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夢裡清歡(62)二更(夢裡清歡(62)這是正經...)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夢裡清歡(62)

這是正經事,得上折子的。

這個不能貪功,番薯這些東西在民間廣有種植,肯定跟官員的推廣分不開關係。如今種植是個情況,產量幾何,都得如實的告知皇上。

他主要是說這個狼桃,雖不見得填飽肚子,但豐富的口感,叫百姓餐桌上多一樣吃食也是好的。

“你試吃了?”

是!府裡都吃了,也叫太醫瞧了,無礙。

康熙自己都笑:“那東西當花種的時間都不短了,怎麼想著去吃它?”

因為福晉嘴饞!

但這個話不能說,隻道:“彆人都是紅了放在屋裡當擺設的,可福晉把這個當花種,種在了園子裡,種的太密了,撅了又可惜,乾脆都給挪到花盆裡了,好些盆呢,結果結了好些,在園子裡放著呢。一紅一片,鳥兒啄的厲害,想著該是沒du的。您也知道,兒臣的福晉鑽醫藥鑽的緊,她拿這東西想著是否能當藥用,就跟早前的辣椒似得……她不認為有du,便吃了。吃了又叫了太醫給瞧了,沒什麼不好。府裡人都吃了,也沒彆的不好,味道還挺招人喜歡的。但到底沒長時間試吃,兒臣不敢拿到宮裡來……”

這倒也罷了!

“兒臣以為,這舶來之物,也不全是壞的。隻要引進來能生根發芽長起來,於咱們是有益處的。”

“回頭著理藩院留意,若有種籽都可想法子弄回來些試種看看。”

這正是自己想說的!既然皇上有旨意了,他就說起了彆的:“另外,兒子還詢問了各地回京述職的官員,像是苞米二十多省已有小規模種植,如今兒子實驗兩年,產量確實較為可觀,也確實能作為主糧……兒子以為,此種作物也可作為稅糧征收一部分……”

說著,就重新拿出幾張紙,遞給李德全,“這是兒子試吃過的苞米食譜,雖不如米麵,但也比之其他雜糧作物好的多……”

李德全接了過去呈給皇上,皇上掃了兩眼就吩咐李德全,“今兒叫禦膳房照著這個做了呈上來吧。”

事辦完了,那就能起身告退了。

康熙點點頭,看著老六出去,又掃了折子一眼,這才靠在椅背上,思量自己這幾個兒子,彆的先不說,老四和老六是難得王佐之才。叫乾什麼就踏踏實實的乾好,不討巧的要功勞,也不抱怨苦累。

有功勞該賞賜嗎?該!

但現在不能賞,有什麼功勞他這個皇阿瑪心裡都有一本帳呢。

老大這個先不提,太子更不能提。老三這個糊塗蛋,他是不想提。老五的性子除了跟他福晉有棱角跟其他人那是不見棱角的,老七……不找他,他也不湊過來。

剩下個老四、老六、老八。

老九這個混蛋犢子不當人子。

老十掛在老九身上就扯不下來,跟一個人似得。

這麼想了想,把老七又想起來了。不巧下麵又稟報說阿蘭泰病的重了,可能要不行了。李德全一稟報,康熙瞬間心情就不好了。這位是老臣了,本朝凡大事無不有他的影子,“朕得去瞧瞧……”但出宮麻煩,“先叫直郡王代朕去看望……”

直郡王得了旨意馬上就去,可去的時候人已經彌留了,不等他走,就咽氣了。

皇上心裡不好過,“停朝一日……”

李德全愣了一下,才馬上應了。為大朝輟朝,這是本朝第一例。

“直郡王和七貝勒替朕去祭奠……”

李德全歎氣,皇上把哪個阿哥都要兼顧到的,就怕忘了哪個,再叫人把阿哥爺給輕踐了。

這不,一入十月,要去巡視永定河工程了,皇上又特彆叮囑,“叫老大、老四、老六……還有十三隨扈,巡查河工。”

怕十三爺沒有親娘照管吧!

李德全應了一聲出去了,想起皇上的用心,他都忍不住鼻子發酸。以後可千萬彆鬨起來,若不然,皇上得傷心了。

“這都冬天了,出去能舒服嗎?”桐桐給帶大衣裳,“皇上怎麼這次帶上爺了呢?”

巡視河工,這河工跟農灌向來脫不開關係的。

這邊嘴上跟福晉應著話,那邊盯著地圖瞧,“這永定河是去年皇阿瑪才給改的名字,早些念,這河在這麼大一片區域裡來回的擺動……水患嚴重……又靠著京城,不好好治理怎麼行?去年疏浚了,但這還不行呀!我之前看了他們定的方略,若是按照他們的方略來,這永定河修這麼一次,最多可穩定四五十年。可這四五十年之後呢,水患依舊擋不住……”最怕的就是改道,動不動就改道,大麵積的擺動,治理起來就很麻煩,“這裡牽扯到要遷移百姓的事,更得慎重。”彆叫人家好容易紮根了,又得遷,沒這麼辦事的。

桐桐就說:“修好了就得維護,水利歸地方官府管。地方官員調動頻繁,要是不出事,誰也不願意多一事。三五年五六年,雨水多了,想起來了修一下,這當然不行了!這是個長年累月,需要不停的管理加固的事情。”是啊!這不是就是弊端了嗎?

要麼叫專人管,可這大清國水係都要這麼管,得多少官員,需多少民工,每年需要耗費多少?朝廷支付不起。那要麼就叫官員每年竣修,可如此以來,地方賦稅都從這些工程裡漏走了,貪腐滋生更有溫床。哪個工程裡沒有貓膩呢?朝廷管的過來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