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59)二更(夢裡清歡(59)桐桐在家...)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59)

桐桐在家裡見到了這位走路得人扶著,一步三喘的十一阿哥。

這事鬨的!

自家爺把人從前麵帶到了後麵,在正廳裡坐了,就示意桐桐幫著瞧瞧。

這位進來還沒倒騰過氣呢,好一會子才說:“有勞……六嫂……”

兩個字兩個字的往出蹦,感覺下一口就倒騰不上來。這會子往出伸手,還不好意思,臉瞬間就紅了。

十一福晉就說:“長嫂如母,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嫌棄十一阿哥矯情。

那都如母了,桐桐也就不能彆扭了,直接伸手按在手腕上,從左邊換到右邊,每一邊號脈的時間都特彆長。

號完了之後,她也撓頭,“這是先天不足。”然後不確定的看自家爺,“十一弟是七個月早產的吧?”

這我上哪知道去?

小輩不知道,可是老嬤嬤們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寸步不離十一阿哥的嬤嬤,不住的點頭,“是!”當時是娘娘生了九阿哥之後,身子一直就沒太養好,九阿哥一歲多點,緊跟著就懷了十一阿哥,不是什麼陰司,就是娘娘體弱,懷到七個月上下給生了。不是有老話說七活八不活嗎?總想著該沒事,可活著是活著,卻弱的很。一直病病歪歪的,就沒好過。這幾年用的太醫不少,都說胎裡不足,六福晉卻是頭一個一口斷定是七個月早產的。這個事雖不是秘密,但在宮裡誰說這個?德妃修的好口德,萬不會多嘴的。

桐桐就道:“這個治不了,隻能養。要按照我的法子,這一輩子都離不了藥。”

誰知道這話一說,一圈人眼睛都亮了:咱也不缺藥呀!一輩子離不了藥的意思,就是能活著唄。

但桐桐不敢這麼冒失,她給開的都是食補的方子,裡麵的每一樣藥材,都能當食材用。除此之外,就是湯浴。這個湯浴還嚴格規定時間,隻能泡多久。除了這個,再就是在屋裡走動走動。這位絕對被嬤嬤管的很好,養著就是儘量在床上,一點力氣都沒有。怕熱了中暑,怕吹風頭疼,天冷更不敢出去了。反正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適合邁出房門的天數估計沒多少。

咱也不敢說一定得出來鍛煉,但是室內是可以走動的。哪怕是靠著牆站一站呢,或是這在床沿上起來了,坐下了,這種也是可以的,對吧?人不動總不行!本就是隻是弱,弱的不動,就釀成了病。

也不能隻悶著,屋裡適當的通風是要的。要是怕開窗戶著涼,可以東西兩個屋子換著呆嘛,這邊通風去那邊,那邊通風來這邊。站著看看書,懸腕寫字,在家裡投壺,甚至跟著太醫學養生操,這都不需要多大的活動空間,在屋裡就能完成。

果然這麼一說,十一阿哥身邊跟著的伺候的就先不住點頭,這是不難為奴才們的養病法子。

而吃的呢,一頓少吃一點,嚴格控製量。再把自己開的這個方子熬上,不用頓頓吃,就是早半盞,晚半盞,先堅持三個月試試看。

饒是這樣,她還不放心,“這隻是我的建議,其實最保險的是,把負責的太醫給請來,看看這麼處置有什麼不妥當的沒。”

十一福晉馬上打發人:“去請太醫過來一趟。”

等人走了,她就說,“這些太醫,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有些話,他們隻敢繞著彎子暗示,卻不敢明言,更不敢打包票。”新婚頭一晚,自家這位阿哥爺累了一天了,太醫過來給看診。她順口問太醫說,自家爺這樣能同房嗎?

人家含混其詞,老臉紅成一片,給不了準話。

後來她又問,我家爺這樣,身體到底到哪種程度了?人家說了一串類似於隻要清心保養,料著暫時也無礙這樣的話。

清心,不就是彆有不該想的事嗎?還不就是說不適合圓房。

保養,怎麼保養?還要怎麼保養?保養來保養去的,不還是這個慫樣子。

料著,這是說他也說不準,不敢下保證。

暫時,就是說按照他說的辦,暫時能活著。可這暫時是多長,他卻不給準話。

這樣的大夫她要是能信才見了鬼了!

她把這話學給這邊的哥嫂聽,把一群人說的都低頭,她也沒不好意思。緊跟著又問了一句,“六嫂,您給我句實話,我家爺這樣的,能要孩子不?”

好生尷尬!那邊十一阿哥把腦袋都快縮到肚子裡去了。

桐桐好半晌才說:“三五年之內,先彆指望。再者,你們到底是年歲小些……”才十五歲而已,“就是康健的人,要子嗣的話,最早也得在十七八,十八|九這個歲數上對孩子和大人都好些……”

人家十一福晉表示理解這個話了,還找到了例子:“榮妃娘娘就比德妃娘娘老相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