麼的了?叫老九你登爺的門,委屈你了?你這麼著是來認親的?爺看你就是想跟爺結仇!一杯茶喝完,他就說,“知道你還挺忙的,那就去忙的。”

老九氣的呀,一句多餘的話沒說,就一杯茶,直接下逐客令。哼!沒事我再上你家來,我就是棒槌!

出來這氣超級不順,到了他五哥府上可沒那麼客氣,東西叫放下,連正堂都沒去,五嫂都迎出來了,他都沒放福晉去後院,“認門嘛?門都認了,改天再來就是了。”

然後就走了。

把他五哥氣的愣是抬腳脫了腳上的靴子順著老九的背影給砸出去了,這混蛋行子。

五福晉用帕子捂住鼻子,扶著腰挺著肚子走遠了。

老五低頭看腳,大冷天的,臭嗎?

你個二杆子貨,臘月的天在外麵把棉靴脫了,嫌凍不死嗎?

這趕場子似得,把九福晉折騰的夠嗆,到了六貝勒府,進去之前,她坐在馬車上不下來,“這次至少也需要兩盞茶的工夫!”

進去多長時間這個由爺定。定你的腳後跟,“人有三急,再這麼下去,我尿褲子了。”

“你……你……你……”是女人嗎?“好不要臉!”

說出來丟臉還是真尿褲子了丟臉?本來想在五嫂那邊方便一下的,誰知道你會不停。

於是,桐桐迎來了毫不見外的九福晉,“六嫂,我要更衣。”

那趕緊吧!張嬤嬤帶著趕緊去。

等出來了,九福晉也不好意思,“早想了更衣了,可我們家爺一路沒怎麼停……”

知道,在京城裡繞圈子,順序還不能錯,大部分時間都耽擱在路上。

如今時間都不早了,還有老七和老八家沒去呢,她就尋思,這倆口子估計也呆不久的。

可誰知道老九去見他六哥的時候,他六哥書桌上擺著的東西不少,像是洋文的書,像是很多的圖紙。

真忙著呢。

誰知道老九對這個很能說的上來,然後興致來了,還畫了個圖樣來,“……六哥,這是我最近琢磨出來的,戰車的樣式,怎麼樣……”

很有些樣子!

“這個數據得詳實,用什麼材料,多寬多厚,出來之後有多重……這都得精確!不僅是為了平衡,還有其阻滯力有多大……”

老九一聽,這還真是遇到行家了呀!之前說的那個弩,他還以為老六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呢。

結果哥倆在書房裡,兩人趴在書房的書案上,說的忘了時間了。

九福晉在後麵尬聊了一個時辰了,還不見前麵來請。桐桐一瞧,這都到了飯時了。可這是留飯呀還是不留飯呀?留飯的話,不好吧!哪有下半晌帶著新人去見其他兄嫂的?這是對人家的不尊重呀。

於是,她就打發人去前麵,“問問爺,什麼時候能擺飯?”

然後去前麵問的人走了,張嬤嬤趕緊安排飯去了。王順覺得可算是有用武之地了。趕緊的,得用最快的時間做出待客的飯來。

桐桐想著,這麼一讓,這算是提醒了這哥倆時間了吧!

事實上,人家九福晉也是這麼想的,時間確實不早了,九福晉就趕緊說:“不早了,也該告辭了……”

然而話還沒落下了,回話的人回來了,“回福晉的話,九阿哥說,半個時辰以後再擺飯。”

就是說自家爺還沒發話了,客人打算留下吃飯,連時間都安排好了。

九福晉:“……”好生尷尬。自家這位爺好似腦子不大好。

桐桐:“………………好啊!”那就半個時辰之後擺飯吧。

作為‘老嫂子’的桐桐帶著小菜鳥妯娌,該乾點什麼呢?沒話找話也挺難的。她決定互通有無,比如那五百畝的皇莊該說給新人知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