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一一四 此人好猛單捉輝夜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親哥倆交談已經落下了帷幕,互毆大戲已經開始,看著這虎頭蛇尾的爭權大戲,桃炎中介也是哭笑不得。

“小白,他倆你想幫誰?”

“我現在隻想吃那顆樹。”

“你已經是條成年蛇了,不能光想著吃了,隨意選一個。”

“誰能讓我吃到那顆樹我選誰。”

桃炎中介:……

好吧,對一個貪吃蛇來說,失食物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現在還是先判定大筒木輝夜在不在隔壁村比較好,看看那些版本的傳說,到底哪一個是真的。

收攏起目光,桃炎中介再次看向“戰場”,房屋已經將房產打的動彈不得,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看見這一幕,桃炎中介並沒有吭聲,他在看房屋會不會真的殺了自己的哥哥,看他到底會走到那一步。

“咳咳!從小到大都是我強!憑什麼你是大哥父親就把大名之位傳給你,它本來就該是我的!我會好好治理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更加的強大!”

——嘭!

房屋握緊的最後一拳打在了房產的頭顱一旁,深深陷進了木板之中:他勝利了!

看著被自己毆打的麵目全非的大哥,他現在卻很彷徨,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以絕後患!

親情,說到底還是這個世界牢固的枷鎖之一,普通人根本掙脫不破。

“停下了嗎?不夠絕情啊。”

桃炎中介笑了,緊緊的盯著房屋臉上的表情,不肯放棄一絲一毫:他要判斷,房屋是否真的是下不去手,還是給自己演了一場戲。

“仙人大人,抱歉,我沒控製住自己的脾氣。”

將已經昏迷的房產扔在了一旁,房屋起身的第一件事卻是給桃炎中介道歉,仿佛自己如此做是情非得已一般。

桃炎中介笑容不變,拉著蛇小白的手向前走了兩步,站在了房屋的對麵:

“沒事,我並不在意你們的事情,我隻在意你們能為我做什麼。”

繞過房屋,桃炎中介走到了房產的身邊,蹲下身綠色的熒光覆蓋而上。

隻見綠光所到之處,房產的傷勢瞬間好轉,傷口,浮腫全都消失不見,隻不過人卻還沒有醒過來。

做完這些,桃炎中介才轉過身,臉上笑容更虛偽了:

“我想知道祖之國大名的一切,以及他身邊有沒有一個叫輝夜的女子。三天時間,做到了,我就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不需要顧忌太多,我很討厭彆人對我耍花槍,特彆是一些弱者,我怕我會忍不住拍死他們。”

“我會做好的,仙人大人。”

房屋隱晦的看了一眼依舊昏迷的房產,轉身向外離去,三天的時間去掉來回趕路的時間,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我要學習這個語言。”

房屋走後,蛇小白突然開口,目光中已經充滿了惱火,這種聽得到卻聽不懂的感覺,真是煩死蛇了。

“你想學?我教你啊!”

桃炎中介抖了個激靈,坐到桌子上開始跟蛇小白講解……

……

房屋從大門走出,這個國家的士兵已經全部集合,跪倒在地迎接他的凱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