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55)一更(夢裡清歡(55)一旦進入...)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55)

一旦進入臘月,這基本什麼事也做不成了。該送的年禮得打發人去送,該收的年禮總得收的。像是旗下送的,無所不包,來的還都是有體麵的夫人太太,一張嘴就是主子如何如何,不收倒是不好了。

忙忙碌碌入了年,過年始終都是那一套,但這住出來了嘛,肯定是沒有在宮裡方便。在宮裡就是晚上鬨到很晚,回阿哥所就是了。如今嘛,跟客人似得。半夜起來出門,晚上很晚才回來。去年自己是產育期,沒進宮。今年又是四福晉五福晉懷著呢,也沒進宮。反正從這時候就開始,好似想把人聚齊過個年,近幾年挺難的。感覺皇室進入了人口高峰期。呼啦呼啦的都在生一樣。庶子庶女冒的蹭蹭的。

三福晉就道:“後宮和東宮每年添新人,是皇上對娘娘們沒有恩義,還是東宮好色……”

桐桐恨不能一把堵上三福晉的嘴,這話也敢說?她悄悄的把她桌上的米兒酒給撤了,可彆瞎放炮了。

三福晉不說宮裡,該說其他府裡,“下麵給直郡王送人,這事你知道嗎?”

我沒事盯著這事乾嘛?閒的呀!

“那旗下那些奴才,給府裡送人,你也不知道?”

我們府裡又沒進人,我上哪知道去?

“我家進了,五弟妹那邊也進了……”三福晉的聲音低低的,“你四嫂那邊沒進,但她懷著呢,她那邊倆妾估計離懷上不遠了……”

桐桐都忍無可忍了,乾嘛叫自己跟三福晉挨著,這些話能在這個場合說嗎?她趕緊叫了榮妃身邊的嬤嬤,“三福晉喝多了,帶去側殿歇歇。”

三福晉翻白眼,然後一幅不勝酒力的樣子,跟人走了。

桐桐舒了一口氣,彆說,這還真是越來越像是兩口子了。自家爺整日裡說老三嘴碎,這三福晉什麼時候也添上這個毛病的。

感覺聽了一肚子不高興的事,加上喝了幾杯酒,回去就把自己蒙被子裡。

弘顯坐在邊上,把被子拉開朝裡看。這一看,她就給孩子眨眼,孩子再看,她再眨眼。

把孩子高興的,蹭蹭蹭的把腦袋也鑽進來。

嗣謁進來一瞧,喲!這是什麼操做呀!當額娘的衣裳也不換,就這麼躺下了,隻用被子蓋頭。那個小的也一樣,小短腿踢來踢去的,也把腦袋給塞被窩裡了。

教壞孩子了!先把小的拽出來抱起來,聽這小子笑的咯咯咯的喊阿瑪,這才一邊應著一邊去扒拉那一個。好容易從被子裡扒拉出來了,一瞧,頭釵亂七八糟的還在頭上呢,也不怕戳的頭皮疼!他就一邊幫著拆,一邊問:“怎麼了?哪裡不自在跟爺說。”

然後人家慢慢的慢慢的,蹭過來,臉挨著自己的膝蓋,手伸出來抱住自己的腿,把三福晉的話學了,“……我還以為四嫂他們兩口子的關係好了呢……”

這不管什麼事不得有個過程呀!

再者說了,這關係好,跟那個事是兩碼事,得分開看的。

可對上福晉黑黝黝的眸子,他瞬間閉嘴。福晉認為這是一碼事,那自己也得這是一碼事!但是,你這麼想,人家四福晉未必也這麼想的吧。

“西林覺羅家的教你的,跟你現在的想法,是一碼事嗎?”

不是!肯定教的是如今女子的立世之道呀!

“所以,烏拉那拉家怎麼教四福晉的,不用想也差不多。你以為很難受的事,她未必不能接受。或者,她自己潛意識裡還沒有你這種意識的覺醒……”你敢做的事,她一定有很多顧慮。你敢說的話,她未必說的出口,“但這未必就說明人家夫妻的感情不好!”

很擰巴,但是聽起來很有些道理。

轉天去給四貝勒家拜年的時候,她見到了養的紅紅白白的四福晉,頓時就覺得吧,是我自己腦子有毛病。

四福晉像是過的不好的樣子嗎?

她也不好說彆的,隻道:“瞧您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四福晉笑的眉眼舒展,“都挺好的!開府了事就多,但還能應付。”說著,還笑道:“今年我肚子裡這個得送過去給你放半年,到入冬前後,說不得還得再放一個,可得麻煩你了……”

桐桐一時沒反應過來。

四福晉低聲道:“李氏那邊估計是才上身。”

桐桐張大了嘴,有些欲言又止。

四福晉卻笑了,“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她拉著桐桐的手挨著坐了,聲音低低的,“我們家爺一直也沒怎麼去,要麼去正院,要麼在書房。我這身子重了……年前送節禮的時候,旗下那些人家來,都是帶著閨女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