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56)二更(夢裡清歡(56)康熙三十...)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56)

康熙三十八年,大年初三,皇上帶著太後去了暢春園。呆了不到十天,元宵節的時候又回宮了。過了元宵節,大家終於可以喘口氣,歇歇了,然後皇上說他要南巡!

南巡是奉太後南巡,後宮的高位妃子都沒帶。不過皇子嘛,卻得帶。

太子留京師!

老大、老三、老五、老七、老八、十三、十四隨扈。

桐桐若有所思,“還是把老四留下來了。”嗯!還是把老四留下來了,可這次卻帶走了老八,把老九和老十留下了。

老十是得大婚,在皇上要南巡這個要出發卻未出發的當口,老十的婚事那真是不怎麼掀的起浪花來。

皇上正月十八下旨要南巡,出發的日子定下的是二月初三。老十的婚禮放在正月底,反正就是都挺忙的,抽空給老十成個家吧。

這邊準備著南巡要帶的東西,那邊覺得好討厭,老十要大婚了,還得抽空去那邊看看。

這邊爺們要安排府裡的一些事情,這麼忙的時候,老十真討厭,大婚這個事放在這時候,真是能給人添亂。

彆說大家覺得潦草,連老十自己都覺得好生潦草。

等晚上洞房花燭了,他覺得不僅是婚禮潦草,感覺這福晉長的也夠潦草的。掀開蓋頭的時候,瞧著還算過的去,有眉毛有眼睛有鼻子的。可這晚上一洗漱,把臉上的妝容一擦乾淨,我的天爺呀!眉毛寡淡小眼睛塌鼻子,長的都遠遠不是潦草能形容的。

“給爺拿酒來。”

半夜三更,洞房花燭,喝的什麼酒。但新媳婦嘛,沒法攔。還以為是這邊的規矩呢!

是說喝交杯酒嗎?那就喝呀!誰怕誰?然後你一杯我一杯。

老十隻準備喝三二兩,有點醉意就行了。但是福晉跟他飆上了!不就是喝嗎?喝!

然後喝的多了,人家問他:“這洞房花燭,到底喝多少交杯酒算夠數呀?”

“喝什麼喝呀喝……”喝成大舌頭了都,“我福晉長的那樣……我不醉眼迷離的看,我上不了床呀……”

什麼?

什麼什麼?爺感覺要醉!要醉!

醉了就不同房了?十福晉是這麼想的!她冷笑一聲,拖著人就去床上了。

老十|一睜開眼就迷蒙,天光大亮了呀!哎呀!怎麼睡到這個時候了!蹭的往起一坐,懷裡有人!扒拉開一看,是睡的人事不知的福晉。

福晉這脊背光溜溜的……才要抬手占便宜,想想不對!他趕緊低頭看自己,光的很的很了!

他懵懂著,昨晚是喝了多少上的床呀!隻記得跟福晉鬥酒,然後……然後喝醉了吧?

喝醉了還能這個那個的?

他狐疑的看福晉,然後推她,“起了!”

嗯?起就起吧。

這是沒睡醒呀!宿醉的厲害了吧!他半趴下,低聲問說:“昨晚上……”

“嗯!沒見過人怎麼懷娃,還沒見過羊羔馬駒怎麼懷崽崽嗎?”

所以呢?

“嘿嘿嘿……”福晉夢裡發出那種意味不明的聲音。

吃乾抹淨,自己也會發愁這種笑聲的。

老十的臉一下就紅了,氣的!他蹭的一下抱著被子就跳下床,自己他喵的娶了個什麼玩意回來。

但這事不能說,更不能叫人知道!爺還得假裝喝醉了喝斷片了,啥也不記得了。

於是,特彆淡定的偷偷的把被子給福晉蓋回去,然後趕緊去洗漱穿衣服。

他卻不知道,他這一走,他福晉就睜開眼,然後翻身,繼續睡覺。

彆人怎麼看十福晉的,桐桐也不知道。

但十福晉腰裡的鞭子,仿佛給桐桐解鎖了技能一樣。看見鞭子那一刻,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也會!

可這個話隻敢跟自家爺說。這會子麵對外人,她隻能說:“我也想學。”

來認門的十福晉隻愣了一下,“好啊!我教你呀!”

走走走!咱上演武場去。

兩句話沒說到呢,妯娌倆手拉手去了演武場。十福晉的鞭子耍的好生威武,但桐桐覺得要是自己手裡有一根鞭子,早抽到十福晉了。她感覺她比十福晉耍的這個鞭法高明。

等十福晉把鞭子遞過來,叮囑她,“第一次試,小心點,不打到自己,就算是有天賦。”

那我一定是頂級天才那一掛的!

鞭子一到手,就跟長到手上的似得!

遊龍驚鴻,不外如是!

十福晉目瞪口呆,這像是自己耍的,又不像是自己耍的。好生厲害!

老十跟他六哥沒多少要說了,一盞茶的工夫,就要起身告辭,打發人去叫福晉,結果得來的不是福晉出來了,而是福晉跟六福晉在演武場耍鞭子呢。

把老十給氣的,這倒黴娘們,出門非穿蒙古袍子,腰上那鞭子比親爹娘還親,走哪帶哪。誰不知道六嫂是軟團子,你糙慣了的,傷到人家怎麼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