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一一六 許仙 真香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他們需要在京城機場下來待半小時再重新登機,繼續飛冰城。

許是王姨去掉了對第一次坐飛機的緊張感,跟著陳斌下來就輕鬆了很多,也不用陳斌拽著她了。

陳斌到候機樓找了個吃快餐的地方,點了兩碗炸醬麵,讓王姨趁熱趕緊吃。

王姨:“我不怎麼餓,吃不了這麼多,給你點吧。”

陳斌:“我在您那裡那兩盆子麵還沒消化完呢,您趕緊吃吧,這都餓了大半天了。”

他們從小張村出來一直在趕路,沒有時間吃晚飯,一直到現在。

王姨:“那好吧,咱倆都吃。”

陳斌說:“一會兒從冰城下飛機溫度低,我箱子裡還有一件中長款的羽絨服,也是章婷小姐給你買的,到時候下了飛機穿上。”

王姨:“你們想的太周到了,我知道東北比中原冷,正尋思到了以後怎麼辦呢,結果你們啥都準備好了。”

陳斌:“還有一個大圍脖呢,您不知道,惠城天氣熱,賣北方過冬服裝的地方少,就算是有也比較薄,在中原穿還行,到東北就顯得單薄了。到時候看吧,不行再到冰城買厚的。”

王姨:“薄了我就少出門,不礙事。”

陳斌:“那怎麼行,把您凍壞了我可交不了差。”

陳斌跟廚房要了兩碗麵湯,兩個人說著話把兩碗麵都吃的一乾二淨。

京城的炸醬麵是招牌,好多人來京城就喜歡這一口。

廣播裡開始催促登機,陳斌讓王姨不用著急,先喝幾口麵湯,才去排隊。

京城又上來不少人,比剛才在中原時多一倍,座位幾乎滿了。

陳斌上了飛機給狗剩子打電話,讓他去機場接他。

京城飛冰城也就一個多小時,比中原飛過來稍長一點。

他特意囑咐狗剩子不要告訴張老爺子王姨一起來的事情,但要求張老爺子跟他一起去接機。

狗剩子掛了電話,跟正準備睡覺去的張老爺子說:“張老,陳總晚上回來,他讓您跟我一起去接機。”

張老爺子:“好啊,這都好幾天沒見他,正好有點想他,我跟你去。”

狗剩子:“他在京城經停,估計還得兩個小時,要不您先休息一會兒,等會兒我叫您。”

張老爺子:“不用,咱倆守著暖氣嘮會嗑,一會兒時間就到了。”

今天晚上沒加班,員工們都回了房間,倉庫裡就他倆。

張老爺子可沒想到陳斌和狗剩子瞞著他弄出來這麼大動靜,他也不想想為什麼三更半夜讓他老人家接機,陳斌飄了嗎?讓一個年近七旬的老人家接他。

張老爺子可不這麼想,他倆是忘年交,讓他接機很正常。

狗剩子:“你還是回屋休息會兒,倉庫裡冷,我可頂不住。”

他那裡是頂不住,是怕閒聊時再給說漏嘴,他倆給他驚喜的計劃就泡了湯。

張老爺子看狗剩子把倉庫裡的電源和等都關掉,隻好回房間等他。

陳斌讓狗剩子給張老安排了一間帶衛生間的獨立房間,就是為了日後讓王姨來了方便起居。

商標最鼎盛的時候有四十多個員工大部分是單身,並且女生偏多,大部分房間都帶衛生間。

這也為他們現在入住帶來了很大的便利。

他們男女生都有,夏天還好說,冬天去公共廁所很不方便。

自從那天在中心市場教訓了範廣進手下的人,這些天範廣進像是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動靜。既沒聽說他們再去騷擾商戶,也沒有過來報複他們,老實的很。

張老爺子也感覺到奇怪,按照他的分析,這幫人不會善罷甘休,特彆是知道了張老爺子的加盟,更得想法設法除掉他們。

風平浪靜。

越是這樣,他們越是不敢放鬆警惕,每次送貨都是狗剩子跟他們一起去,而張老爺子寸步不離守在倉庫,防止他們再來偷襲。

百思不得其解,這不是他們的作風,是真的怕了還是在憋大招?

為了給他們致命一擊,在養精蓄銳?

很有這種可能。

狗剩子經過多方打聽,找到了範廣進的老巢,狼牙集團,他曾在狼牙集團門前蹲了好幾天,沒看出有啥不一樣。

每天上下班的人很正常的進出,沒看到李長興他們那幫人的蹤影。

也被開了?

那可是他們的精銳,都開了說不過去,要不就是自己找出去乾私活。

他們雖然在陳斌這裡栽了跟頭,在其他場合還是老子天下第一的陣勢,一般人不敢惹。

狗剩子先去車庫裡把車打著火,讓裡麵的溫度上來,要不走到半路車裡都是涼的。

狗剩子看看表,他打座機跟張老爺子說時間差不多了,他們準備出發。

狗剩子把車開到宿舍樓下,等張老爺子下來。

這幾天沒下雪,路上好走,就是溫度低,風大,說刺骨寒風也不為過,

張老爺子穿一件他們發的羊羔裡大衣下來,看到車子在下麵,鑽到車裡,跟狗剩子說:“咱們走吧。”

狗剩子:“您坐後麵吧,一會兒讓斌子哥坐前麵。”

張老爺子:“那像什麼話,後麵是領導坐的,怎麼可以讓陳總坐前麵我坐後麵,那不亂套了。”

狗剩子:“今天晚上他不是領導,您聽我的,您坐後邊,我要跟他彙報工作。”

張老爺子:“那好吧,現在不要緊吧,等回來的時候我坐後邊。”

狗剩子:“反正您記得坐後邊就對了。”

張老爺子:“狗剩子,你今天晚上好像有點不對勁,總是羅裡吧嗦的,以前可不這樣。你一定有啥事,要不不會這樣前言不搭後語的。”

狗剩子:“我有嗎?我怎麼沒覺得。”

張老爺子:“你自己當然感覺不到,反正我覺得你今天不對勁,一句話能敘七八遍。”

狗剩子:“你說我不對勁就不對勁吧,被你這一說,我自己感覺也有點不對勁,到底是哪說不清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