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60)三更(夢裡清歡(60)敏妃沒了...)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60)

敏妃沒了,皇上人在暢春園,倒是打發人過來瞧了,回去說十三阿哥哭的幾次昏厥。應該是這個原由,升了敏妃。

大熱天的辦喪事,那個要命呀!四福晉五福晉在產育期,這還罷了。桐桐並沒有很麻溜的就懷上,這不還得去宮裡嗎?

這個遭罪呀!這個夏天,真真是把人折磨的夠嗆。

而這中間,皇上的乳母瓜爾佳氏,也沒了。皇上又下旨意,給這個乳母冊封了保聖夫人。死後哀榮陣仗著實不小。

也就是剛剛把喪事的一套儀程走完,還停靈著呢。不過終於不用去宮裡了,可算是能歇下了。桐桐還感歎“十三和兩位公主挺可憐的。”這種事怎麼怎麼辦呢?人也已經沒了。

回家後躺下就不想起來,早起孩子跑進來,這裡一拱那裡一拱的,也沒把兩人叫起床。

孩子興奮的很:“額娘,長果果了……額娘……長果果了……”

什麼果果?什麼果果額娘也不想起,叫額娘再睡會子。

結果孩子沒把兩人叫起來,宮裡來人把兩人驚的不得不起來。

傳口諭的太監是皇上打發人來的,說是叫準備一下,皇上要巡幸塞外,下旨六阿哥隨扈。

啊?天已經熱了的時候皇上才從江南回來,回來就給十一成了個婚,十二和十三的婚期得延後,因為敏妃沒了。這喪事完了這口氣還沒倒騰過來呢,天也還不算涼快,您老人家又要往北走。

怎麼那麼好的精力呢!

桐桐腹誹的不行,那邊她家爺已經跟人家打聽了,這次隨扈還帶了誰呀?

太子留下,老九老十和病號十一留下,其他的都走。

連十三也隨扈嗎?才死了親娘。

是的!十三阿哥十四阿哥都去。

不敢抱怨,能隨皇上巡幸可真是太榮幸了。趕緊收拾東西吧,皇上那是說走就走的性子。

但這收拾東西,啥時候能回來呀?要拿大毛衣裳嗎?說不好!

桐桐就問:“十月要送敏妃去陵園,總得在十月之前回來吧。”

不好說!

桐桐就懂了,皇上的心思誰也彆猜,摸不準的。

她一臉的一言難儘,把她家爺給逗笑了,低聲道:“這次京裡隻留了老九老十,這是給太子麵子呢。也怕上次的事傷了太子的顏麵。這不是把老四也都帶走了嗎?京裡沒留得力的人,這次不會出去太長時間。”

真的?

真的!

“那不拿大毛衣裳了?”她這麼說完,就反應過來了,覺得自己犯蠢了,拿還是要拿的。要不然就成了楊修了。猜中君王的心思難道是值得炫耀的事?

一看這個安排,嗣謁心裡給福晉又貼了個標簽,這是個願意縮在自己懷裡的大女人,腦子清楚的很。

他是帶著這種滿足感出發的,然後桐桐一日一日的數日子,數到那個小青果一日一日的長大,青青的,就這麼掛著。

長成這個德行了,把弘顯看的奇怪的,指著那一圈開的燦爛的花,再瞧瞧這個,“不是花花……”

是!這不是花花!

府裡的奴才終於有人說認識這玩意了,“以前在哪裡見過,這是狼桃,有毒……不是進上來的時候,掛的是紅果子,還怪好看的……”

有毒?但為什麼我覺得這東西很親近,能吃呢,“那你們都離這個東西遠些,彆碰它……再長長再看……”

剛等到這些東西變了顏色,黃不黃紅不紅的時候,聖駕回京了。

自家爺回來那樣兒,瞧著都狼狽。那腦門上頭發長的亂七八糟的,瞧著都覺得難受的很。去的時候怪熱的,回來的時候天也不算多涼快,大晌午的時候稍微加件衣服腦門上都冒汗。一路上都騎著馬,那風塵仆仆的,都沒法看了。

弘顯把鼻子一捏,都不往他阿瑪跟前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