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61)一更(夢裡清歡(61)嗬!爺以...)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61)

嗬!爺以前就是你說的那個樣子?

這是汙蔑!

爺跟老四肯定是有區彆的!不僅現在有區彆,以前肯定也有區彆。必然不是福晉嘴裡小心眼暗搓搓的那種人,一點也不大氣!

就是以前,爺也是偉光正的!你這說的都是些什麼?

雖然福晉的樣子很可愛,尬住的模樣也有幾分中看的意思,但是,爺今兒晚上必須崩住,“你這是在說老三嗎?你渾身上下那一舉一動還有那小人得誌,分明就是含沙射影的說四哥……”

沒有呀!我沒有含沙射影呀!我表達的不直白嗎?

尷尬了一秒之後,抬手利索的把炕桌邊的‘老三’給擺正了,然後朝著人家甜蜜蜜的笑:“怎麼現在才回來?”伸手勾人家的袖子,開始拉著長長的音調說話,“人家等你等的無聊嘛,你也不說早早的回來陪人家……人家都想你了嘛……”說著,小心的覷自家爺的表情,這表情代表快繃不住以及有些心虛。一讀懂這個,她立馬滿血複活,“你們在前麵說什麼了,說了這麼長時間。”

說什麼?從老三|七八歲的時候起,說到現在,把老三乾過的不靠譜的事挨個的扒拉了一遍,總結了一句話,那就是:老三要不是走了狗屎運,是做不了郡王的!做了郡王掉下來也是遲早的事。看!果然應驗了吧!

當然了,之前他也確實是這麼想的,心裡小爽了一下也是真的。

直到看到福晉的表演,那麼一段話,把哥倆這麼長時間對酒小酌要表達的東西說儘了,不過都是含蓄有教養的人,沒福晉這麼直白就是了。

這種隔著半個府邸都被福晉扒乾淨的感覺,分外的醉人。

但這個能認嗎?

“爺以前就是那樣的?”他沉著臉理直氣壯,“老四也不是那樣的人呀!”

不是嗎?

桐桐偷眼看他,然後垂下眼瞼,露出一臉沉思之色,“爺,那你說,我是不是除了你還有過彆的男人!我把你們記混了。”

“林雨桐,你是要氣死爺呀!”他蹭的一下站起來,順嘴就喊出這個名字。

喊出來之後,兩人都愣住了。

林雨桐?

是誰?

兩人大眼瞪小眼,麵對麵瞪了好長時間。

桐桐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後猛的撲過去掛在怔愣住的人身上,一下子朝人家的嘴唇咬過去,“林雨桐……是我?是我!對吧?爺你一定把我放在心尖尖上了。”

“那可說不定!”他輕哼一聲,“爺許是認錯了,也有彆的女人也不一定……”

話還沒說完呢,福晉那眼睛裡瞬間就聚集了淚水,再多說一個字,她就馬上哭出來給你看。他忙道,“逗你呢!怎麼還當真了?乖,除了你能有誰呀?不信爺呀!”

哼!不信你了!上床拉被子蓋身上蒙頭,表示你惹著我了,我不開心,你並沒有哄好我。

得!上去哄著吧,哄著哄著哄好了,人家也表示困了,可以睡覺了。他鬆了一口氣拉了被子才要睡呢,結果想想不對,他把福晉扒拉過來,叫她臉朝這邊,“你惹著我了,怎麼換我哄你了?”

哎呀!哎呀!咱倆誰跟誰呀,誰哄誰不一樣呀!

那還真不一樣,“過來,哄爺看看。”

桐桐過去挨挨蹭蹭的,“爺,咱再生一個吧!今晚上肯定能懷上。”

有點誠意吧!明知道在守孝呢,老三剛被降爵了,你竟然攛掇爺這個時候要孩子!小壞蛋,沒完了是吧!

兩人在被窩裡你咯吱我,我咯吱你,直到桐桐笑的不行了,臉埋在他懷裡才低聲問了一句:“爺覺得我叫林雨桐。”

嗯!至於為什麼脫口而出,我也不得而知。

桐桐就低聲道:“那我原本也不是這裡的人……一定是來了之後才遇到爺的……”

是的!爺想到了。那麼問題來了:這是不是意味著死亡並不是終點呢?

一想到這個,他馬上‘噓’了一聲,“這個事除了咱們倆人再不能跟任何人提起,哪怕是兒子也不行。”

是!世人對長生的追求,皇上對長生的追求,這是禍不是福。

桐桐就笑:“能去說什麼?咱們都是猜的,什麼也驗證不了。我就知道,我這輩子跟爺在一起,滿足的很。我不想多想,我就想跟爺把每一天都過好……不管是過去還是將來,隻要不打攪我跟爺現在的日子,我就能什麼也不追究什麼也不追問……有爺就好!”

這話說的又軟又輕,他把人匝在懷裡,恨不能揉到骨頭裡去。

夜裡喝了點,晚上訴衷腸半晚上,起來就有些遲了。

嗣謁早起第一件事:找福晉。

福晉去哪兒了?

他家福晉從外頭回來,頭上簪的花都被霧打濕了,“這是去哪了?”

桐桐手從背後伸過來,手心裡放著個紅果子,“陸陸續續的紅了,說是狼桃……都說是有du,可我覺得這東西能吃……”

不僅你覺得能吃,我也覺得這玩意能吃。

桐桐覺得口水分泌:“我覺得這是我特彆想念的味道,要不……我嘗一口!”

不行!“但是以我對藥的了解,我覺得這沒du。”

“可萬一有人要誘惑著你嘗這東西呢。”

不用這麼麻煩!桐桐眨巴眼,“對我誘惑最大的就是爺了。”難道爺是有害的?

福晉這甜言蜜語怎麼張嘴就來呢,一大早起就被說的心情明媚的,“先放著,爺叫人試試就知道了。”

試?怎麼試?她給建議,“摘點叫人喂豬去吧,要是豬吃了沒事,人吃了八成也沒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